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加入书架

【20年】我的网络情缘

作者: 王希萍 点击:2638 发表:2017-12-25 14:44:34 闪星:11

webwxgetmsgimg.jpg

  网络是虚拟的,情感是真挚的,走网络文学之路,处处见真情。网络很神奇,足不出户,方寸之间,却连着天南地北。虽不能谋面,却能隔屏相望,感天动地。多少个夜晚,我在灯下轻击键盘,抒发胸怀,写文交友,丰富了生活,增添了乐趣、收获了友情与网络写作技能。


  一、隔屏见真情

  说起我的网络情缘,不能不追溯到新浪博客。2010年底,我在战友的激励下,在新浪网开户安了家。那时的初衷,只为找一方练笔天地,完全没料到网络也有真情。记得第一个来我博园的是一位复转军人,他的网名叫“萧然”,我以为是女博友,便热情洋溢地跟他交谈。他给我留言:“开辟一块园地,种植美好心愿,将饱满的热情,营造成春天!”并热情地给我介绍基本常识,告诉我如何将文字搬家。一番自我介绍后,方知他原是个西北汉子,转业留在深圳。后来他还专门为我发表博文并题诗《平和从容》,他的诗大气磅礴又浪漫柔情,我很欣赏。

  我写文章原本没有章法规矩,常常有语法、标点符号的问题及错别字,自己却浑然不知。一个叫“在陋巷”的老知青,对我帮助非常大,他对我的文章每篇必看,每看必究。我知道他出过两本书,都是自己编辑修改。我看他有职业习惯,更有编辑修改能力,索性“特聘”他为我的专职编者,每次写完一篇博文,就通知他“请批改!”并以熟人而自居、不讲理地硬性规定:以后不管有多忙,我的文章你都必须承包批改。

  在新浪我很快结识了许多才子才女,他(她)们大多文章都很吸引我,并从中学到了很多写作知识,提高了我的写作水平。我把写博与交友当成每天最大的快乐。我的博文也越写越多,越写越好,涉及的内容也越来越广。还时有文章还被推荐到新浪博客首页。记得第一次获“荐”是一个大雪纷飞的早晨。我照常打开博客,忽然被铺天盖地的来访者、一千多的点击数吓蒙了,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怀疑电脑中毒了。后来才看到通知:我的文章被推荐到新浪首页了。我迅速点开新浪首页,果然“平和”大名赫然在上,那篇博文的最高点击率达2368。现在我的博客等级已达到18级。来访者远超22万多人次,关注者有850余人,有些博友已成为现实生活中的知音与好友。 

  2011年秋天,我最疼爱的霞妹病了,医生宣判妹妹的生存期仅为一年。一时间我整个人被击垮了。我停了博客,疯狂地奔波于各大医院,想从死神手里夺回妹妹。博友纷纷来访看望我,才子“冯牛”及时送来安慰,还写专题博文为我妹妹祈祷。然而我们无力回天。在我痛失手足的时候他又让身边的朋友来安慰我。其中就有上海的“娟子”。善良的娟子见我痛不欲生,忍不住陪我伤心落泪,并让我把她当成亲妹妹,给了我心灵上的慰藉。从此我们姐妹相称,一直保持往来到现在。

  也就在这时候,我认识了生活的强者“小泥儿”。通过“纸条”聊天我知道小泥儿肩上的压力山大。她曾历经坎坷和磨难,但她没有被压垮,而是挺起腰板,《让自己活成一束光》,在寒冷中温暖家人、在黑暗中照亮自己前行的道路。我们两互为欣赏、互为安慰、互为帮衬,并私定终身——永结姐妹。还有很多博友都来我博客,劝慰我,鼓励我走出阴影。

  在最伤痛的时候,我有幸在新浪网络认识了格格姐,并通过她走进了会声会影培训班。军事化的管理、系统性的授课、神奇般的制作示范,都深深地吸引了我,转移了我的注意力,转嫁了我的悲伤。最让我感动和感谢的是罗明天老师,他无偿授课、无私奉献,把他所学的知识和技能全部传授给了我们。在他的引领下我们获得了初级班与中级班的毕业证书,并继续向高级班进修,让我们这批退休无业人士很快掌握了“高科技”,成为各自生活圈里的佼佼者。制作的音画视频成为新浪网络里的一道靓丽风景线。罗老师不仅聪明多才,幽默风趣还善解人意,热心助人,同学的电脑或软件出现问题,第一时间都会在群里“紧急呼叫罗老师”。他非常理解我思妹之痛,指导并帮助我制作了两部音画视频《西北之行》、《望月思远》,让妹妹在视频里得以重生,了却了我的心愿。

