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加入书架

【侦探推理】血图腾

作者: 郭金金 点击:476 发表:2024-07-01 12:58:46 闪星:5

摘要:你知道吗?人最先老的,是眼睛。 对于林佩而言,最先失去的,也是眼睛。而且,是被活活挖出来的。 而让整个刑警队都毛骨悚然的远不止于此,比如,死者衬衫上的诡异血图腾。

                               引子

你知道吗?人最先老的,是眼睛。

对于林佩而言,最先失去的,也是眼睛。而且,是被活活挖出来的。

而让整个刑警队都毛骨悚然的远不止于此,比如,死者衬衫上的诡异血图腾。


                                             一

“哈——” 我眯着眼睛伸了个懒腰。

天气不错。连着阴了四五天,终于见了太阳。我打开窗户,吸了口新鲜空气,觉得身体好多了。

前些天重感冒,好在队里暂时也没什么事儿,请假休养了一阵。习惯了平时的忙忙碌碌,这冷不丁闲下来,倒觉得有点无聊了。就连我那个平时吵吵闹闹的徒弟大嘴,也安静得出奇。

正出神,电话响了。

“峰哥,身体好些了吗?”说曹操,曹操就到。

“你小子,还记得你有个师父啊!说吧,怎么了?”

“哎呀,瞧您这话说的,怎么还挑理了呢!这几天不是忙嘛!不过师父,您真说对了,我这确实刚接了个棘手的案子,据说超级变态。”

“凶杀案?”我来了精神,披了件衣服,开车回了队里。

 

“哎,峰哥!好利索了吗?”快步向我走来的,正是跟了我三年的小刑警。

我们叫他“大嘴”,也没别的意思,因为他的嘴确实大,笑起来感觉能吞下一个杯子。这小子从小被家里人宠着长大,每天嘻嘻哈哈的,有点社交牛X症。

“那边什么情况?”我没心思跟他寒暄,开门见山问道。

“一具年轻女尸,地点在成安大厦楼后面,今早清洁工打扫时发现的。那边比较偏,晚上很少有人去,摄像头也少,很有可能是凶手有意选的地方。”见我没接他的茬儿,大嘴一脸正经跟我汇报起来。

“去过现场了吗?”

“还没,正要去,您老人家就回来了,听说这次凶案现场十分变态,这不,等着您给我壮胆呢!”

“……”   汗,这货果然正经不过三秒。

“走吧!”

一行人出了门,没人注意到警局拐角处的一双眼睛。


案发地成安大厦,离刑警队大约8公里的路程,但是马上就早高峰了,有点堵,开了半小时才到。

在距离目的地三四百米的地方,就看见前面一大群围观的居民,是这里没错了。

这是待开发的新区,写字楼只有这一幢,平时这里除了上班的,没多少人。没想到这出了事,倒是能看出一点人气。

“麻烦让一让”,大嘴用手拨弄开人群,抬起警戒线,第一个挤进去。

“死者为女性,身高163左右,年龄大约在23-26岁之间。死亡时间8-10小时,应该是昨晚10点-12点之间遇害的。”警戒线内,法医高嵩已经给死者做了一个初步检查。

“听说很变态?”大嘴凑到法医面前,试探着问。

“死者指甲床呈现蓝紫色,口鼻内有纺织物细屑,初步判断为窒息死亡。”高嵩顿了顿,“还有,死者双眼缺失。这么残忍的作案手段,仇杀的可能性很大。”

“缺失?”我们几个刚到的人,有点不明白。

“对,就是字面意义上的【缺失】 。眼眶处及脸部有大量血迹, 推断是晕过去以后,双眼被凶手挖了出来。”法医也不含糊,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尸体前,一把掀开盖在上面的白布。

“我去……”就连见惯了各种各样尸体的老刑警们都感到有些生理性反胃。

大嘴更是直接呕了出来,却还在强逼着自己蹲在地上看向那具尸体。没办法,既然选择了刑警这行,这些都是必须经历的。

“你们快来看!这是什么?”大嘴顾不上吐掉漱口的水,突然惊恐地喊道,眼睛紧紧盯着死者的胸前。


                                       三

大家凑上来,映入眼帘的是一抹可怖的红色。

因为死者衬衫上本来有的图案,不仔细看还真是难以看出。那是直径8公分左右的,一个圆形轮廓的、用血水印出的复杂图案,整体看起来,像是一只邪恶的眼睛,在血的荫染下,显得犹为诡异。

