menu
加入书架

引子

作者: 柳迦柔 点击:973 发表:2020-01-16 09:48:00 闪星:6

     【引子】

 

         如果,我是说人生如果没有“如果”二字,80后女子路小欣绝不会撇家舍业去那个遥远的国度,如果她不去那里,就不会有后来发生的那些故事。

       就像现在,这个 26岁的女子,漂亮、小资,当过图书公司编辑,却不得不带着满身满心的伤痕,站在机场的大厅里,手里拿着机票排队等着安检。远处,跑来了她的两个闺蜜——90后的柳紫玉和70后的刘佳佳,柳紫玉是干练得有点男人婆样子的女记者,跟柳紫玉比起来,刘佳佳很沉稳,不仅是因为年龄稍长,也因为在政协机关工作的原因,让她看上去老成、持重。

       柳紫玉和刘佳佳跑到路小欣身边,柳紫玉喘着粗气,抢着说话:“好你个路小欣,出息了是不?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呢,让我尽点闺蜜的义务送送你啊!”

       刘佳佳在一边微笑着,拍了拍路小欣的肩。

       柳紫玉见面就是一顿抢白,弄得路小欣有些不自在,只好吞吞吐吐地说:“太麻烦,你们一天也不容易,不是东颠西跑的,就是在机关里坐着。”

       柳紫玉不管不顾地说:“我就是一个狗仔队的,再忙也不能忘了姐们义气,再说,你能总出国啊!找抽呢,你!”

       刘佳佳劝柳紫玉:“小玉,别这样说小欣,她也是为了我们好。你还不知道她呀,什么事都自己撑着,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

       柳紫玉不听劝:“偏不,我就这样说。”

      说着,柳紫玉扬起巴掌假装落下来,吓得路小欣直往一边躲:“别,千万别这样,这是公共场所,你注意一下自己的职业素养。”

       刘佳佳知道柳紫玉的脾气,这一次也不伸手拦着,柳紫玉是吓唬路小欣的。

       柳紫玉不依不饶:“我有什么素养?我就是一个狗仔,我需要什么素养啊?连李大宽那么老实的人都敢骗我,临要结婚了才告诉我他准备娶个大款的女儿,你说我还注意什么啊!其实说实话,小欣,我真的很羡慕你,看你走了我着急着呢!            

       唉,就剩下我跟刘佳佳了,我们孤独啊!”柳紫玉像演戏一样,把双手放在胸前,眼睛眯着,盯着路小欣。

        路小欣拽下柳紫玉的双手:“行了,别演戏了。鳄鱼的眼泪你都不流一滴。”

         刘佳佳赶紧说:“我们不想哭,免得你上了飞机感觉悲伤。”

         路小欣对柳紫玉说道:“得了,别损我了,你赶紧复习考雅思,我在新西兰等你。到时我们在那儿相聚。”

         柳紫玉看着刘佳佳:“那佳佳姐怎么办?我们不管她了吗?”

        路小欣瞪了柳紫玉一眼:“佳佳家里的乱套事我们也管不了,贾平那个家伙太难缠,佳佳能跟他在一起过日子真是超人了。”

       刘佳佳轻笑一声:“把你们自己管好,别管我。我就跟着贾平慢慢磨,活到老磨到老。“

       路小欣说:“遇上什么事千万不要真生气,多跟紫玉联系,学学90后的生活方式,也许我们都已经out了。“

        柳紫玉立即说:“90后有什么好学的呢?还是70后有内涵。“

        刘佳佳白了柳紫玉一眼:“说你呢,别往我身上扯。“

         三个女子正在说着话,机场大厅里传来了本次航班开始安检的通知。随即,机场安检门打开了,乘客们开始接受安检的检查。

        路小欣拿出了自己的机票和身份证,随着排队的人往前挪动。就要接近安检门了,路小欣跟柳紫玉和刘佳佳挥手告别。

       刘佳佳跑上去抱着路小欣,有些依依不舍,惹得机场里的很多人都看着她们。

        柳紫玉的眼神在四周转了一圈,突然推开刘佳佳:“行了,别在这儿玩亲密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基友呢!”

        路小欣不在乎地:“怕啥?我不怕,反正我要出国了,再过十几个小时我就落在地球的另外一个地方了,谁也管不着我了。紫玉你快点复习,我等你啊!”

        柳紫玉一只手握着路小欣的手,另一只手从衣兜里拿出一个信封塞到路小欣的手里:“行,一言为定。这是我和佳佳姐的一点心意,你收下。”

        路小欣拒绝:“千万别,当狗仔和坐机关赚钱都不容易,我不能要你们的钱。”将钱硬塞回到柳紫玉的手里。

         柳紫玉生气:“路小欣,你是不是瞧不起我们?”说着,将信封硬塞到路小欣的包里。

         路小欣还要拒绝,被刘佳佳按住了双手:“我们早就说赞助你一万,就这些,别嫌少,等你挣到大钱了还我们。”

       路小欣还要说什么,这时,机场的广播又响了,路小欣说:“佳佳姐、紫玉,我该进去了!我妈和晓晓你们帮我照应着点。”