  和大多博友虽然不曾谋面,但经过几年的网络学习、交心,我们已不知不觉已成生活中的朋友。这里有热心助人的新浪摄影俱乐部的曾湘敏老师,有无私助我的吹口琴高手、年轻的“跑步者”,有真诚待我的原部队指导员“蓝天”,有在我伤感、郁闷时,在我生病休博时,他们都会及时关心、问候我。在我生日快乐时,他们会写文、作诗、做图片、制作视频,送来真诚的祝福;也不乏有仰慕者赞美我为多才多艺的“女神”,我常常被爱包围着、快乐着。而我也曾写过《恬淡静美郁芳菲》赞美身为大学教授的“恬静”,写《锦瑟天香沁芳菲》赞美四川美丽的女教师“梦儿”,还为山西诗词学会副会长、知名才女“蕾怡”制作了音画视频《晓云秋语》。


  二、难以忘怀的祈祷

  博园已成为我的精神家园,博友成为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然而看到他们当中有渐行渐远的背影,我会伤感。特别是好友因病去世,我会伤心落泪。

  2014年4月28日清晨,我收到了一张纸条:“沉痛告知:亚枚今晨去世。”啊!寥寥数字,让我顿时心痛泪涌,我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亚枚是个和我妹妹一样大的漂亮女兵。她在得知病情的那天,曾写博文说:咱中大奖了,居然成了癌症病患者,真悲催呀,哇啦哇啦,需要泪奔一会了。 还有5个月?我呸!先立个新目标,争取6个月,然后再确定下一目标。她非常乐观坚强,一直与癌症顽强抗争着。半个月前她曾给我留了个纸条说:“今日住院,回来再拜访!”我便以为她是照例去住院化疗,疗程结束马上就回来的。但迟迟不见她有任何消息,这不像她的习惯,我就去她博客里探望,竟发现她留有寥寥数字:“各位亲们,咱的病情医生已无回天之术了,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鼓励,希望能有再回来的那一天,祝大家一切安好!再见!”……

  见此文,我顿时泪如泉涌,她关闭了一切点评,我后悔没向她要个电话,只好发博文大声呼唤:亚枚:你在哪里?你快回来!然而等来的却是她已告别人世的消息。我好心痛!同时想到了她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父母及他们的失女之痛。我多方打听,终于联系上了亚枚父母。到他们的博客送上安慰与问候。现在又建立了微信联系,我仿佛替亚枚把二老留在了我的身边,看到他们二老健康快乐地生活,我便放心、开心了。

  说到网络我不能不写振华,他和清清是同事,又都是我的好友。他们都曾在军工战线上工作。振华从最普通的配送工做起直到总经理职务。但他始终谦虚,像个和蔼可亲的大哥哥。他最喜欢他的孙女糖糖,我就在他博客里找糖糖的相片,定做了音画视频送给糖糖生日贺礼。他知道我喜欢音乐,就特地找了两首青岛方言的歌曲,放在博客里,让我去听。知道我爱吃海鲜,就对我说:你要是来青岛,我煮一大锅各种海鲜给你吃,保证让你吃个够。可是,可是,有一天他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他病了,很严重。并赋打油诗一首:

  出现预警做体检

  诊断结果不乐观

  胃里长了孬东西

  全切手术一锅端

  他的乐观向上,却让我顿时哭得像个孩子。他反倒劝慰我,让我别难过。他拒绝我去青岛看望,即使他来北京治疗,也没给我看望他的机会。直到清清哭诉:振华去世了,我们也没能见上一面。

  我独自一人在书房失声哭泣:那么好的人,怎么就走了呢?不该这么早就走的。振华最后安慰我:他“最大的好处就是睡觉好”最后一次听我的口琴曲并在微信上留下的绝笔是:“真棒!”他一直是夸赞我的,我仿佛又看到了他赞许的目光。一直在他身边的清清说:振华是位刚直不阿、光明磊落、高调做事低调做人、善解人意的好领导好大哥。他的英年早逝,令他的员工及所有的亲朋好友悲恸不已、扼腕痛惜。我含泪发博文纪念他,祈祷好人好报,天堂幸福!并为他吹奏了一首口琴曲《等你等了那么久》。清清说:她们几个姐妹听着我的口琴曲哭作一团。我知道她们再也等不来她们的振华大哥了。

  2015年6月我终于有机会随网站去了黄岛,但是振华却不在了,我很伤心。清清和振华的爱人,特地从青岛赶到黄岛来看我。我们三人相拥在一起,一阵伤感、一声叹息。清清说:振华要是知道你来一定特别高兴,会和我们一起看你来的。我知道今生再没有机会见振华了,但他却永远活在我的记忆里。


