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加入书架

第六十九章、胜利会师在山巅

作者: 黄爱民 点击:189 发表:2024-06-12 15:03:42 闪星:2

       话说六连在一个山腰凹部的地盖沟里发现了敌军隐秘的一个指挥部,经过上报军指转交情报部门确认,这里的确是敌军一个团级单位的前指。当六连连长王简带人赶到这里的时候,狡猾的敌军指挥官显然已经感到我军的攻势凌厉,天险不险,铜墙不坚,于是三十六计,走为上上策溜了。

       最先杀到这里的三排排长童辉三排捡起地上还没有熄灭的烟头递给连长王简分析道:“连长,我看敌人很可能刚刚逃跑不久。但是既然这里是敌军的团前线指挥所,那么附近的山岭里一定还有敌军的火力点在埋伏掩护。只是他们没有想到我们会这么快就杀到这里,而且……他们应该还没有发现我们已经包抄了他们的指挥所。如果附近的敌人知道或发现他们的指挥所遇到危险情况的话,那么他们就一定会用火力支援,而我们就可以乘机弄清敌纵深火力点的位置。”

       王简诡异地笑笑:“你小子现在也有点肖鸣的味道了啊,越来越鬼精了。好吧,你快去布置吧。”

       童辉心领神会地对熊家壮耳语几句,他嘿嘿笑着带领两名战士走了。王简挥挥手,让所有战士都到敌军火力打不到的死角和盲区悄悄隐藏起来。

       童辉指挥三排开始引蛇出洞的好戏了,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在差不多的同时,九连也即将展开另外一场“赶蛇出洞”的连环戏,实在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当一切准备就绪后,童辉对着已经运动到指挥所简易大棚的三个不同方向准备点火的熊家壮等人发出手势,同时示意三排其他战士准备开枪。一切准备就绪,熊家壮他们三人迅速点燃了指挥所,然后马上撤离躲藏,接着三排其余人员纷纷举枪对着天空一阵猛烈开火,顿时山谷里响起了爆竹般的枪声,而且听枪声还非常猛烈,效果不错,王简等人躲在远处看的一个个都露出笑容来。

       果然,敌人上了当,四周山上的火力点闻讯拼命地朝盖沟方向射击。躲在暗处的王简等人迅速观察敌人的火力部署,随后他向全连发出命令:一排在保护好自己的前提下,与敌军保持对射状态,以进一步牵制和吸引敌人;二排向南侧迂回包抄,切断敌军退路;三排分两个路向东西两侧运动,沿岩壁攀登,形成队敌军的合围。

       在一排强大火力掩护下,二排开始向南侧开始迂回包抄,童辉则带着三排八班作为第一战突击组悄然攀上了圆顶山一看,乖乖好家伙,逮着大鱼啦。

      原来这里竟然还隐藏着敌军一个炮阵地,只见敌军的六门八二迫击炮巧妙地伪装在茂密草丛中,而炮口方向正在对着从山头向山坡延伸下去。童辉暗暗想:如果这个暗炮阵地没有被发现,到了最关键时候他们突然开火的话,这样的杀伤力无疑是巨大的,而且居高临下,覆盖面也非常大,难怪前几波部队伤亡大,没有拿下侗江高地,的确是易守难攻,可是今天嘿嘿……

       想到这里,童辉观察了一下对面已经攀岩就位的两个班战士,掏出了一颗手榴弹晃了晃,所有人顷刻明白了,纷纷掏出手榴弹拧开了盖子,就等着排长的指示了。童辉一看时机成熟,拉出了导火索,做着“三二一”延迟几秒的手势,“噗嗤……”几十枚手榴弹冒着青烟,随着童辉高呼一声:“打!”一股脑儿砸向了敌军的炮阵地。

     “轰轰轰……”随着手榴弹的爆炸声,敌军正在对着着火大棚进行火力支援的三挺重机枪和六门八二迫击炮、四门六0炮以及火箭筒、重机枪等武器组成的暗炮阵地,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被端上了天。敌人做梦也沒想到居然有人已经摸到自己的脑门上了,转瞬间就全部报销了,而主攻的三排这回无一人伤亡,干脆利落,阵地上除了被炸毁的炮火外,还有横七竖八十多具残缺不全的尸体。

