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加入书架

第92章 栾蓓儿

作者: 石佛 点击:850 发表:2021-12-12 09:37:37 闪星:2

  黄化愚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心烫的架势,他想顽抗下去,然而,他又幻想得救。他不知道掌握他的命运的人会不会救助,思来想去他似乎明白了,最后,他的防线崩塌了。他说:“我也别废话了,我刚才已经告诉你们了,他死了。你知道什么,我不隐瞒什么了,我要如实交待。反正左右我是死罪!”

  “哎,这才是明智的。你不要傻了,你为他们卖命,关键时刻他们还要你当替罪羊的。你可以立功折罪。”

  “这样吧?局长,你给我提示一下,我这脑子乱了。”

  “一个日记本。”

  “一个日记本?噢,好吧,他们不仁,休怪我不义了。”

  “刘朋友有一本日记你知道吧?谢家良临死之前在遗嘱上交待了,日记本让你拿走了,你曾经私自搜查过刘朋友的家。请你把他日记本交出来吧?希望你将功赎罪。”

  “他胡说,谢家良让我送给了猴子。那本日记本在猴子手里。”

  “猴子?谁是猴子?请你说出他的真名实姓好吗?”

  “就是马孝礼。说白了,刘朋友就是他授意的。谢家良曾给我看过他的手令。他交给了谢家良,而谢家良把任务交给我。现在我交待。最后他交待了那两张纸条的藏匿处。当然还有想不到的一些罪恶活动。其实,我早晚是个死,我杀了刘,后边的人没有杀了,我已经很幸运了。我知道我的一切都撑握在谢的手里。”

  “啊,是他。尽管事前有种种预感觉得是他,可是,当从黄化愚口中说出来,她还是感觉震惊了,他可是梁玉市的决策人物,他怎么蜕化变质了呢?章秀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你说交给他了?有什么证据?他若不承认怎么办?”

  “我有和他谈话的录音以及他多次与谢家良谈话的录音。我还有他们如何贿赂刘朋友,给刘朋友栽脏陷害,最后杀人灭口的全部材料。”

  章秀尊与梅利锋对视了一下,他们长吁一口气。这是章秀尊发现栾蓓儿的脸色蜡黄,渗出了一层汗。她摸了一下栾蓓儿的手:“哎呀,你的手这么冰凉?利锋,你看她?”

  “栾蓓儿,你怎么了?”

  栾蓓儿睁大眼睛,努力咬着嘴唇,颤抖地说:“我没事儿。黄化愚,这是你的口供,你看一下,没有问题你鉴字吧?”

  “好的,我签字。我知道,早晚是个死。可我不想死得稀里糊涂。”

  “不,你还算一个男人。”

  “男人,什么男人?我连狗都不如。不是有人打伤我,恐怕栾蓓儿也倒下了。现在我向你道歉。”说着,黄化愚跪下了。

  “算啦,都过去了。”

  栾蓓儿把记录材料交给章秀尊之后,她立刻站了起来,但是,她没站稳就晕倒了,幸亏梅利锋手急眼快,一把揽住了她。栾蓓儿真的昏了过去。

  “快,送医院。你等着,我去叫车。”

  章秀尊知道栾蓓儿昏倒的秘密,她曾与马孝礼有过一段美好的日子,她也曾不在乎自己,她顶着多大的压力和他约会呀,她为他贡献了青春,付出了真心,没想到自己一度倾心爱慕过的人,竟然是个十足的骗子,单纯的栾蓓儿觉得上当受骗了,引起了她强大的心理反差,她怎么会承受的了这种打击呢?人”真是知面知人不知心啊。可怜的栾蓓儿。

  在医院里,梅利锋看到了栾蓓儿的日记:大慨意思是,栾蓓儿对于马孝礼的失望不是一天两天了,她脆弱的心性不敢直面他。只好忍辱负重。寻找时机,真是苍天有眼,她意外地碰上了梅利锋,她从内心里佩服他,对他充满了幻想,并暗暗发誓将自己的终身许配给他。跟着这样的男人你永远不会担心,永远充满安全感。

  梅利锋一阵感叹,没想到她的心那么善良,不幸的姑娘,我们认识太晚了。如果我早知道你深陷痛苦之中,我会勇敢地站出来,毅然决然地救你,不让你一个人承受恐惧。

  章秀尊自从与梅利锋那次谈话以后,心里一直不能平静,她不相信梁玉市城真的潜伏着巨大的贪赃枉法者,原来马孝礼浮出了水面。他给人们的印象不错。每次开会讲话头头是道,极富有逻辑性、鼓动性、哲理性,具有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理想主义色彩。满口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他能活学活用,立竿见影。台上握手,台下踢脚,笑脸虎,杀人贼。人们明白后,真是失望的不能再失望了。

  马孝礼在被异地关押以后,终于供出了谢家良,谢家良临自杀之前听线人说发现了刘朋友的日记本,而马孝礼一听日记本的事儿,他完全瘫痪了。谢家良只能选择死,这是最好的归宿。不然,他要受到人民的审判,他是以制服坏人而闻名的一个公安局长,如今做了阶下囚,这是他不能接受的,于是他在地下俱乐部选择了一间房子,穿好了寿衣,把自己整理的很干净,然后躺在床上,他吞下了三百粒安眠药。平静地结束了生命。有人说吃安眠药是不痛苦的,其实,不痛苦他能够寻死吗?

