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加入书架

秋雨游庐山

作者:金石斋潘建 点击:333 发表:2023-05-29 11:20:04 闪星:1

摘要: 毛毛细雨中,撑伞漫步来到因湖形如琴而得名的如琴湖。雨雾中的如琴湖面,茫茫雾海,虚无飘渺,真是“人在雾中游,心随景而动”。我在人流寥寥的雨中徘徊,周围悄无声息,唯有雨丝飘拂在空中的窸窣声。兴许我有点各色,喜欢独自逍遥,便尽情地饱览这雨中的世界。

       庐山,向往已久。深秋时节,车至九江,未经停留,直奔庐山。

       终于来到庐山脚下,但阴雨绵绵的天气,有些扫兴。途中美少女导游却调侃,秋老虎发威,高温临近40度,江西百日干旱无雨,这“及时雨”是表哥表姐们带来了财气!雨中游庐山别有韵味,会透出一种梦幻般的美。 

       毛毛细雨中,撑伞漫步来到了因湖形如琴而得名的如琴湖。扶着长长的木栏,踮起脚尖,举目观瞻雨雾缭绕的湖中,有曲桥、亭榭、花径,烟雨缥缈,若隐若现。湖坐落于西谷,峰岭围抱,林深蓊蔚,景色幽雅。湖心立岛,曲桥连接,上缀水榭,绿水青山,相映成趣。雨中的空气湿润清新,湖水的清香夹带着泥土的芬芳扑面而来,伴随着丝丝的凉意,让我感到心里很舒畅。那一刻我想起余华的小说《在细雨中呼喊》,名字是恰如其分的应景,我真想吼一嗓子,对着如琴湖。

       雨雾中的如琴湖面,茫茫雾海,虚无飘渺,真是“人在雾中游,心随景而动”。我在人流寥寥的雨中徘徊,周围悄无声息,唯有雨丝飘拂在空中的窸窣声。兴许我有点各色,喜欢独自逍遥,便尽情地饱览这雨中的世界。

       雨水不断地滴洒进如琴湖里,使这把“提琴”真地奏起了美妙的乐曲——“嘀嘀嘀”“沙沙沙”“哗哗哗”“啦啦啦”,烟雾仍不肯散去,反而更重了,笼罩在一根弯曲的“弦”上,那把“提琴”有了这烟雾的弥漫,更显神秘。

       顺着如琴湖畔的小径走去,便到了花径。也许花径并不太出名,但是白居易的诗《大林寺桃花》是妇孺皆知的,诗云: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这首诗,就在花径写的。我来的时候已深秋,又淫雨霏霏,没能遇上最美的花径,不过欣赏一下花径的秋黄。

       一路上,我们又路过“白司马花径”石、花径亭、白居易雕像、白居易草堂、大林寺等景点,每走一步,你总能发现风光无限好。值得一提的是花径亭和大林寺。在这儿,虽已不是“人间四月”“山寺桃花始盛开”,但“芳菲已尽”“文墨未消”,在此,你既能瞻仰到白居易亲笔手写的“花径”二字,还能体验到古墨书香,白居易文采飞扬,仿佛就在你身旁。花径的终点是一个石质的牌坊,上有白居易亲手题的对联,上联“花开山寺”,下联“永留诗人”,横批“花径”,这一则对联恰到好处,准确地记录了这文苑佳话。

       离了花径,别了白居易,我们又来到了锦绣谷,这锦绣谷跟花径在年头上可没法比,毕竟上世纪80年代新开辟的景点,但其美景一点儿也不亚于花径。顾名思义,锦绣谷的得名源于在春天时,漫山遍野的庐山芙蓉、牯岭玉兰、多叶诗人草、庐山瑞香、杜鹃竞相开放,好不热闹,但我们来的依然不是时机,只是欣赏到了庐山云雾,也算给了我们点儿安慰吧。

       好在庐山的雨格外柔软,丝丝缕缕毛茸茸的,就像春风抚摸我的脸庞。周围的景致都因为在这细雨中变得滋润而鲜亮起来,展现出一种充沛的生机,带着淡淡的诗意与凄清,笼罩着每一个角落。