       王简兴奋地让报务员马上向指挥部报告:六连已经拿下侗江东侧主峰到达山顶,还消灭敌军一个暗炮阵地,请求下一步指示。

       与此同时,三营九连也乘胜出击,攻打通往西翼主峰的最难啃、也是最后一道坚固防线——侗江南岸两条山腿和公路北侧的尖嘴山。根据战前情况显示,这里是敌204团的核心防御地段。该工事十分坚固,火网层层密布,设防异常森严,确是易守难攻之地,正如它的名字一样,是一颗卡在通往我方山峦群峰的锋利钉子。连长黄灿苦苦思索着:从防御阵势上看,敌人两侧的火力都对着山谷里的这一条野战公路。而在他们看来,我们急需尽快打通这条公路,扫除通向西峰的最后一道障碍,而硬攻肯定不行,伤亡太大不说,还完成不了与六连合围主峰的任务,除非调动坦克部队开道,采取机步混合通行的方法,但是现在这个显然行不通,时间上也根本不允许。那么还有没有其他办法呢?他一再告诫自己,要冷静,再冷静,办法一定会有的。

      这时步话机里传来刚刚率队突破敌人第二道防线的副连长郑光平请求通话的声音,黄灿拿起步话筒,郑光平乐呵呵地说:“连长,刚才三排排长袁朗明提出一个主意,我觉得不错,他说要是从山上绕过去,不仅灌木丛生、荆藤密布,进去了很难摸得出来,而且时间也不允许,他建议能不能由我们三排主动对敌军进行炮击,把固守掩体和掩蔽部的敌军赶出来揍,这样的话是不是……”

       哎……黄灿眼睛一亮,这倒是一个大胆的想法,用火力把敌人赶出来,这叫引蛇出洞,不!这应该是赶蛇出洞,对,就这么干。他心里一阵激动,对着话筒说:“这招成功给三排长记首功,副连长立即行动,动作快。就这一锤子买卖了,把你们带去的炮弹全部打光,绝不给敌人一点喘息时间,必须一下子把他打蒙,快快!”。

      不出两分钟,三排携带的两门六〇炮开始呼啸而过,对准山峦两侧敌军的掩体和掩蔽部连续实施精准打击。突遭火力打击的敌军在慌忙中乱了阵脚,各自为战胡乱放射,而九连由连长黄灿和副连长郑光平分别率领的两支队伍,也随着火炮一起从南山西北两侧开始迂回运动。敌人做梦也沒想到我军竟然会采取空中火力打击,两翼包抄合围的战术,把他们逼入十分难受的境地。他们想射击,工事前的窗口已经被我军的炮火打击炸塌了,又不敢露出脑袋,那就必死无疑,因此只好把枪伸出掩体一个劲地抠扳机,无数的弹头就这样被浪费在广阔的天空里。眼看我军已经从两翼向这里进攻了,敌人一下子乱了,赶紧想逃跑,却被他们自己架设的层层铁丝网挡住了出路。敌人绝望了,乱作一团。九连官兵铆足了劲,对准铁丝网前仍在做最后挣扎的敌军一顿猛烈射击,敌军一个个歪歪斜斜地挂在铁丝网上。

       扫除最后一道坚固障碍,连长黄灿兴奋地对步话员说:“向指挥部报告,我连已经解决敌军最后一道防线,正全力向西侧山顶冲击,力争尽快与六连在山顶会师。”

       九连一鼓作气,兵分两路向盘踞在尖嘴山上的敌军发起最后总攻。山上敌军居高临下看清了山下坚固防线被攻占的全过程,而且得知东侧峰线已经被我军打破,军心早已涣散,根本无心恋战,而我军则士气正旺,一股嗷嗷叫的霸气彰显无疑,进攻势不可挡。刚刚占领东侧山峰的六连也主动向他们运动靠拢,剑指西峰,很快两个连队就完全攻占了诺那拔高地。制高点一拿下,侗江高地马上成了一座无援的孤点。我军一团其余各部乘胜进击,势如破竹,侗江天险神话彻底破灭了。

       军指挥部里的胡又权军长得到古建军参谋长打来的报捷喜讯,仰天长舒一口气,一拳狠狠砸在作战沙盘的边沿,大声喊道:“好,壮哉,我英雄的一军将士们,马上上报军委总部:一军上下全军用命,浴血奋战五天五夜,拿下侗江高地,后患已除!另外,以我和政委的名义,通令嘉奖全体参战官兵,为所有有功人员请功!”

本网站作品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凡发表在网站的文章,未经作者本人授权,不得转载。

【编者按】 这一章主要讲述了两支部队攻坚克敌的过程。六连三排引蛇出洞,使敌人的掩藏活力暴露出来,一二三排联合作战,把敌人的炮兵阵地炸飞了天。同时九连也乘胜出击,攻打通往西翼主峰的最难啃、也是最后一道坚固防线——侗江南岸两条山腿和公路北侧的尖嘴山。他们“赶蛇出洞”,把一个个敌人消灭在铁丝网前。最后,六连和九连两支部队顺利会师,完成了上级交给的艰巨任务。胡又权军长得到捷报,仰天长舒一口气,他要为所有功人员请功!推荐阅读。编辑 宋同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