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加入书架

贩古画奇遇记

作者: 大川小溪 点击:1608 发表:2021-02-24 09:31:31 闪星:2

我朋友安力,少时失学违法碰海曾被捉,后来由某厂自动辞职在市场贩菜,再后于街头修打火机,浑浑噩噩,潦倒多年。今年竟任钢材改制厂厂长,兼做轴承买卖,前几日去黑河搞起中俄边贸。数年未见,今年春节前偶访之,见其家中四壁赫然列满各类书籍,言谈则口吐珠玑,满是哲理、财政、WTO。真真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我还是后悔当年书读得太少。”他喟叹着侃起自家早年趣事一桩,令人喷饭:

那年,我一杆子窜到一座古城,穿过上八辈修的破城门楼子,一溜儿两行明朝清代旧趴趴房,心里直门儿偷着乐。我是来买古画的。城越古这玩艺越多。

古画见过没?文物店满世界吊着:鸡狗鱼虾、山水树花,下面坠着擀面杖,签着诸葛亮孔老二什么的大名。听说关里土老帽们肥的流油——挖古墓挖的。芝麻,开门吧。一镐下去,那些破壶烂罐什么的,老外们“也斯““也斯”全包圆儿。当时我总纳闷儿:那又不是露着身子的维纳斯,能审出什么美来?当然数古画最值钱。

我出了西门穿过果园儿朝山里奔。

深山藏古画。山里人好熊,给个十块八块说句小话,在嗓子眼里塞个炮仗似的瞪瞪眼,没准儿秦始皇吕洞宾的画也买得到。

芝麻,开门吧……

村口有个老头儿在打盹。我叫,大爷。他努力了一个世纪,才睁开混了黄儿的半瞎眼儿。

我说,您老贵姓?他说,姓不太贵,姓包。噢,包大爷,您家有没有老年代画的破烂纸?

那老头儿混了黄的蛋清儿刷地清了,满脸褶子都挤着聪明说,俺知道那是古画,值钱,你等着,俺去取。说罢像只大山猫似的没了影儿。

半瞎眼儿神神道道跑回来,把我拽到柴垛背阴处,掏出一张脏拉吧唧的尿片子纸。

荷,这古画够古没的说!沾满5000年古老文明的烟尘水渍蜘蛛网。正中一个官帽带翅的黑脸老爷子,旁边是宫殿、武将和长角的狮子狗。遗憾的是没有国宝熊猫。回家后请谁画上一只,用尿泡泡撒些土搁太阳地里可劲儿晒,老外准蒙门,蓝眼睛都变绿喽。

这是俺太爷的太爷传下的镇宅之宝,他说。

你就说是北京猿人传下来的也白搭,你总不能像俺哥们似的,把衬衣撕去商标愣说是香港货吧?我做出一副割自己耳朵的样子说,唉,50元,我买了!

逗俺呀,一百八!他说。瘪腮帮子筑起铜墙铁壁。

就这破纸?我拎着画说。脸上进入极端瞧它不上、极端不想买的初级阶段。这画的是谁?李白、贾宝玉?电视上见过不是这模样。黑脸?包公!这半瞎眼儿也姓包,没准儿是唐朝包黑子给他后代传下的标准像。那可值银子啦!

一百八就一百八!我憋足了劲吼。

俺说是二百八不是一百八!他斜着眼说。

我一股火蹿出脑门。好,给你二百八。我说这凑过身,一把夺下画转身就跑。

后面那半瞎眼儿有什么愤怒的表情战斗的动作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死了爹似地嚷,小王八犊子,俺上公安局告你,你跑不了!

跑不了也得跑,可我跑不下去了,我觉得于心不忍与理不公。我回头给良心扔下50元。我像被狗撵的兔子四脚生风,比那回无证贩烟叫工商局撵还要玩命。火车是不敢做的,一口气跑到九寨村。进了个饭店点好菜刚要对自己表示衷心的慰问,忽然侦查到窗外有两个穿橄榄绿的!一猫腰我从后门拱进苞米地。翻山梁钻果园趟河汊……这古画可真够份儿!老外不拿3万美金没戏,还要加个出国绿卡!

下半夜我才战略转移到许家屯,钻进马车店听车老板儿胡嘞,什么蕨菜出口降价因为密封不严,什么谁谁发了财盖了小洋楼和老婆离婚了……我看着古画心里甭提多滋润。这回咱哥们儿要是发了……突然我发现古画下角写着个“康”子。难道这不是包公是位姓康的公?康什么?康有为?电视上也见过。对着灯光仔细瞅,“康”字下面影影忽忽还有个“德”字。那这是康德就是康有为的小名也有可能。比如电视中李白又叫李太白。反正不管包公也好康德公也好什么公也好,都是古人名气都不小也值票子。

听说车马店要查铺,我又英勇地战略转移到火车站上了车。没敢从大站下,拣小站南关岭下的车,沿着小路鬼鬼祟祟地凯旋而归。

回到家找了几个哥们儿,古画也没出手,他们都没倒腾过古画也不认识老外。我只好拿到文物店公价出售。

那天我特意穿上条纹白西服戴上金丝眼镜,像位挺有身份的港商去参加国贸谈判。

我庄严地朝文物店慢慢走去。

要价5万最低4万少了不干!

芝麻,开门吧……

三分钟后我就出来了。学问样子的老先生,只瞅了我那古画一眼,就笑眯眯对我说,这古画不太值钱,是满洲国康德年间印制的。

不过他也没让我太失望,说那画上的黑脸老头儿的确很有名,比包公、康有为名气大多了。

后来,好多哥们儿听了他的名字,都抱拳说,久仰久仰。他的名儿挺赫亮,叫“王爷”。

他的姓一般,姓“灶”。   灶王爷。

大家一定想知道这位朋友近况如何?最近见他,人也不显老,最大变化不爱白呼了,深沉的有些莫测。我问他最近做什么?他望着远方:“政府现在都在反腐败,买服务。我这些年学习积累的知识还管用,已经被政府招标,专门搞金属类产品质量评定。我这个证书可不是当年的‘灶王爷’,含金量高着呢,绝对货真价实。”

本网站作品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凡发表在网站的文章,未经作者本人授权,不得转载。

【编者按】这个世界上就有一些人不走寻常路,不学无术却想一夜暴富。这篇小说就说了这样一个人物,到偏远乡村想以低价购得古画,不想反被乡村老汉套路了。此君旧习难改,依旧口里跑火车,可叹可笑。推荐阅读。编辑:梁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