       雨依然在下,锦绣谷的山路很滑,一不小心就容易坠崖,台阶上还有积水,风把雨伞都快刮翻了,我们还是边欣赏着姿态万千、变化多端的云雾,边小心翼翼地走路。

       细雨蒙蒙的锦绣谷,放眼望去俨然一幅水墨丹青,幽雅清丽,好比人在画中。一路上,风光依旧无限:有朱元璋曾避难的庐山第一险——天桥;有蒋介石谈判的“谈判亭”;有硕大的锦绣洞……可我们只是看了看,仍旧马不停蹄地向前赶去,锦绣谷弯弯曲曲的小路,真让人“山重水复疑无路”,走近一看却又发现“柳暗花明又一村”,不知绕过了多少个弯,总算是看见了一座高插青冥的险峰,我想:这应该就是终点了吧。可是,就当我们兴致勃勃地登上险峰时,一块大石头挡住了我们的去路,原来这块石头名叫“好运石”,一摸好运,二摸财运,三摸桃花运,四摸五摸会怀孕,我下意识地摸了两下,便嚷着让朋友们照相,谁知那时天公不作美,突然“北风卷地白草折”,惊得我们赶紧合伞,继续攀登险峰。

       总算是登上了险峰。尽管险峰不算高,但的确够险的。站在险峰上,你虽不能体会到“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但你却可以尽情吮吸山顶上的新鲜空气,远眺远处缓缓流下或一倾而下的庐山瀑布;观赏近处千姿百态、任你想象的巨石;更可感受庐山雨中云雾的魅力,轻飘飘的,仿佛置身于如梦似的蓬莱仙境中一般……难怪毛主席在他的《七律•登庐山》中写到:“暮色苍茫看劲松,远近高低各不同。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

       在险峰逗留了一会儿,我们便又辗转来到仙人洞、御碑亭等景点,值得一提的是仙人洞,它与险峰齐名,相传是道教吕洞宾修炼成仙的地方,正如刘禹锡所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看来庐山之名,仙人洞首当一绝啊!

       我喜欢的是仙人洞前面的平台,虽然烟雨迷蒙,但仍可感觉到视野的开阔,倘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一定可以欲穷千里目。

       往前走,遇到观妙亭,在庐山锦绣谷的中段,尖尖亭顶,像一根刺。亭子伫立在悬崖边,我想象着天气晴朗时,从这里望下去,庐山美景,一览无余。但此刻不能,除了白雾,什么都看不见。于是我闭上眼睛,想一想《道德经》,书上说:“常无,欲以观其妙。”要想真正观察到妙,还得体悟“无”,所以在白茫茫一片的迷雾中,什么美景都看不见,或许才能体会观妙亭之妙的最佳时机。

       当我们从硕大的锦绣谷中走出来时,浑身上下都是被雨水打湿的痕迹。往下走然后拐个弯,再往上走一百米,便到美庐别墅。

       雨一直下,滴滴答答,然而庐山美庐别墅的游客络绎不绝,摩肩接踵。我随着长长的队伍,步入美庐别墅。

       在庐山牯岭镇,别墅众多,但美庐别墅无疑是名气最大的那一幢,是国共两党最高领袖都曾在这住过。美庐别墅的花园不算大,院中大树参天,树下种有修葺整齐的一垄垄灌木,在雨中湿哒哒地守候。别墅是石头砌成的,掩映在古树里,古朴而浑厚。

       因宋美龄的喜爱,庐山的梧桐树是鼎鼎有名的。多年过去了,美庐别墅的梧桐树在雨中静静抚摸流逝的岁月。欣赏梧桐,此时的深秋季节是最好的,一声梧叶一声秋。雨天时,梧桐叶滚动着雨珠,滑动,在空中飞舞,滴落,韵着李清照的《声声慢》: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如宋美龄这般的美女,总该有如李清照这般的愁思,尤其在黄昏雨中。

       坐在车里,伴着敲打车窗雨滴昏昏欲眠,我想起了宋代词人蒋捷的《虞美人·听雨》:而今听雨僧庐下......思绪万千,能言者不及万一。

      回味刚才所走过的路程,秋雨游庐山,岂不也有一番情趣?

【编者按】 作者秋游庐山,雨中观景,读者去过或未去过庐山,都可以通过作者的行走记录描写,领略一下庐山之美,从如琴湖、花径、白居易草堂,到天桥、险峰、仙人洞、美庐,移步换景,美不胜收,在领略自然之美的同时,感悟历史文化之美。推荐阅读。编辑 宋同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