一片沉默。

因为这个不明所以的血图腾,现场气氛变得更加紧张而沉重,仿佛空气都变得黏稠了起来。

“老常,你怎么看?”高法医在我旁边问道。

“暂时没有什么头绪”,我摇摇头,“凭直觉的话,我感觉这图案有可能代表什么组织或者活动”。

躺在地上的女孩是被杀害的,但是凶手留下的那个腥红图腾,让我感到十分疑惑。

我虽然当了将近二十年的刑警,但这不足百万人口的小城市,还没发生过这类案件。虽然有仇杀损毁尸体的,但这血图腾……确实太诡异了。

凶手到底想通过这个图案,传达什么信息呢?我站在现场,深吸了一口气,试图驱走压在胸口的那座巨石。

“以最快的速度确认死者的身份。”我看着躺在地上的女孩那空空的眼窝,和那腥红的图腾,隐隐感觉到这个案子,有些非比寻常。

我重新蹲下来,仔细观察这个图案,我发现这个眼珠大有玄机,它并不是单一的随机线条,而是可以拆分成几个不同的元素——火炬、帆船、车轮,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线条,不似前几处那么容易辨别……我脑海中不停地闪现这些符号可能代表的信息,但显然仍需要更多的线索才能揭开谜团。

 

“好变态啊!”助理刑警小媛突然从背后冒出来,拍了下大嘴的肩膀。

“艾玛,吓死我了,你什么时候来的?”大嘴赶忙拍着胸口,刚才就被这尸体吓得不轻,小媛突然开口,着实是“二次伤害”。

“我早就来了啊,刚刚去问了附近的居民,他们大多数都是那边小区的,也都搬过来没多久,互相之间也都不认识”,小媛指了指马路对面的那幢新楼。

那是去年年底交付的楼盘,到现在不过半年时间,入住率并不高,小区配套的商业也还没有形成,零星的几家餐馆,也都在马路的另一侧,所以这边就尤为冷清了。

我走了几步,头昏昏沉沉的,不知道是感冒又反复了,还是刚刚的视觉冲击带来的后遗症。

回到车上,思绪依然无法从那诡异的图案上抽回。

在以往的案件中,我们也曾经遇见过凶手作案时留下某种“线索”,比如一串数字、一块拼图什么的,但最后发现,大多数时候都只是凶手的伎俩,混淆视听。

那么这次,凶手留下的图腾,是真的物有所指,还是障眼法呢?


案情分析会上。

“都说说吧。”副局长王成的声音有些严肃,目光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最后毫无意外地停留在我身上。

“常峰,你先来吧,把案件给大家梳理一下。”

“今天早上,成安大厦楼后面发现了一具女尸,双眼被挖出,死相十分凄惨。经过走访调查,我们确定了一些基本信息。

1、 死者名叫林佩,25岁,是在成安大厦13楼运安传媒上班的员工,职业为编辑。

2、 案发当晚,林佩所在的部门都在加班,我们从监控中看见,林佩是晚上9:55从公司走出去的;9:57分,走出成安大厦,向楼后面走去;9:58分,消失在监控中,之后再没有出现在任何路口监控中。时间上,跟法医推断的死亡时间10点到12点相吻合。”

“凶器和作案手法呢?”王副局追问道。

“死者眼眶及面部渗出了很多血液,因此挖出眼睛这个动作,应当是生前所为。加上死者肺部检测出不少的乙醚的成分,我们推断凶手应当是用手帕、毛巾等物品沾上乙醚将其捂晕,挖出其双眼。而后又继续将其捂死。”高法医根据刚刚的尸检结果补充道。

“为什么不直接捂死?要这么麻烦吗?”

“有可能是刚开始凶手以为将她捂死了,而事实上只是晕过去了,在强烈疼痛的刺激下,又挣扎起来,我们看到林佩脖子处有轻微的抓痕,如果前面推断得没错,那么这个伤痕应该是这时候留下的。”

“是仇杀?”王副局问道。

“暂时来看应当是的。死者衣着完整,身上的项链、耳环都还在,包里还有3000多元的现金,都没有丢失,且没有被性侵过的痕迹,证明凶手的目的不是劫财也不是劫色。”

“并且,挖去双眼,这种泄愤行为,一般也会出现在仇杀的案件中。”

“那这么说,案件已经很清晰了,咱们觅城近五年都是有案必破,既然死者的身份已经确定,相信这次也能迅速破案,缉拿凶手!”王副局长每次在案情分析会结束的时候都要加上这一句。

“但这次的案件与以往不同,现在有一个非常大疑点,就是死者胸前的血图腾,我们现在毫无想法。”我泼了一盆冷水。

“办案肯定还是以证据为主,那些凶手故意留下的线索,只能作为印证和参考,不要本末倒置!常峰,你是老刑警了,这一点我相信你还是知道的!”显然,王副局长因为这盆冷水,有点不满。我耸耸肩,不置可否。

五、

第二日中午,刑警办公室。

“峰哥,这案子,不乐观啊”,我闻声看去,听到“观”这个字的时候,小媛才走到屋里。

“怎么说?”