        刘佳佳说:“放心吧,小欣。”

        紫玉又扑上去,拥抱了一下路小欣。

        路小欣匆忙进了安检口。

       柳紫玉和刘佳佳站在安检门外与路小欣挥手。

        路小欣随着人流走了进去,清瘦的身影消失在登机的人流中。

        路小欣的座位靠窗,虽然不经常乘飞机,有限的几次她都在中间,不得活动不说,出气都觉得自己受限制。这次好了,靠窗的位置可以让她好好享受去新西兰的长途旅行,想到这里,路小欣心里一阵轻松。

     飞机开始慢慢滑行,路小欣用手紧紧捂住了耳朵,她受不了飞机升空时的噪音,更受不了耳朵和脑袋搅合到一起的难受劲。不过,在飞机向上拉升的过程中,她倒是喜欢向下看一看,看看北京,这座她生活了20多年的城市,这里有她经历过的伤痛,也曾留下过一丝甜蜜,这里有她的妈妈和女儿晓晓,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值得她留恋的地方。

      路小欣一边捂着耳朵,一边将脸贴在舷窗上,附身向下望着。她看到了故宫、长城,那些她一眼就能看到的地方,她突然发现,那些景物真的很伟大,即使这一刻,她要离开这里了,还是禁不住让她赞叹。直到飞机进了云层,路小欣的眼前只有一团白云,她想起了动画片里的喜洋洋,那个可爱的小精灵。飞机从云层中穿过,开始平稳地向前飞着,路小欣才转了转有些发酸的脖子,让脖子归位,回到自己的脑袋正中间,又不甘心似地想做一下绕环,却发现左侧的人正在看自己。她立即将绕环的动作停留在左侧,不经意地笑了一下,没露出牙齿,算做很友好。对方朝着她主动打招呼,路小欣这才意识到邻座是个皮肤黑黑的外国小伙子。

      小伙子笑着主动介绍自己:Hi! I’m John.

      路小欣礼貌地打招呼:Hi! Xiaoxin Lu.

      路小欣习惯性地问:From America?

     John将头摇得拨浪鼓一样回答:No. I'm from New Zealand.

     路小欣虽然差点将John当成美国人,觉得有点不自在。可是,John说自己从新西兰来又要到新西兰去,这让路小欣感到非常兴奋。Oh, It’s wonderful. I want to go there.

        John有些好奇地问:Travelling?

       路小欣此刻似乎没有了那些忧伤的思绪,她甚至把自己去打工度假的旅途当成非常自豪的一件事,她在否定地说出了No.之后,又补充道:Working Holiday.

       John可能对Working Holiday这种方式比较接受,他不住地点头又有些赞赏地:Very good.Welome to my country.

       路小欣感谢John的邀请,同时也对自己即将开始的打工度假生活感到陌生,遇到John让她感到开心,借着这个机会,她要问明白一些问题。于是,她问:Could you introduce some factories for me?

       John很内行地介绍着: Working Holiday in New Zealand,Mostly in fruit processing factory or restaurant, also the seafood processing work, there are also some odd jobs to live.

       路小欣听到去新西兰可以找到这么多工作,心下获得了安慰。虽然在新西兰不能从事自己的文职工作,不过还好,自己通过打工可以积累一些经验,或许对以后的工作有帮助。她这样想着,也直言对John表示感谢:Thank you.I have a preliminary impression after your introduction.

       John非常友好地邀请:If you are willing to, you may come to my hometown Hastings. It’s a very famous processing area.

      路小欣心头一阵轻松,感激地说:I know.Thank you again.

     John仍然为路小欣讲述着,路小欣不住地点头。随着飞机上的人们逐渐地进入梦乡,两个人的说话声音越来越小,而路小欣,也在与John停止谈话的那一刻,想让大脑迅速安静下来,她要腾出自己的一部分脑细胞去理顺一下最近的一些生活,不仅是她自己的,还有她的两个闺蜜的生活。虽然自己逃避了,可是两个闺蜜能逃避吗?作为好朋友,她是希望她的朋友过得都很幸福的。此刻,路小欣很主观地认为,只有自己理顺好了,才能有精力迎接即将到来的新生活,也会给闺蜜们做出榜样。可是,新生活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她路小欣又能轻易地放下过去吗?


本网站作品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凡发表在网站的文章,未经作者本人授权,不得转载。

【编者按】七零后的刘佳佳和九零后的柳紫玉两位闺蜜在机场依依不舍送八零后闺蜜路小欣去新西兰。三个年龄段三种不同的性格的女孩怎么会成为闺蜜呢?这就是此篇小说的好看点之一。小说开头以“如果”带出了不同命运轨迹,也顺其自然带出了她们各自的性格。俗话说,性格决定命运。带着满身满心伤痛的路小欣到异国他乡的新西兰开始她怎样的人生呢?与两位闺蜜分手上了机舱,附身向下再想看一看生她养她二十六年的北京时候,一位不同肤色的外国年轻人出现在她边上位子。这个黑皮肤的小伙会给路小欣以后的生活带来什麽新的生机吗?而路小欣又能否放下过去的一切吗?请看后面章节。编辑 佩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