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加入书架

局长的床

作者: 汪洋 点击:219 发表:2024-07-08 11:15:14 闪星:1

摘要:上任以来,已经好几个月了,却不见这位局长有任何大动静、大动作、大手笔。这可让局里的两位“老泡儿”——郭主任和戚老纳闷了。

K市公安局新来了位局长。

按照常理,新官上任三把火,局长上任伊始,必须先做几件大事,方能立威树信,站稳阵脚。不明就理的总以为这是领导故意卖弄手段,显示官威,其实不然。当局者的苦衷,局外人自然难以体味。老百姓有句俗话叫“头三脚难踢”,无论各行各业,皆是一般。新媳妇过门,自己两眼一抹黑,家里公公婆婆大姑子小舅子却眼睛睁得贼亮,要看新人“画眉深浅入时无”。试想一个少则几十万、多则上百万人口的县级市,若不在接手管辖的领地版图上做出些大文章大手笔,形成威慑,树立威信,日后如何指挥得动下属,治理得好属地?

可是,这位新来的局长却根本不按套路出牌!

上任以来,已经好几个月了,却不见这位局长有任何大动静、大动作、大手笔。这可让局里的两位“老泡儿”——郭主任和戚老纳闷了。

郭主任和戚老都已经快到了退休的年龄,两人同年入警工作,又同住单位对面的同一个小区,同经风雨,共沐党恩,相处甚得。用那句江湖术语来形容,可以说真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二人不仅是铁磁的战友关系,而且还是好棋友、好酒友,没事就喜欢凑到一块下下棋、喝喝酒,相互调侃、打打嘴仗。

两人兢兢业业、风风火火干了大半辈子公安工作,算是局里的“老人儿”了,郭主任虽然是主任科员,但入警早、资历深,在局里人人尊敬,大家尊称其为“郭主任”;戚老为人热情,人缘颇好,局里上上下下,谁见了都得喊上一声“戚老。”

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H市这几十年来难免也走马换将,换过不少任局长。局里的这两位“老泡儿”在局内行走多年,耳濡目染,自然也算得上见多识广、神机烛见。每逢新局长上任,在茶酽酒热、棋酣人闲之际,不免想做做“事前诸葛亮”,而不甘于做“马后之炮”——虽然在棋盘上,这是一步克敌制胜的绝招。

可是,这位新来的局长的路数,两位资深“研究员”却怎么也弄不明白,因为他上任以来,只点灯,不放火!

新局长上任的头几天,戚老几乎每天拎着茶杯,到楼上郭主任那儿“杀上两盘”,两人一边研究自己怎么落子,一边研究新局长怎么落子。每当夜深人静、棋意阑珊之际,戚老总会端起茶杯,站在窗边,若有所思地望着单位的机关大楼。

“哎,你说那窗户里的灯,还能亮几天?”戚老颇具深意地说。

“新官上任,哪个不得做做样子,我估计兔子的尾巴,长不了!”郭主任淡淡地回道。

过了些时日,新局长上任一月有余了,可是每当静静的深夜群星在闪耀,每当郭主任有意无意瞥上一眼局长的窗前,几乎总能发现那窗格里的灯光“依旧明亮”。

这晚,两人下棋收兵,已经又过了凌晨。戚老呷了一口浓茶,不解地说:“每次我到你这来下棋,咱俩必杀到凌晨过后才收兵,从来没看到他屋里的灯凌晨之前熄灭过,这可奇了。”

郭主任一边收拾棋子,一边说:“那也不是每晚都这样,昨天他屋里的灯里就没亮。你不在的时候,我没事有时候也瞄上一眼,不过十有七八,他屋的灯是长亮的。”

戚老更加不解,作出一副深沉的样子:“这可不像兔子的尾巴哟,有点门道!”

时光如梭,一晃大半年过去了,新来的局长还是只点灯,不放火。

皇上不急太监急, 这可急坏了两位“老炮儿”。干了近四十年的公安工作,什么样的局长都见过,新官上任,办大案扬名的有之,整吏治立威的有之,可是这位局长的风格,他们还真是头一次见识,两个身长八尺的汉子,也遇到了摸不着头脑的时候。

郭主任一脸迷惑:“咱们这位新局长,还真是不一样,做样子给别人看,一天可以,一个月可以,这都快一年了,还……”

戚老却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打断他的话头:“那也不见得,现在有的领导,鬼得狠,你看他屋里的灯每天亮着,人却不一定在屋里办公。亮着的灯,那是给外面人看的,其实屋里根本就没人儿。”

郭主任叹了口气:“唉,形式主义害死人呐!”

戚老喝口水,接着说:“可不是吗?上有所好,下必甚焉。领导亮灯给下属看,下属亮灯给领导看,这叫什么?这叫“灯对灯、空对空”!

郭主任半信半疑:“那你是说,咱们这位局长,也是……?”

戚老嗫了口茶水,幽幽地说道:“那,可就不好说喽”。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郭主任兴匆匆打电话给戚老,让他过来一趟,说有重大发现要告诉他。

这边话音刚落,敲门声就响了。

戚老进门就直奔出题:“什么重大发现?”

郭主任一脸兴奋:“今天值班的领导有事外出,让我去给局长送一份紧急文件,你猜怎么着?他的屋里,竟然没有床!”

戚老稍稍一愣,随即也就明白过来了:既然局长屋里没有床,那就是说他夜里不在单位睡,如果他夜里不在单位睡,就说明他夜里不值班,如果他夜里不值班,那么深夜屋里肯定就没有人,那么也就是说他屋里的灯,也是“灯对灯,空对空”!

戚老经过一番复杂而严谨的推理,终于明白了其中的奥秘,他望着自己的老棋友会心一笑,两个资深“研究员”心里的疙瘩总算解开了,心里的大石头也总算落地了。

自此以后,两人深夜下棋,再看到那扇窗户的灯光,总是四目相对,会心一笑,然后各自不以为然的摇摇头,继续闲敲棋子落灯花,再没有以前那么上心了。

这样又过了两月有余。一天半夜,戚老慌里慌张地跑到郭主任家,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老郭,我……我又有了新发现!”

郭主任从睡梦中醒来,强打精神:“什么新发现啊,老婆跟别人跑了?这大半夜的……

戚老说:“别开玩笑,真有重大发现。今天我值班,半夜起来方便,碰巧看到董主任拿着份文件去局长那屋,我想证实一下咱们老哥俩的判断,就跟了过去,我猜我看到了什么?

郭主任揉揉眼睛:“看到什么了?快别卖关子了!”

戚老一脸神秘:“我装作路过局长那屋门口,悄悄扭头一瞥,发现局长竟然睡的是……

郭主任一下子来了精神:“局长睡的是?”

戚老像哥伦布发现了美洲新大陆一样:“他竟然睡的是……是沙发!”

郭主任的头一下子耷拉了下来,重重叹了口气,说:“咱老哥俩儿,眼拙啊!”


本网站作品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凡发表在网站的文章,未经作者本人授权,不得转载。

【编者按】这是一篇读后让人回味很多的短小说,作者从一件小事说起,向读者抛出了一个“包袱”,把“局长的床”与“新官上任三把火”联系在一起。当我们的脑子里装进了固有的概念,许多看来很正常的生活小事,就能成为“不一样”,局长的生活小事就会让身边人引起疑问,作者就是从这样的小事入手,既反映出我们一些人的固有思想,又反映出“新官上任”的社会问题,读来让人沉思。推荐阅读。编辑:李金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