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加入书架

第四十一章、连队牛人

作者:黄爱民 点击:298 发表:2023-11-09 10:30:19 闪星:4

  日记:一九八零年三月二十二日

  晴天

  今天是星期六,我们没有什么事情,于是提笔写下这篇日记,由于很久没有写了,因此,觉得没有什么好写的。究竟写什么呢?让我想一想。对!我想是应该很好的回顾一下自己到农场一个月来的各方面情况。

  首先在我们新兵来到这里的第一天晚上,连里召开欢迎新兵大会,我代表新兵在大会上发了言,表示了我们服从组织分配,安心农场干革命的决心。

  由于老同志的信任,我担任了我们二排的团小组长,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新的课题。参军前在学校也没有做过这种工作,但是这不要紧,既然大家相信我,那我就尽力而为。

  连队革命军人委员会改选,我被选为宣传委员,这项工作虽然以前曾搞过,但那是在学校,现在是在部队,因此我首先要了解部队的火热生活,根据新的情况,紧密配合当前的国家大事,起到鼓劲和宣传作用。

  可新的难题今天又摆在我的面前,根据工作需要,我又被选为连队团支部委员,不是搞宣传工作,而是文体委员,这对我来说又是一个新的课题。以我个人之见,就是搞好文艺体育活动,使连队生活尽可能丰富多彩。总之,我要虚心向老同志好好学习,在工作中边学习、边进步,争取把各项工作做好。


  的确,就如我的日记中写的那样,自从下到团后勤农场连后,我很快就在新兵中脱颖而出,又是代表新兵发言,又是出黑板报,风头出尽,接踵而来的是各种职务的堆积,虽然在今天看上去很傻,但是对于一个刚满二十岁的新战士来讲,是很大的鼓舞。

  那天欢迎新兵的晚会上,我自告奋勇带领全体新兵给老兵敬礼给连队首长留下了很好的第一印象,随后代表新兵发言也显得大方而精神,就凭这两点足够我出风头。

  出彩的是出黑板报,本来也没觉得什么新鲜,可让新兵连一个班的战友杜志高和徐昌一番神侃,一下子搞得我好想真的本事不得了。当然最好也证明我不是水货,这玩意的确有两把刷子。这下算是折服了全连,不仅是连长、指导员把我当成宝贝,而且无论从排里、到班里都对我刮目相看,觉得我是个人才,对我的态度也大不一样,尤其是我们班长,整天以见到我就咧着嘴乐呵呵的。

  年轻的我就像过山车一般的从新兵连被发配到农场种田,情绪跌入谷底,然而凭借着到达连队后的出色表现,如今突然成了连队的红人,这巨大的落差让我心态慢慢发生了变化,感觉有些牛气。

  这不,排里选举团小组长,原本和我这个新兵蛋子没有一毛钱关系的事,当全排团员集合在宿舍,每人自带小凳子以班为单位一字纵队就坐后,我虽然人端正的坐着,可压根就没有听到排长讲什么。当各班班长开始推荐自己心中心意的人选,和想象的差不多,基本上都是各班的副班长或老兵。莫排长用眼光扫视了一眼大家问:“还有别的人选吗?”,说完用手指着我们这些新兵团员说:“你们新兵也发表发表意见。”

  新兵们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开口,忽然四班的徐昌举手问道:“报告,新兵能当吗?”莫排长点头道:“当然,凡是团员都有资格被推荐。”徐昌大胆地说:“那我推荐五班黄爱民。”

  我?当听到徐昌嘴里蹦出我的名字时,我浑身一震,怒目瞪了一眼这小子说:“你开什么玩笑,这是选举,严肃点。”

  徐昌有些委屈地说:“我没有开玩笑,我是认真的。”我们班谢副班长站起报告说:“我同意小黄当团小组长,理由是他年轻、有活力,有能力。”

  我奇怪地望着副班长,不知他葫芦里买什么药。

  莫排长笑眯眯地问:“怎么样,老兵们,咱们打破常规,就选新兵当这个团小组长如何呀?”

  我们班长第一个举手表示赞成,其他班的老兵也都点头说:“同意,没意见。”于是,我的莫排长带头鼓起掌来,全体战友都纷纷起立向我鼓掌。我实在没有想到会让我当排里的团小组长,虽然也不是什么官,但是这里凝聚着包括排长在内的战友们对我的信任,我无语地走到莫排长身边,向战友们敬礼,原本挺能说的我,只说的一句话:“谢谢战友们的信任!”

