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加入书架

【读书日】探寻中国版的“在路上”

作者: 钮欣 点击:415 发表:2024-07-01 14:04:51 闪星:3

摘要:人生有如四季,每个季节都有不同的内容,春天享受青春的浪漫,夏天品尝爱情的美酒,秋天有了成熟的思想,冬天坐在火炉边回顾一生,仔细品味这一生的欢乐与痛苦,友谊和爱情,这种温馨的回忆伴你走向生命的尽头……

  凯鲁亚克出版于1957年的长篇小说《在路上》是当时“垮掉的一代”的代表作,描述了美国战后青年的精神空虚和追求自由的生活态度,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而作家都梁的作品《血色浪漫》则可以说是中国版的《在路上》!

  作者用幽美的笔触描写了从1968年开始,文革后期的老北京城里,以少年钟跃民和他的小伙伴们为中心,在当时的特殊情况下,这些缺乏了大人管束的孩子们整日里到处闲逛,以偷鸡摸狗,打架斗殴为乐,给社会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一次由大院子弟李援朝刻意蓄谋的斗殴中,顽主小混蛋被多人围殴导致身亡,在血的教训和社会的关注下,大多数懵懂的孩子们也就此止步,回归了正常人的生活。1968年底,著名的“老三届”学生们全部毕业,除了少数人被应征入伍和有特殊原因的人留城分配工作以外,其余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作为“知青”被送到边疆的军垦农场或边远山区去插队。钟跃民等人就在这个大时代的背景下,经历了上山下乡、参军专业、下海经商等不同的生活阶段,并且在通过各自不同的生活背景和社会磨炼后,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增加、最终向社会的主流文化回归,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成为形形色色的各种人物的精彩故事。

  在故事中,张海洋退役转业到了公安局,袁军留在部队,成为了职业军人,周晓白做了医生,郑桐和蒋碧云回到北京后在大学里做研究,吴满屯从一个朴素的乡村少年成长为军队的干部,最终为了国家壮烈牺牲,而宁伟则命运多舛,先是见义勇为却误伤平民导致脱下了最喜爱的军装,退伍后又被老同学诈骗了从钟跃民那借来的五十万,导致钟入狱。巨大的打击下,宁伟放弃了社会的规则,自暴自弃,用暴力来解决问题,最终越陷越深,丧命于钟跃民和张海洋设计的法网之下。大时代下,每个人都在按部就班,适应着时代的脚步,随着时代的惯性努力的生活着。而钟跃民却与众不同,少年时他便崭露头脚,虽顽皮捣蛋,却又有情有义,不论在任何时段,他都有着良好的心态去体验生活。在小地主与李援朝的斗殴中,他可以舍了命的在人潮中救出李奎勇。农村插队时,分配的伙食不够,他也乐观的带着知青伙伴们去城里乞讨,在钟跃民的带领下,大家都放下了心结,讨饭的时候还闹闹嚷嚷,很是热闹,当时县城里的人都不明白,讨饭吃怎么可以这样气壮如牛,就像谁该他们似的?后来到了部队,待了十几年,从普通士兵成长到营级干部以后,玩熟了、呆够了的钟跃民很随意的放弃了继续深造的机会,转业回了地方,在完全可以进公安局的情况下,他却选择了体验生活,乐呵呵地与高玥合伙在大街上摆起了煎饼摊,还开解高玥:“既然当高官和卖煎饼都是一种谋生手段,那我索性选择卖煎饼,因为卖煎饼比较省脑子,如果有人认为卖煎饼丢人,那只能说明他是个俗人。”在煎饼摊由于没有营业执照被没收以后,钟跃民进了李援朝的正荣集团,并且如鱼得水,掌控了贸易的基本原则和优先条件,成为部门经理中的佼佼者,名利双收,却又因为没有经济观念挪用公款给战友宁伟救急而被拘留审查,幸好在众多朋友的帮助下免于起诉。出来后的钟跃民失去了工作,先是与李奎勇合开出租车谋生,以拉野鸳鸯为趣,乐此不疲,又被高玥拉去合开了泰岳餐厅,在朋友们的帮助和二人的努力下,生意红红火火。缓过劲来的钟跃民在这时遇见了当年插队的知青伙伴们,在得知他们的困难后钟又筹资另开了一家餐厅,以帮助这些老朋友走出当前的困境。待到一切稳定时,钟跃民又找到了新的目标,把酒店扔给了高玥,一个人驾着切诺基游走在青海昆仑一线的戈壁沙漠里……

  《血色浪漫》不仅仅描写了年轻人的青春和成长,也是一部反映时代变迁和社会变革的历史小说。尤其是钟跃民游戏人生的态度贯穿了全文,就像在文中他说:“我喜欢‘在路上’的感觉,生命是一种过程,我们完全可以把这种过程设计的很有趣,这种之所以有趣是因为它是由一串连最初的体验所组成,初体验属于生命中最纯粹最美好的那一部分,它意味着梦想、勇气、新奇、刺激和执着——但很多时候,初体验往往还伴随着恐惧、担忧、绝望和危险,初体验是残酷的。我很喜欢体验这个词,因为我是个更看重过程的人。就像凯鲁亚克所说的:’我还年轻,我渴望上路,带着最初的激情,追寻着最初的梦想,感受着最初的体验,我们上路吧!’”

  其实,成熟了以后才慢慢发现人生就是由出生开幕,到死亡结束,一段“在路上”的漫长旅途,在这个过程中,所有人都是懵懵懂懂的开始,忙忙碌碌的生活,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增加,逐步的感受到了人生中自我的意义,从而做出了不同的选择。在李白的《春夜宴桃李园序》就有着“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的诗句,而苏轼也有着“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千古名词,而王维就比较洒脱,留下了“世事浮云何足问,不如高卧且加餐”的非主流思想,这也代表了每个人对待人生不同的态度。在钟跃民的影响下,周晓白最终也放下了自己的心结,懂得了爱与友谊之间的包容,与钟跃民说道:“人生有如四季,每个季节都有不同的内容,春天享受青春的浪漫,夏天品尝爱情的美酒,秋天有了成熟的思想,冬天坐在火炉边回顾一生,仔细品味这一生的欢乐与痛苦,友谊和爱情,这种温馨的回忆伴你走向生命的尽头……”


本网站作品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凡发表在网站的文章,未经作者本人授权,不得转载。

【编者按】《血色浪漫》是都梁先生的作品,书中处处充斥着强烈的雄性荷尔蒙气息,充满了男人们对一个理想男性形象的种种幻想。如果说书中男一号钟跃民的人生圣经是凯鲁亚克的《在路上》,那我要说,这本《血色浪漫》便是我人生的圣经,钟跃民的精彩人生是我一生所渴望企及的境界。有人将《血色浪漫》称为都梁先生最好的一部作品,因为他写出了一代人的青春,写出了那代人独有的浪漫和真实。《血色浪漫》是在文革这个严肃的历史背景下展开的故事,让我们看到了生命的豁达,一切都在路上。用健康乐观的心态投入生活,用平和积极的心态对待工作,把生活当成享受、把工作当成乐趣,把成功和失败、付出和收获、荣誉和屈辱都当成自己不同于别人的独特经历,每个人都能把生活过得浪漫。推荐阅读。编辑:李亚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