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加入书架

不朽之事必能演绎不朽之作

作者:罗援 点击:474 发表:2023-11-20 08:52:20 闪星:4

摘要:授衔是一块试金石,它考验着每一个革命军人的人品和党性。授衔是我军指战员建国后面临的第一个考验,也就是能不能过好荣誉关。在战争年代,我们的父辈们经历了血与火的考验,闯过了生死关,不愧为英雄好汉。建国后,面对着授衔和不授衔,授高衔还是授低衔的问题,名与利检验着我军每一名指战员们的党性原则,他们绝大多数又闯过了这一关,在和平年代仍然不愧为是英雄好汉。

  首先,请允许我代表红色主旋律电影《开国将帅授衔1955》顾问团队的刘源将军、刘晓江将军及邓运同志、李迪民同志对这部影片历经5年的艰苦拍摄,终于成功首映,表示衷心的祝贺!

  《左传》称人生有“三不朽”,即:“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唐初大学士孔颖达称:“立德,谓创制垂法,博施济众;立功,谓拯厄除难,功济于时;立言,谓言得其要,理足可传。”《开国将帅授衔》这部电影可谓是集“三立”于一身,既是共和国军队的定规立制之篇,创制垂法;又是将帅们的褒奖巅峰,功济于时;更是后辈们的学习楷模,理足可传。一部开国将帅授勋授衔史,就是一部英雄的礼赞,就是一部人生的教范,她告诉我们如何做事,如何做学问,更告诉我们如何做人?

  开国将帅授衔授勋,是我军现代化建设的里程碑式的事件,标志着我军正规化建设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但现代化、正规化必须以革命化为前提,为归宿。否则,授勋授衔就如同其他军队一样,变成追名逐利,封官许愿的名利场。非但不能成为促进军队战斗力提升的积极因素,反而会变成腐蚀军队战斗力的消极因素。正如毛泽东主席所言,“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授衔时”。1.jpg

  授衔是一块试金石,它考验着每一个革命军人的人品和党性。授衔是我军指战员建国后面临的第一个考验,也就是能不能过好荣誉关。在战争年代,我们的父辈们经历了血与火的考验,闯过了生死关,不愧为英雄好汉。建国后,面对着授衔和不授衔,授高衔还是授低衔的问题,名与利检验着我军每一名指战员们的党性原则,他们绝大多数又闯过了这一关,在和平年代仍然不愧为是英雄好汉。

  首先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邓小平率先垂范,带头不授衔,特别是毛泽东、周恩来是我军的主要缔造者之一,他们都不授衔授勋,谁还敢争功?党性至此,无怨无悔。许多战功赫赫的战将们这时也与授衔失之交臂。比如李先念、邓子恢、习仲勋、薄一波、杨尚昆、程子华等同志曾经都是独当一面的将帅之才,这时他们进入了党和国家的领导中枢,无缘授衔。还有一批叱咤风云的战将,比如耿飚、姬鹏飞、黄镇、伍修权等进入了外交战线,只能为战友们喝彩。更有一批隐蔽战线的无名英雄,“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浪漫时,她在丛中笑。”毛泽东曾经跟我父亲讲过,等革命胜利了,要给情报战线的同志们授一个大大的奖章。但真正要授勋授衔了,因为工作的需要,这些同志们仍然坚守在隐蔽战线,默默无闻,甘当无名英雄。今天首映的这部影片特别选择李克农上将,韩练成中将作为他们的杰出代表,表明虽然绝大多数隐蔽战线的无名英雄没有授衔,但祖国并没有忘记他们。2.jpg

  还有许多功勋卓著的将帅们主动让衔,比如粟裕本可授元帅,但他辞帅为将;徐海东本当评大将,但他写信请辞;许光达得知自己被评为大将时,主动写《降职申请书》,徐立清时任军委总干部部副部长,正兵团级,本应评上将,但他考虑自己负责评衔工作,主动请求降为中将。“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据说,当时也有人嫌评衔评低了,周总理做他们的思想工作,很简单,没有说教,只简单的比较,“论战功,你们看看粟裕同志,他才评大将;论资历,你们看看萧克同志,他才评上将”,战功资历至此,谁敢来比,谁敢不服。