  三、结缘雀之巢

  能够结缘于雀之巢网络文学社,皆因《绽放的军花》一书。感谢主编“八月桂花”在新浪征集女兵故事的文章,并让我们的文章有幸入选。我和柴英早就相识于新浪博客圈,她善于写文,待人真诚热心善解人意。我们又同为《绽放的军花》作者和首发式会务组的成员。为了筹备首发式,我们应邀一起来到了时任雀之巢文学社社长独上月楼(同是《绽放的军花》作者之一)的办公室。时值盛夏,我穿着休闲大背心,不修边幅地走了进去。而迎接我的月楼却是一袭花衣白裙、靓丽动人,比我想象的同龄人要年轻漂亮很多。我忍不住一番夸张的也是由衷的赞美。相反,听话音、看眼神,我知道她对我的装束连带我这个人都有些不屑。果然,她说晚上想请我们和她战友一起吃饭,婉言要带我们先去附近买衣服。我更是不屑地拒绝了她的吃饭邀请。她又问我能不能写点小文章,在新浪写豆腐块应是看家的基本功吧?于是她引领我们当即注册成功,就这样不经意地成了新雀之巢的一员。

  入巢后,还没等我发表文章,时任主编老树就说让我们当编辑写按语。

  我弱弱地说:“能行吗?”

   “不难,有五行字就够。”他说的好轻巧。

   “好,我试试!”第一次当班,正好早上要先去火车站送来京参加首发式的主编八月桂花。回来后已经九点多了,顾不上喝水休息做家务,赶紧上岗。没想到老树上来就不客气地对我说:“怎么这么晚才上岗啊?”嘿!这郁闷!大热天送人回来没人说好,还被指责,图啥呀!“我不干了!”给月楼扔下这句话,不由分说关上电脑走人。

  月楼赶紧电话追来,好言相劝、真情挽留。我心一软,算了,继续干。当班编辑,规定任务三篇以上。可几千字的文章看也要看半天,别说再提炼精华写出按语了。从早上直干到下午两点才完事。

  之前,我对网络文学社一概不知晓。我是懵懂着进巢、跌撞着干事的。然而,原以为还能写点东西的我,进巢后才知道,这里作家云集,好文如山。我先在自己的“文库”里挑了一篇自以为短小精湛的文发表了。没想到我和柴英同时进巢,她发表的第一篇文章获得“精”品,而我的第一篇险些被“枪毙”。我给自己打气:继续!又连续发表了几篇,依然没有达“精品”,更让我不能接受的是有一篇题为“借钱”的文章,曾被“荐”为新浪博客首页,到这里连个蓝星都不是,我着实不开心,失去了“写作”的信心和兴趣。主编老树安慰我说:你的文章吃亏在于太短,江山要求2500字以上才可以加精。

  我自知不善于写“长”篇,也不屑“婆娘的脚布”,更难出“精”品。既然在这里不能做最好的我,干脆撤!因此,两次要求走人。然而,月楼再三挽留,我佩服她的劝降之舌,更敬佩她的用人之道。她说“比文学走得更远的是人品。”这话中听!她注重人品,对我心思,知音难觅,不走了!


  四、误打误撞进论坛

  月楼让我把小短文发到论坛上,同时协助版主“缘分二月”做论坛工作,我爽快答应了。没想到“协助”没几天,就遇到“二月”突然失踪,我几乎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担负起了版主工作。

  做论坛看似简单,其实是个挺走心的事。精华帖子需要每天更新上报,文字还必须是原创、首发。我来雀巢时间不长,上下人员都不熟,稿源哪里来?信息何处搜?上边有啥规矩,下面有啥素材,如何才能做好论坛?我心中没底,颇有压力。更因为,我自己家里家外有很多事情要做,有很多爱好要玩,有很多东西要学,而这些几乎都无暇顾及。天天被论坛拴着,周末还要值班做编辑。家里人说我比上班人还忙,朋友问我挣多少钱?我真是哭笑不得。

  看到绘声绘影的同学们制作出好作品,我艳羡。看到那里老师对我的期望,更不忍拂袖而去,我对老师说:现在雀巢需要用人。我不能不顾情分地撒手不管,只要版主二月回来,我立马归队好好学。然而,偏偏二月走得无影无踪、至今未归。我也不知不觉地“迷”上了论坛。

  论坛是对外形象宣传的窗口。也是江山考核雀之巢重要的得分依据。月社称之为雀之巢的半壁江山。她多次提及雀之巢与第一名相差之遥,意在让我们努力缩短差距。

  为了做好论坛,我开始潜心琢磨,用心设计。根据我在职多年做群众工作的习惯和经验,凡事喜欢投机取巧找捷径。这个捷径就是找最有价值的投入点,以获得最大的收效。那么,我的着眼点依然是人——靠我自己,使尽浑身解数也只能事倍功半,必须赢得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论坛来。