“今天上午,我去了趟林佩的父母家里,他们住在觅城北边的海滨家园小区,离死者生前租的公寓大约20公里远。她父母说,林佩平时比较内向,从小到大也没见她有什么朋友,但和家人的关系很好,哪怕离得有点远,每周末她也都会回父母那里。”

“那肯定也没有男朋友了?”大嘴插话道。

“我问她爸妈了,他们不太清楚,没听她提过。”

“另外,我电话联系了她的领导,林佩毕业后就一直在这里工作,姑娘工作上挺上心的,经常加班也没什么怨言,但她话比较少,没什么存在感,除了部门的几个人,其他人甚至都没怎么跟她说过话。暂时并未发现她与任何人结仇的情况。”

“而且,我们技术部门破解了她手机的密码,看她社交软件里经常联系的,确实只有家人和工作群。”

“走,去他们公司看看”,我拉上大嘴。

 

走到林佩工位,我随意翻了翻她桌上的资料,一张照片滑了出来。

“这是她男朋友”,还没等我问,旁边的眼镜妹率先开口。

“她有男朋友吗?”我一边问着,一边把照片塞进包里,心里却在犯嘀咕:社交软件里居然没有什么记录,这也太不正常了。

“有,我们部门的人都知道。不过他俩的感情,不太好说,我经常能看见林佩哭,每次一问,就说是跟男朋友吵架了。有几次我还听到过。”

“都因为什么原因吵架你们知道吗?”

“不太清楚,但是最开始的时候,他们异地,有时会因为这个吵。”

“近期有听过他们吵架吗?”

“有,但具体时间我有点忘了……就记得那天我们在加班,她男朋友打来电话,没说几句话就吵起来。”

“能说具体点吗?”

“吵起来之后,她就拿着电话出去了,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但她走出去的时候,我好像听她说现在不想结婚什么的。”

“哦!我想起来了”,旁边的大背头同事眼睛突然放光,插话道,“应该是上个月28号,跟客户公司联谊酒会的第二天,那天不是娱乐圈有个大瓜嘛,所以我们新媒体部整个都留下来加班追热点。”

“她那天打扮得特别漂亮,跟往常风格不太一样,一身下来,估计得几万块,而且手上还戴了钻戒呢”,说着,还很夸张地亮了亮右手无名指,“我们还开玩笑,说她命好,男朋友这么舍得给她花钱。”

“她怎么说?”

“也没说什么,就笑了笑。我们也就没再细问了,谁知道晚上加班的时候,两个人吵了起来,挺凶的,她还提了分手!”

“那他们分了吗?”

“应该没有吧,前几天加完班我们还看见他男朋友了,就在公司楼下,应该是怕太晚了,要送她回家吧。这几天,他每天晚上都来。”

“好的,谢谢配合,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想起来其他细节,可以给我打电话。”

 

“肯定有问题!”走出来时,大嘴笃定地说道。

“嗯?”我故意发问。大嘴跟了我三年,现在思路已经越来越像个刑警了。

“首先,林佩交了男朋友,却没跟爸妈提过。如果说刚刚交往也就罢了,两年了,两个人都要谈婚论嫁了,她爸妈居然不知道?”

我没说话,示意他继续。

“另外,我们查看了林佩的手机,各种社交软件都没发现她有男朋友。我猜测可能是真的分手了,已经拉黑了。她男友在这等她,估计是求复合吧。”

“找她男朋友了解下情况”,我吩咐大嘴。

 

男朋友宿舍。大嘴等到了刚下班的林佩男友。

“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两年。”

“前天晚上10点-12点,你在哪里?”

“我……我在厂里值班,那天是我夜班。”说着,他递过来一张值班表,上面的确写着,“5月15日,张俊、李恒”。

张俊就是眼前林佩的男朋友,李恒是他同事。

“听说你们总吵架?因为什么?”

“我们确实总是吵架,刚在一起的时候,她说不喜欢异地恋,但又不愿意去我那边,后来我把公务员的工作辞了,来这边陪她,她又嫌弃我赚得少。”

“但我想着,两个人结婚以后应该就好了,一起打拼嘛。我都想好了,我现在赚钱不如她,那如果她想发展事业,我就来顾家。”

“可是……我把见她父母的礼物都买好了,她却突然说不结婚了……”

“我一直想挽回,直到三天前,我看见她挽着别的男人。”

“然后呢?你气急败坏杀了她?”

“什么?她死了?”男人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不像是装的。

 

刑警队办公室。

“峰哥,了解清楚了”,大嘴拿着一份笔录,递到我手上。

“林佩的男友,名叫张俊,之前在500公里外的嘉林市当公务员,两人通过网恋认识。半年前男的辞职来觅城重新找工作。本来已经谈婚论嫁,女方突然说不想结婚,前两天刚分手。案发当晚,张俊在值班,我找他同事核实过了,确实是这样。”

唯一一个跟死者有冲突的人,有明确的不在场证明。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刚找到的突破口,就这么被堵死了。办公室里的几个脑袋无精打采地耷拉着,像泄了气的皮球。

我打开手机相册,那个血图腾瞪着腥红的眼睛看着我,搞得我有点喘不过气。

“妈的!”我在心里骂了它一句。

林佩的父母和男友,以及同事们,都没见过这个血图腾。这里面究竟藏着什么秘密?

 

“艹!这个鳖孙!!”正当我沉思,一句国粹飘进我耳朵里。

“怎么了?”我抬头看向大嘴。

“案发时间段,张俊并不在厂里值班!”