  由于章秀尊向省检察院汇报了情况,案情终于拨云见日,后来马孝礼被省里实行了“双规”。查出他贪污受贿两千多万。已被司法机关正式逮捕。因为刘朋友发现他有经济问题,一直在追查马孝礼,因此他怀恨在心,后来又改变策略贿赂刘朋友,然而刘朋友拒绝了。从此,马孝礼怀恨在心,无论如何也要除掉他的心头之患。后来马孝礼又加大了筹码,聪明的刘朋友把巨款存入银行保险箱,一叠钞票下面是一封遗书,说明了他可能被杀的危险以及他所掌握的证据。他肯定的说,如果有一天我身遇不测,一定是马市长所害。这些巨额现金上缴国库。我有一种预感,总拖着,不给他一个交待,他定会狗急跳墙。我是无所谓的,我要让他知道,贪污受贿必须治罪。如果我死后能够换来罪犯们绳之以法,我会含笑九泉的。别了同志们。(尽管有人不愿叫同志了,喜欢被人称呼先生或小姐)别了,我深深爱着的城市和亲人们。我没有做过亏心事,我就是有点儿认死理,而被一些俗人看来是死理的事儿就是人民所需要的真理。

  活着的和死去的人,都让人们想起,一个是恨,一个是爱。一个是你做了什么有利益人民的事,一个是你做了伤天害理的事儿。

  虽然我们人类也是动物,但毕竟是一个高级动物,那么就和真正的动物有着本质的区别,人应该做人的事情,不应该像动物一样互相残杀。

  马孝礼给人们留下了许多疑问,人们正街谈巷议之时。省里直接派下人来了,新的领导上任就宣布了马孝礼时代的彻底结束。那一天他的脸色失去了光彩,像个紫茄子,霜打了似的垂下了头。梁玉市的人们在电视屏幕上看到了,随后有两个武警给他戴上手铐把他押上了警车。

  梁玉市通过人大会议选举了市长,随后召开了表彰大会,分别嘉奖了有功人员,给章秀尊记二等功并提拨为检察院副院长。栾蓓儿为反贪局犯罪科科长,特聘任梅利锋为公安局副局长。

  侯亦信市委书记和新上任的市长先后到医院探望了栾蓓儿,同时希望梅利锋早日上任。为梁玉市的改革开放带来的巨大变化真正的保驾护航。然而,梅利锋拒绝了,他的任务是到全国有名的医院去治疗栾蓓儿的病,什么时候治好了,他什么时候上任。市委已经决定,医药费完全由市政府报销。

  栾蓓儿如梦初醒,她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格外懊悔,懊悔的极致是导致了她的疯狂。她只能住进医院,每天陪着她的只有梅利锋。

  栾蓓儿是美丽的女人,但是,美丽的女人不见得就有美丽的命运。是的,她应该清醒了。

  人的命,天注定,胡思乱想没有用。面对现实,忘记过去。梅利锋这么劝她,每天陪着栾蓓儿,他表现出极大的耐心,他相信她会好起来的,不管付出多大代价,一定要陪伴着她。多么美丽的女人,命运如此坎坷,他要呵护她,让她生活起来,健康成长。这个世界因为爱着才美丽,才让人无限热恋。

  梅利锋耐心地劝着栾蓓儿,“算了,你以后变得聪明起来吧。”然而,不管梅利锋说什么,栾蓓儿就是没反映,她的精神受到了刺激,神志一会儿清醒一会儿游离。她真的像精神失常了。说哭就哭说笑就笑,喜怒无常。完全丧失了一个正常人的思维。她的病要由梅利锋来照顾。

  设身处地的想一想,想透这件可恶的事情、可怕的经历,怎么就没有看透他的真实面目呢?一点儿自己的思想也没有,她想倾诉,可她什么也说不出来,是的,我还能说什么?就像与情人偷情丢了钥匙进不去家门,面对丈夫的追问,她怎么回答?你总不能供出自己的背叛与失贞吧?无处倾诉,这便是一种痛苦,无法安慰的痛苦啊,无法愈合的伤口啊,不流血但永远疼痛。

  (结束)


本网站作品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凡发表在网站的文章,未经作者本人授权,不得转载。

【编者按】当听说谢家良已经畏罪自杀,黄化愚心理防线崩溃,他知道不会有人来救自己了,他交待了马孝礼贿赂刘朋友,和谢家良安排暗杀及他们一系列犯罪的重要证据。听到马孝礼这些铁证如山的罪证,栾蓓儿当场晕倒。马孝礼被双规,章秀尊立二等功升任副检察长,栾蓓儿任反贪局犯罪科科长,梅利锋特聘为公安局副局长。梅利锋表示自己要带栾蓓儿去全国各大医院求医,治不好爱人的病他就不上任。市政府表示报销所有医药费。推荐阅读。编辑:大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