  我首选依靠的人自然是社团领导的有力支撑!把江山的需求、标准,及时告诉社团核心层。月社和我们版务心心相映、息息相通,不仅处处为论坛忽悠稿源。还多次通宵达旦,亲力亲为制作出精彩的帖子,上了江山首页,获得“特别关注”。可以说,雀之巢有轰动效应的快讯帖子多半都出自月楼社长。她说:“你指哪儿我打哪儿!”的确,她的领导不是挂在嘴上,而是干在实处的,她的帖子多半是在凌晨三、四点完成的,我多次被她的认真、拼命精神所感动。

  主编“老树”虽然不负责论坛,但他到处帮我搜集巢友的纸媒喜讯,还天天清晨光顾论坛,默默修饰帖子。只要一经他手,帖子定会鲜亮夺目,引人浏览,成了我最得力的技术依靠。记得有一次要出元旦专题帖子,而月楼出国了,我的论坛又没有稿源。有困难找老树,他准能帮我,果然,老树说:我来吧,一句话给我吃了定心丸。第二天五点多,老树就起来写稿子,做帖子。我做美工上音乐,俩人携手同做,一份精致漂亮的帖子出来了,很快被江山推上了首页“特别关注”,我们俩为本年度划上一个完美句号而开心不已。

  “长袖”为了做好专访,每月都会集中一段日子深入考察访谈对象,精心设计访谈提纲。有时候费劲拔力地做好了前期准备,却得不到访谈人的响应与配合而白误了工。而后期一旦上论坛,她更是忙到子时,反复推敲修改,我配合她做美工,因为她也是完美主义者,因此,我们俩“完美”到一起了,经常津津乐道忙到深夜。因此,她做的专访反响非常好,还首次上了纸媒。

  还有“岁月碎月”精心制作的抗战大篇,业务讲座;柴英、邵魁、等人做的访谈和精品赏析等快讯也都非常有质量。我被核心层的群策群力所折服!

  而要做好论坛岂止是少数人所能及的事情,必须依靠更多作者的参与。因此,我在作者群里多次请求大家的参与和支援,发现闪光点就邀请他们来论坛投稿。首先给我最大支持的是闲妹。她最给力的一句话就是:“我这里有子弹,战友需要随时供应!”我们都是当兵出身,也都是讲义气的人,她善解我的难处,心疼我。因此,我们一直配合默契,牵手相携做好论坛。还有蕾儿、星点、蓉儿、夏日清荷、张林初等等很多巢友都是论坛的常客、铁杆主力。小泥儿虽然不出帖子,但她却是我的铁杆助手,每帖必跟。她说:“姐姐走到哪儿我跟到哪儿”。有大家的支持,我真的很欣慰、很幸福!

  为了鼓励和指导大家自己动手做帖子,我还在论坛里专题编写了“如何做论坛”,“如何上传图片”等帖子。满足了作者们的需求,他们很快掌握了操作要领,不再让我代办了,彼此省力开心,这正是我寻求的捷径。

  更有幸的是,我得到了江山论坛版主幽兰的鼎力支持,她把多年的经验传授给我,还亲自指导、提示我哪些可以做快讯的帖子等,我照顾父母经常有顾及不到的地方,她会默默替我弥补,不知不觉中我们成了生活中的知音朋友,即使我离开了江山,我们至今依然是朋友,或许这是缘分,我很庆幸!

  做好帖子,必须要有一定的特长。我把所学的十八般武艺都用上了,努力使论坛吸人眼球。精心制作不同的图片和美术字配以文字,特别是上论坛的个人照片,我都力求靓丽多变,赢得了巢友们对我的喜欢、对论坛的关注,积极参与论坛。

  通过上下巢友的努力,雀之巢从江山论坛的末位跻身于前三名甚至还拿过一次第一。就连一些广告商也看中了这块宝地,经常打入论坛发广告。

    

  今年四月,雀之巢整体移出江山,独立创办了银河悦读新网站。月楼非常重视论坛这一对外宣传的窗口。在她的直接领导、策划下,论坛开创了诸多个版块和专栏。尽管江山两次有人邀请我回江山做事,但我婉拒了,因为我喜欢这里的老朋友,愿意和月楼一起做好论坛,进而把网站努力做大做强。

  为了银河悦读的明天,我会继续努力!


本网站作品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凡发表在网站的文章,未经作者本人授权,不得转载。

【编者按】作者希萍这篇“网络20年”征文,是对个人网络历程的真情回顾,隔屏相望,缔结友情,网上练笔,磨炼真功。从“隔屏见真情”、“ 难以忘怀的祈祷”、“ 结缘雀之巢”到“误打误撞进论坛”,无不彰显一个率直且多才多艺者善良与勤奋。从新浪到雀之巢,再到今天的银河悦读,潜心造化,雀巢顶梁柱,银河挑大梁,每迈一步都功不可没。激情文字,推荐阅读。编辑:星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