我们围过来,大嘴用鼠标点开张俊工厂刚传过来的监控。

“并且!我刚刚从技术部的同事那里得到消息。他们恢复了林佩的手机聊天记录,发现张俊给林佩发过很多【那样】的照片。咦……”小媛表情甚是嫌弃。

照片中的女人,被捆绑成各种各样的姿势,每张照片都有被虐待的痕迹。但林佩没有回复。

“我擦!这么变态!这案子,保不齐就是他干的!”刚刚的丧,一扫而空。

 

审讯室内。

“上次不是该说的都说了嘛,怎么又把我找来?”张俊有点不耐烦。

“因为,你说谎了!”我的目光锁定在他身上,一字一顿。

“没……没有!我说的都是真的,她死的那天,我真的在值班!”

“但你中间出去了两个小时。我们查了你们工厂的监控,你出发的方向,正好就是去林佩公司的那条路。并且,监控显示你9点50出门,11点43分回来。这里距离林佩的公司20分钟足够了,你行凶然后回来,时间刚好够用!”

“并且,我们恢复了林佩的手机,里面有你施暴的证据!”

“施暴?你说那些照片吗?这都你情我愿的,唉,说了你也不懂,但即便这样,也不能证明我杀人啊!”

沉默。

事实的确如此,我们现在掌握的这点证据,完全证明不了张俊就是凶手。本来想诈他一下,没想到,他的心理素质还挺强的。

“既然你嘴这么硬,那给你两个小时,把这些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说着,我和大嘴都出了门。

“哎?你们别走啊!把我放了啊!你们怎么不去查查她找的那个老男人!我被绿了,我是受害者好不好!”张俊扯着嗓子喊道。

他口中的“老男人”,是林佩公司的客户,张旭。这个男人已经四十多岁了,有家室,林佩算是他的情人,是在上个月28号的联谊酒会上认识的。

我们查过他,他这几天都跟同事在遂城出差,去那里开车最快也要8个小时才能到。不在场证明十分充分,而且他也没有犯罪动机。

我没有回办公室,径直去了法医处,想再看看尸体。

 

“又死人了!”大嘴急匆匆推开法医处的门,嚷道,“还有,那个血图腾也在!”

“什么?”高法医的神情有些紧绷。我跟高法医同一年加入刑警队,一起办过的案子少说也有二十起了,但连环杀人案,遇见的还真不多。

案发现场出现同样的图腾,这意味着,这是一起连环杀人案。觅城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如此恶性的事件了。尽管我和高法医都有过类似的猜测,但被证实是连环杀人案,心里都有些沉重。

而最重要的是,我们现在对于凶手一无所知,甚至一点头绪也没理出来。我们在明,凶手在暗。

一天不抓住他,觅城就有可能再出人命。

我们一行人快速来到第二起案发现场。

尸体是在受害者家中发现的,地点在城东的佳苑小区。

“死者谭馨,25岁,与前两天发现的尸体年纪相仿,她的双手都被砍下来了,衣服上同样印了这个图案。”

被砍下的双手,就这么随意地被丢弃在一旁。

“这么大的房子,她自己住?”

“跟她小情人。”

“小情人??”

“喏~”小媛嘴一努,指向了门口蹲着的年轻人,跟死者相比,明显稚嫩了很多,看样子也就20岁左右。

围观的人不少,我们驱散了群众,留下楼上楼下的几个邻居,和她的男友,分开了解情况。

但我总感觉围观的人里面,有个人的背影有点眼熟。

邻居大婶抢先表达了不满,“她呀,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一到晚上,屋里就轰隆隆放着音乐,我们投诉了很多次,物业也管不了。”

“是啊是啊,吵得我们头痛,睡不着觉,找了几次也没用!”旁边的人附和着。

“昨天晚上也是吗?”小媛一边问着,一边在纸上刷刷地记着。

“昨天也是,吵吵闹闹的,后半夜两点多,我们听到了吵架声,好像还摔了瓶子之类的东西。”

另一边——

“听说,昨晚有人吵架?是你俩吗?”小媛问道。

“是……是,我们吵架了,警察,你不会是怀疑我吧?我可真的什么都没做啊!不信问我室友!”

“我们才交往2个月不到,谁知道就出了这事!”这话从她男朋友嘴里说出,语气听起来遗憾要多一些,很难听出什么悲伤的情绪。

“说说吧,你俩是什么情况?”

“我是A大的学生,上大二,两个月前在酒吧做兼职的时候认识了她。”男生回忆道。

“她特别大方,那晚点了很多很贵的酒,光提成我就拿了三百多。”

“当天晚上,她等我到下班,把我带来了这里。”

“那晚我没回去……应该就算是确定了关系。反正也没明说,但是她叫我不要再去酒吧兼职了,她养我。”

“我除了上课,都会来这里。我想,虽然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但她舍得给我花钱,如果真能结婚,凭她对我这么好,婚后买一套房子,哪怕过不下去离了婚,房子也有我的一半。”

“这算盘打得,我在隔壁县都听到了!”小媛讽刺道。

“喜欢钱,应该是人之常情吧?”年轻男人突然很无辜道,“警官,如果有个帅气的富二代追你,你能保证就不动心吗?喜欢钱也有罪吗?”