  而党组织也绝不亏待每一位为革命做出过贡献的人,虽然,徐海东多次请辞,但毛泽东主席称他为是“对中国革命有大功的人”,不能忘记他,仍然评为大将。李克农,虽然没有统兵打过仗,但他指挥隐蔽战线的千军万马,力抵千军,因此,仍获上将军衔。钟伟,四野一员悍将,屈尊少将,毛泽东亲自点名低职高配,任命为北京军区参谋长,相当于中将职位;1964年,毛泽东又请空军司令刘亚楼为国民党空军起义的领头雁刘善本留一个将军名额,说“刘善本是在我们共产党最困难的时候驾机起义的,不能忘记他”。什么叫公平、公正?这就叫公平、公正。什么叫用人唯贤,论功行赏,这就叫用人唯贤,论功行赏,首先要“唯贤”,关键要“论功”。有人说“共产党人没有人情味”,看看,这叫不叫人情味,这就是党性与人性的高度统一。这就是我党我军无坚不摧的用人制度,干部政策,这就是我党我军的凝聚力、战斗力。都说共产党军队和国民党军队最大的区别是,在冲锋时,共产党的军官喊“跟我上”,国民党的军官喊的是“给我上”。其实,国共两党的军官还有一个重大区别,就是在授勋授衔时,共产党的军官是有利便“让”,国民党的军官是有利必“争”。一个“争”,一个“让”;一个“给”,一个“跟”反映了两支军队的本质特征。3.jpg

  我看过许多将帅们写的回忆录。他们在回忆到1955年授衔时,没有一人沾沾自喜,居功自傲,反而各个都是诚惶诚恐,谦虚谨慎。他们在这一天首先想到的是那些为了革命牺牲的先烈们,他们认为自己是革命的幸存者,他们是在替自己牺牲的战友们接受授勋授衔,他们引用最多的一句话是“一将功成万骨枯”,面对金晃晃的将星,他们感到一份沉甸甸的压力,他们怀揣着一种敬畏之心,生怕对不起人民的哺育,生怕对不起党的重托,生怕辜负了战友的厚望。在授衔前,周恩来总理曾经征求“隐形将军”韩练成的意见,“若以国民党起义将领论,你官拜国民党的军长,可授上将衔;但若以共产党的资历论,你只能授中将衔。你是要上将还是要中将?”韩练成毫不犹豫,斩钉截铁地回答,“我要共产党员。”此言一出,掷地有声。此言一出,国共两党的将帅录中就同时出现了一个“韩练成中将”,虽然同为中将,但含金量不一样,人生坐标不一样。这就是共产党员的荣辱观,这就是共产党人的为官之道,为人之道。

  面对我们的开国将帅们,看看那些锒铛入狱和现在还不撒手的贪官们,何功何德之有?不知廉耻,跑官买官卖官,行贿受贿,丢尽共产党员的风骨和操守,死后还有什么脸面去见我们的领袖和开国将帅们?为了我们党的纯洁,为了我们党和军队永葆我们的底色、本色和纯色,我们有必要多拍多演《开国将帅授衔》这样的好电影。

  我想这部电影上映后,也许还会像其他宣扬主旋律的电影一样,遭到院线的冷遇,但影片上线的时间长短是暂时的,它宣扬的主旋律则是永恒的,就是人生的三个不朽,立德立功立言,以立德为本;做人做事做学问,以做人为要。4.jpg

  感谢中共山东省委宣传部,他们长期以来扶持培育主旋律影视文化作品,当电影《开国将帅授衔1955》被推送到山东省委宣传部时,在第一时间他们便出台文件,明确表示作为《开国将帅授衔1955》电影的联合摄制单位。同时,决定将此电影正式列为本省重点扶持十大影视项目之一,给予资金上和政策上的重点扶持,为该电影直接提供了强有力的基础动能。

  感谢中共浙江省委宣传部,以其高度政治自觉,及时精准捕捉了该部主旋律电影项目,积极热情地配合片方立项投拍。他们协助该电影争取来自国家层面的财政扶持,以资助该电影顺利推进。

  在此,向山东省委宣传部、浙江省委宣传部为该电影所做出的一切努力表示衷心的感谢!

  再值得点赞的是,该电影的全体出品方,他们明明知道我国红色主旋律电影每每在市场遇冷,明明已经预知这部电影的票房收益比不上国外大片、娱乐大片,但是东海电影集团、上海沅禾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山东慈恩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等出品单位,依然执着地砥砺前行,与唐国强、刘劲、王伍福、卢奇等一大批我国优秀的著名演员共同联手,立志将这部红色主旋律电影拍摄成功!我们向这群充满正能量的电影人致敬!

  最后,预祝《开国将帅授衔1955》这部电影获得政治效应,经济效应双丰收!


【编者按】作为中国影史首部集中展示众多开国将帅光辉历程的重大革命历史题材作品,电影《开国将帅授衔1955》以震撼视听和故事画面全方位地展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上首次授衔授勋仪式。罗援将军在《开国将帅授衔1955》首映式上讲话,讴歌了老一辈将帅在荣誉面前的高风亮节和磊落情怀。同时,震聋发馈,掷地有声的话语,为广大领导干部敲响了警钟,发人警醒,让人深思。讲话高屋建瓴,振奋人心。推荐阅读。编辑:李亚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