  没想到的还在后面,不久连队团支部改选,我的名字又一次意外地出现在候选人名单里,看着名单里除我以外全部都是老兵的名字,我知道这大概就是找一个垫背的,差额落选的一定是我这个新兵,这个我懂。

  然而选举结果我还真不是垫背的,我不仅当选了,票数竟然还挺高,排在第三,团支部经过分工,我当选宣传委员。哦,我的天,我都有些坐不住了,我觉得自己有些飘乎乎的。这不,会议一结束,当几位新战友围在我身边向我祝贺时,我牛哄哄的告诉他们,小意思,我从初中开始就是班长、红卫兵排长,暑假期间还是我们部队子女组建的学生连连长,这点算什么。我的话正好被路过的顾指导员听到,他一言不发的盯着我看了一会,什么也没有说就走来,但是我却从顾指导员的眼神里看到了担忧和疑虑。

  事情还没有完,在接着进行的连队军人委员会选举中,已经在连队颇有名气的我又当选了,这叫啥,人的运气来了当也挡不住,没办法,又不是我自个儿要当的,都是大家投票选出来的,是民意。

  自打我接二连三的当选连队的各种组织的成员后,我虽然想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外露,我记得顾指导员看我的眼神里有话,我想要拿出点水平来干点啥。

  既然我又是团支部宣传委员,又是军委会的文体委员,我就从我的职能开始策划,闹点动来证明大伙选我没错。

  从小长在军营里的优势使我很快就想起了每年新兵下连队后,都会组织开展各种文体比赛,以帮助新战士尽快融入部队火热的生活。我提出进行一场新老兵之间的篮球、乒乓球对抗赛,得到担任团支部书记的一排长朱楚良的支持,也得到以一班长张建国为首的老兵们的积极响应。

  我把新兵中会篮球和乒乓球的分成两个队,重点是篮球队,这是集体项目,必须靠整体配合,我把篮球打得好的主力队员集中练习交叉掩护、定点投篮、跑动传球、传切与突分等技战术动作。之所以我会这些篮球的训练动作,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在部队大院,我们这些男孩几乎从小就是看着那些当兵的和比我们大的哥哥们打球长大的,部队每年都会进行各级篮球比赛,到最后集中的师部进行决赛,父亲们经常带我们去球场看球,我早已烂熟于心;二是我哥哥从中学起就是学校篮球队主力,高中时还是校队队长,我经常坐在场边,看管着哥哥的衣服,等哥哥打好球一起回家。以后哥哥到农村插队又成为当地县农民篮球队的队长,每年暑期我都会去哥哥插队的地方看哥哥打球,久而久之,这些赛前的常规训练的技战术动作我基本上知道。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见猪跑吗?我就照葫芦画瓢,像模像样的组织主力队员进行移动传接球、跑篮等常规训练,还从文书沈月根那里弄了一把哨子,掐腰站在球场中央,大声吆喝着。呵呵,还真想那么回事,连那些老兵都到球场看我们训练。于是,我更加严格的训练他们,拍着手大声喊着:“快、快,跑动,掩护。”新兵们也嗷嗷叫着更加来劲,这叫啥,首先在气势上压倒老兵。

  一班长张建国马上看穿了我的意图,对我会心一笑,带领那帮老兵到另一片球场也摆开了架势,新老兵之间的赛前较量就此拉开帷幕。

  那段时间我可真忙的不可开交,上午训练篮球队,下午训练乒乓球队两支新兵球队在我的主导下,一切都井然有序,我的组织才能得到了进一步体现,我不但赢得了老兵们的尊重,更树立了新兵中的绝对权威。

  比赛如期举行了,首先是篮球的三局两胜制,我毫不客气的出任新兵队的主教练。第一场一上来我们就被老兵打的稀里哗啦,到下半场我对新兵战友们说:“大家别老想着要赢球,人家是老兵,输了他们丢脸,赢了咱也没什么光彩,包袱在他们那里,你们急什么?没看见那些老兵一个个虎视眈眈的,说明他们心里比我们紧张。”,果然,放下想赢怕输的包袱后,我们新兵越打越好,不断缩短和老兵的差距,最后虽然还是输了,但是我们却赢得了所有老兵的尊重,我笑眯眯的上前和一排长朱楚良为首的老兵握手时,朱排长晃动着手说:“不错,你小子还是个多面手,主教练当的有模有样。”

  戴连长和顾指导员也在相互交换意见,正好被我听到,戴连长说:“咱可是捡了个宝贝,这小子很有培养前途,是个好兵苗子。”,顾指导员点头道:“嗯,是很出色,但是恐怕留不住他。”经过一段日子的磨合,我的心里已经变得坦然了,我还真心喜欢上了这个被人看不起的农场连队。

  虽然最后我们连输两场,零比二,但是这不重要,我们已经让老兵们看到了我们新兵的团结向上的精神面貌。然而在乒乓球比赛中,我亲自上阵打头阵,率领新兵队干净利落的将老兵挑于马下,我又趁热打铁,相继组织了排与排之间的篮球比赛,引发了体育热,还招来其他部队的上门挑战,连队的群众体育红红火火的开展起来了,我的知名度也随之外传,我成了连队名副其实的红人。


【编者按】自从下到团后勤农场连后,我很快就在新兵中脱颖而出,被推选为团小组长、连队团支部宣传委员、连队军人委员会、军委会的文体委员,为干好工作,不负战友的重托,我提出进行一场新老兵之间的篮球、乒乓球对抗赛,上午训练篮球队,下午训练乒乓球队,我的组织才能得到了进一步体现,我不但赢得了老兵们的尊重,更树立了新兵中的绝对权威。编辑:李亚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