“就没想过骗保?”大嘴插了一句。

“骗保不都是意外嘛,这明显就是他杀,怎么可能骗保嘛!”

“而且我也没给她买保险啊!”

“不对!我们又没结婚,骗来的保我也捞不着吧!!!”小伙子彻底无语。

“好了,说正题,你们昨晚为什么吵架?”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不喜欢她每次跟狐朋狗友这么鬼混,男男女女唱歌跳舞,搂搂抱抱也没个分寸。她不让我管她,就吵起来了,她还把啤酒瓶摔了一地。我一生气就回学校了。”

“噢,你们要是不相信,可以查监控,还可以找学校的宿管大叔证实,我大半夜把他吵醒了,他还骂了我一顿。我上午还没睡醒,就被你们叫过来了,现在头还疼呢!”

“你不是不喜欢她吗?难道还吃醋吗?”

“这万一跟哪个发展出感情了,损失的不还是我吗?”

“……”小媛和大嘴对视,无语。

从物业处拷贝了24小时的监控录像,我们便出来了。

我与高法医并排走着,余光瞥见物业大叔在楼下花园里栽花,看着他的身影,我好像感觉有点不对劲,不自觉停住脚步。


“怎么,头又晕了?”高法医以为我不舒服。

“没什么,走吧!”我随手给那个背影拍了张照片。

 

办公室。

“重大发现!在调查两名死者的过往中,我们发现,她们都曾经就读于觅城一中。”

“并且……你猜怎么着?”大嘴起身靠在小媛工位的桌子上,又卖起了关子。

“并且什么?她们认识?”

“对,是同班同学。”

“闺蜜?”

“那倒也不是,我问了她俩共同的同学,她们之间似乎没什么交集。”

“这就奇了怪了,同班同学……难道是巧合吗?”小媛思忖着,“师父,你怎么看?”

“无巧不成书,但是现实中,哪有那么多巧合?一个班的同学,在这两天接连丧命,我不觉得会这么巧……咳咳”我吐了口烟,随即又咳嗽起来。

“峰哥,你还好吧?”

“没事。”这几天心里想着案子,烟抽得多了一些。

着手调查两名死者当时在学校的社会关系。

 

觅城一中。

据了解,林佩是高三才转来的。早些年她家里在外地做生意,就跟着爸妈在外地上学。但她的户口在这里,高三回来高考。

“王老师,当时有什么事情发生吗?就在林佩高三这一年?”

“让我想想,这一年……哦,有一件事挺轰动的,当时传媒大学在我们学校有一个降分录取名额。这是建校这么多年头一次。我们是尖子班,所以名额一定会在我们班里出。”

“……不是说这个。”

“你听我说啊。问题就出在这。林佩就是候选人之一。”

“她当时成绩这么好吗?哎不对呀?我们调查林佩的履历,她明明是上了本地的觅城大学啊。”

“她落选了?”

“没,最后的人选就是她。但说来奇怪,林佩成绩蛮稳定的,虽然是高三才转过来,但是成绩一直是数一数二的,平时就算是不降分,她的成绩也差不多能考上这个学校的”,“但可能是压力太大了,她高考前的状态特别不好,总是心不在焉的,降了20分居然还没考上,只是上了一个本地的普通211。”

“林佩跟谭馨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吗?”

“谁?谭馨?不可能。她俩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谭馨这个学生,其实本来就不该出现在我们班,成绩差得一塌糊涂,家里找人给塞进来,有什么用呢?最后还不是连高考都没参加吗?”

“她没参加高考?”

“这也很正常嘛,她家有钱,随便安排去一个国外大学就行了,何必挤在高考这座独木桥上?”老师撇了撇嘴,仿佛我问了一个特别傻的问题。

“哎?不是问林佩嘛,怎么扯到谭馨头上了?”老师突然压低声音问道,“是不是谭馨杀了林佩?”老师能这么问,也证明了谭馨当时给人的印象十分差。

“谭馨也死了。”我如实回答。

“什么?唉,不过谭馨呐,可能结仇太多了,在学校的时候就飞扬跋扈的,总是跟校外的混混待在一起,逃课、早恋、打架……她在的这几年呐,我就没太平过!”

“早恋?”

“对啊,高一她跟校外的混混搞对象,你说她家里也是有头有脸的,我跟她家里反映了好多次,也不管管!”

“您知道她当时的男朋友的情况吗?”

“这我怎么知道?高考前就分手了,而且这个年纪,搞对象就是玩玩,还能认真吗?哦对了对了,这男孩应该是临平县的,那时候谭馨总请假,一问就是去临平,怎么劝都不听……”

尽管过了这么多年,班主任老师一提到谭馨,还是心有余悸。

“……我们班呐,最差也上了211,就这一个……”老师还在滔滔不绝,我对这个案子,心里好像有了一点想法。

“那老师,今天打扰了,如果后面我们遇到了什么问题,可能还得麻烦您。”

“哎?走啦?噢不麻烦不麻烦,我跟你说哦,她们俩的案子,十有八九没什么联系,因为本来就不搭边……”

该去查查谭馨的这个混混前男友了。

尽管现在还没有直接的证据,但我十分笃定,这两起案件,绝不是什么巧合。

 

回去正赶上道路施工,我们只能绕道。右前方,正好是林佩公司那里,成安大厦的方向。远远看去,办公楼前面多了一个立体logo,因为距离远,只能看清是红色。

“去看看吧。”我让大嘴往那边开过去。

车行驶到跟前的时候,我才看清,那logo,是一个燃烧的火炬。

火炬??

“停车!”我翻出手机里那个图腾的照片,仔细比对,图腾眼珠内有几条线,刚好能连成这个火炬的轮廓!!外形分毫不差!

这时,我突然想起下午看见的那个物业大叔的后背的图案,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回去之后,我没顾上吃饭,拉着大嘴他们开始研究那个血图腾。技术人员帮我们把图像做了高清放大处理,看得更清楚了。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连起来是一个火炬,正好跟成安大厦前面的标志物一样。”

“还有这里,一直看不出是什么,”说着,我拿出了给物业大叔拍的照片,“但你们看这个,佳苑物业的logo。”

“太牛了吧峰哥!”大嘴他们难掩兴奋,“也就是说,一个死者在成安大厦,一个死者在佳苑小区。凶手居然把凶杀案地点的标志图案都给我们了!”

“别太高兴,现在除了这两个,我们还能画出这个帆船,还有车轮。”

“也就是说,后面还会有受害者,凶案就锁定在有这两个logo的地方!”

“我也是这么想的,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到有这两个元素的地点!小媛,你负责吧。”

“是!”

又到了案情分析会,这次明显规模大了些,能看见一些上面的领导,副局长的表情也更加凝重了。

“上面对这个案子非常重视,还从其他队里调拨了三个人过来支援。目的只有一个——尽快破案!必须尽快抓住凶手”,会上,王副局长像是在下命令,更多的是在对自己说,语气已经不像第一次会议那样轻松。

局长下个月就要调走了,这位置空出来,显然王副局长是第一人选。在这个节骨眼上,出这么档子事,王副局长的脸色非常难看。

而更难看的,还在后面。因为,我们发现了第三个死者。

现场同样惨烈。尸体是城郊码头的海里打捞上来的。死者的右脚被剁下来,衣服上同样出现了那个血图腾。

这是……帆船??

这个死者,名叫贺文,33岁,是一个富二代,是觅城最大的电子厂“贺佳科技”老总的小儿子,他跟之前的两个死者社会活动完全不重合。她们在上高三的时候,他已经工作三四年了,在老爸的公司里做一个闲职。

在场的每个人都感到非常无力,连平时嘻嘻哈哈的大嘴也没了开玩笑的心情。

“会不会是别人模仿作案呢?”小媛率先打破寂静,“毕竟,前两个死者都是年轻女性,且有共同的生活轨迹,这个男的好像跟她们没什么关系。”

“应该不会,毕竟我们封锁了消息,虽然民间已经知道发生了命案,但血图腾的事,应该知道的人不多。”我分析道。

“再或者……就是前两个根本就是巧合!”毕竟学校的老师和同学都不认为她们有什么交集。

难道林佩和谭馨的死,真的是巧合?凶手是随机作案?我深吸一口气,重重地呼出来。

局面越来越不可控了。在凶手制定的游戏规则面前,我们毫无优势可言。

我们都知道,只要凶手在外一天,就有可能有其他人丧命。而我们到现在,连凶手行凶的逻辑还没有摸清楚。

现在就只剩下车轮了。帆船代表水边,那车轮,会是什么呢?汽修厂?还是车城?这两个地方都是觅城比较大的地标,很容易让人联想到。

“对了,大嘴,查到谭馨的前男友了吗?”

“峰哥,我刚想跟你说呢!”大嘴搬了把椅子,坐在我旁边。

“他死了!”


“我之前联系了临平县的刑警队,一分钟前他们发来消息,警察去了李卓家里,被告知他1个月前刚出了车祸,原因是酒驾。”

车子瞬间起火,人拖出来已经面目全非,当场身亡。

是意外吗?

我用手放大当时案件的照片,汗毛马上立了起来——

“大嘴,你看!”照片中,李卓被烧得浑身漆黑,但能看见在李卓的衣领上,那个被烧掉一半的团,分明就是那个图腾!

车祸???车轮???

我的心口好像被什么堵住了。案件发展到这步,我们已经十分确定,这并不是一起随机的杀人事件,而是一起有预谋的仇杀。

图腾中的四个元素,都一一被发现,但凶手还在逍遥法外,这会是最后一个受害者吗?

林佩!谭馨!李卓!他们至少还有联系,但贺文,与他们的关系是什么呢??

我正出神,手机铃声急促地响了起来。

是王老师打来的。

“常警官,我想起那年还有一件事,不知道和案件有没有关系。”

“您说。”

“那年传媒大学的保送生,确实是林佩。但按成绩来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名额本该是另一个女孩的。”

“什么意思?”

“那孩子叫郑琳琳,成绩一直都拔尖,但性格特别内向,跟老师和同学的交流都不多。就在保送选拔考试的一周前,她出车祸了,当时就没气儿了。”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您啊!”

郑琳琳?

挂了电话,我在案情板上写下这个名字,与林佩和谭馨的名字形成一个三角形。

王老师的来电,好像给我提供了一条新的思路。

她们三个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吗?笔下画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大嘴,你再跑一趟学校,查一下03届高三(1)班的郑琳琳的资料。”

“得嘞!”

虽然不确定其中的关联,但直觉告诉我,这其中有故事。


十一

“峰哥!”大嘴突然开口,吓了我一跳,“王老师说,班里唯一一个跟郑琳琳关系好的同学叫刘振,我把他带来了。”

“嗯?”我刚把把思绪抽回来,抬头一看,才注意到大嘴后面站了个人。可能是第一次与警察打交道,刘振显得很紧张,额头上甚至还渗出了汗珠。

这个男人我有印象,自从案发,他就总在警局和案发现场附近徘徊,甚至在我们去觅城一中时,在校园里也看见了他的身影。我一度怀疑过他,还让交警队的同事调出过他往来的监控,但几起事件,他都不在现场。

只是没想到,他跟这个案子,还是有一些关联。“别紧张,跟我们聊聊郑琳琳吧。”我递过去杯水,把他带到会议室。

“郑琳琳,她是被人害死的!”

“什么???”我跟大嘴异口同声,这确实是我们没太想到的。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那个……警察同志,我听王老师说,刘佩、谭馨都死了。我手里有两个录像,或许跟这个案子有关。”他拿出一张光盘。我能看出他的紧张,递给我们光盘的手,不停地抖动。

这是一段监控录像,地点是学校后山的情人林。

情人林我知道,前些年是我们这里很热门的一个地方。用现在的话讲,就是当年的“网红打卡地”。

因为这片野生林子的俯瞰图是一个爱心的形状。很多情侣都会来这里约会。甚至一些胆子大的年轻人会在这里“野战”,寻求刺激。林子的那边,也开了两家破旅馆,后来都黄了。

“那几年,这地方很火,我家正好在这里,就开了个小卖部,顺便也放了一个成人用品无人售卖柜。因为那段时间里面的东西总是被偷,所以我们那两天刚安了监控。”

我们继续盯着视频。只见第五秒,郑琳琳冲了出来,瞬间被一辆奔驰撞飞,而奔驰车主并没有下车,而是绕开倒在血泊里的郑琳琳,消失在画面中。此时的郑琳琳,并没有死,而是往一个方向爬去,我们顺着方向看过去,那里居然站着一个女孩。

正是林佩。

我们不知道她为何会出现在那里,只见她怔怔站了几秒,转头跑出了监控视线。而郑琳琳,在挣扎了四分钟左右,不动了。我们不知她是何时咽的气,也不知道,在她生命的最后几分钟里,都想了些什么。

在场的几个人都没有出声,眼睁睁看着一个女孩生命消逝,让大家的心情都无比沉重。大嘴点开第二段视频,是从另一个角度拍的,“这是小卖部的侧门”,刘振解释道。

画面中,李卓抓着郑琳琳的头发,谭馨在一旁连续扇她耳光,画面播放到第3分11秒,谭馨的手好像被什么刮到了,李卓放开郑琳琳去看谭馨,而郑琳琳趁着这个机会跑向马路。

事情已经非常完整。

“事发当晚,我下晚自习回来,交警正在我家拷贝车祸的监控录像。等他们走了,我才知道出事的是郑琳琳。”那天的回忆,让刘振的声音有些颤抖。

“也就是说,现在这三个死者——林佩、谭馨、李卓都与这件事有关。”

“那贺文呢?”

“他就是这起车祸的肇事者,那辆奔驰的车主。”刘振说道。

我们恍然大悟。一切都说得通了。

“不过,你怎么知道?”

“事发没几天,肇事者就被放出来了,还带了几个人来我家,威逼利诱我爸妈把监控录像交给他,我认得他。”

“那你这视频……?”

“我当晚就拷贝了一份。就算他们不来要这视频,3个月后这段视频也会自动清除。我不想让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

“你想给她报仇?”

“想!我做梦都想!只是……呜呜……”刘振突然抽泣起来。

“我跟琳琳是发小……我,我从小就喜欢她,本来准备高考结束就跟她表白……可是,可是……”

“我早就想杀了这几个人渣,但我不敢……呜呜……我还有家人,我……我对不起琳琳,我对不起大勇哥……”

“大勇哥?”

“嗯,郑琳琳的哥哥,叫郑勇……”

“你是说,这一切是郑勇做的?”

我们在调查郑琳琳的时候,确实知道她有个哥哥。说来这家人命也是苦,父亲在他们兄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妈妈带着两个孩子长大。郑琳琳出事之后,哥哥郑勇就带着妈妈搬走了,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现在郑琳琳事件中,牵扯到的人都已经死了,不知道凶手还会不会继续杀人。万一他心里已经扭曲了、变态了呢?”

“不会了。他不会再杀人了。”刘振的表情里流露出一丝难过。

“你怎么知道?”

“半年前,琳琳的妈妈还是走了。大勇哥回来找过我,还录了一个视频给我,让我等一切大功告成,把这个视频交给警察。”

“大功告成?”

刘振没接话,继续说,“在那之后,他再也没来找过我,我也没听说我们这里有什么案件……我以为他放弃了……直到前几天我听说林佩和谭馨死了,我才知道,他做到了!”如果单独听他这几句话,还以为郑勇是什么励志偶像……

从刘振的手机里,我们看到了这个视频。

画面上的男人,黝黑但健壮。看上去有40多岁了,但其实,他也才30出头。

“警察同志,我是郑勇。很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

如果你们看见这个视频,那证明我已经成功解决掉了那几个人渣。”

“我不想害人,只是……他们都该死!他们杀了我妹妹!”郑勇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

“你们知道吗?琳琳死了以后,我们过得有多痛苦!我妈哭得眼睛都快瞎了,后来就病倒了……现在,我妈也死了。你们能了解失去亲人的那份痛苦吗?”

“琳琳是个多好的孩子啊,如果不是因为那些人渣,她就能去大城市读大学了,她的未来会很美好……她那些年的苦,就没白吃!

可是……那些人渣居然欺负她,霸凌她。最后……呜呜呜……他们都该死!”

的确,害死妹妹的恶人并没有受到惩罚,换做是我,也许我也会这么做吧。电脑前女同志们已经在抹眼泪了。

“你们如果想找我,可以到觅城火葬场后面的树林里,我等你们。但,一定要快!不然……”视频的最后,我看见郑勇居然笑了一下。

不然???

不然什么??

还会有新的人命吗?

我神经绷紧,和大嘴对视了一眼,带着几个兄弟,飞快赶去那片树林。

树林不大,只不过很少有人会来这里,杂草长得比较高,藏人还是有优势的。

我的心咚咚直跳,小心地看着周围。

8分钟后——

“找到了!”我听见远处的同事喊道。

我们闻声跑过去,却只看见一具尸体。这是郑勇没错了,只不过他这次穿得整整齐齐,比视频里看着要年轻不少。他躺在一处新挖的坑里,口袋里还放了身份证。

高法医说,这是吃安眠药了,已经死了两天了。

一定要快,不然……我就腐烂了……

 

十二

看着眼前的场景,我的心脏剧烈地抽痛了一下。

法律的确只能保证大部分的公正。

就如同这世间,总有阳光照不到的黑暗。

从警二十余年,我见过各种各样的案子,情杀、仇杀、激情杀人……每个案件背后,都隐藏着当事人的一段过往。但从没让我有过此刻的感受。

郑勇有罪吗?

毫无疑问。他以残忍的手段,剥夺了几条鲜活的生命。

但他是恶人吗?

在几个受害者的家人眼中,他确实罪大恶极。他以一己之力,把几个家庭推向毁灭。

但他的家庭,又何尝不是呢?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一阵风吹来,树林沙沙作响。

我深吸一口气,抬起头,天上的那团云往东面移了移,太阳被释放出来,把光芒洒向树林。

那是郑琳琳和郑勇家的方向。


本网站作品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凡发表在网站的文章,未经作者本人授权,不得转载。

【编者按】有龙图腾、凤图腾、狼图腾,竟然还有血图腾,那是由怎样血腥又耸人听闻的故事构成呢?侦探小说《血图腾》是一个因复仇而起的连环杀人案。作者用亲历者身份、第一人称视角,为读者讲述了一个环环相扣、案中有案的杀人案,三个互不相干的年轻人,因各种原因相识、相熟,又因同一个原因死于非命。是什么原因竟然被人置人死地?由火炬、帆船、车轮构成的血色图腾,出现在各种案发地点,并留在死者胸前、衣领,这血色图腾是威胁、挑衅、证明,还是障眼法刻意干扰警察办案?挖眼、砍手、剁脚,这些青年男女遭遇了极其残忍的杀害,林佩、谭馨、李卓,三个年轻的生命皆死于非命。他们到底因何而死?是凶杀、仇杀、情杀还是另有他因?嫌疑犯是男朋友、情人还是仇人?案件扑朔迷离,令人啧啧称奇。“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历经艰难案件终于侦破,结局却出人意料。小说情节曲折,叙述干练,语言简洁,逻辑缜密。推荐阅读。编辑:青梅煮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