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加入书架

【读书日】读《资治通鉴》笔记之十

作者: 温国兴 点击:285 发表:2024-07-10 09:32:36 闪星:2

摘要:《资治通鉴》中记载的纵横家,四处游说,他们追求什么呢?不管他们的计策对于各诸侯国是否最终有利,他们自己则获得了巨大的利益。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他们为各国设计合纵连横的策略,可能在一段时间奏效,但是从长远来看,却是无法经受时间检验的。所以,纵横家们在中国历史上犹如划过夜空的一颗流星,迅速地湮灭了。

  《资治通鉴》中记载的纵横家,四处游说,他们追求什么呢?不管他们的计策对于各诸侯国是否最终有利,他们自己则获得了巨大的利益。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他们为各国设计合纵连横的策略,可能在一段时间奏效,但是从长远来看,却是无法经受时间检验的。所以,纵横家们在中国历史上犹如划过夜空的一颗流星,迅速地湮灭了。

  在周纪二中,集中介绍了纵横家的所作所为,他们说的天花乱坠,口惠而实不至,并没有给诸侯国带来持久的和平发展。

  苏秦最后到楚国游说,原文如下:

  乃西南说楚威王曰:“楚,天下之强国也,地方六千馀里,带甲百万,车千乘,骑万匹,粟支十年,此霸王之资也。秦之所害莫如楚,楚强则秦弱,秦强则楚弱,其势不两立。故为大王计,莫如从亲以孤秦。臣请令山东之国奉四时之献,以承大王之明诏。委社稷,奉宗庙,练士厉兵,在大王之所用之。故从亲则诸侯割地以事楚,衡合则楚割地以事秦。此两策者相去远矣,大王何居焉?”楚王亦许之。于是苏秦为从约长,并相六国,北报赵,车骑辎重拟于王者。

  苏秦再次使出能言善辩的功夫,跑到西南劝说楚威王,他先是吹嘘楚国的实力:“楚国,是天下的强国,有方圆六千余里,百万甲士,千辆战车,万匹战马,存粮可支持十年,这是称霸天下的资本。”然后分析楚国面临的敌人,就是强大的秦国,而秦国的心腹之患就是楚国,楚国强则秦国弱,秦国强则楚国弱,两国势不两立。针对这样的形势,苏秦提出建议:“所以我为大王着想,不如联合各国孤立秦国。我可以让崤山以东各国四季向您进贡,以求得大王的抗秦的昭令;再把江山社稷、祖先宗庙都托付给您,练兵整军,听从您的指挥。由此而见,联合结盟则各国割地来归附楚国,横向亲秦则楚国要割地去归附秦国,这两种办法有天壤之别,大王您选择哪一种呢?”楚王也听从苏秦的劝说。苏秦游说六国,为他自己带来了巨大的利益,他成为主持六国联盟的纵约长,兼任六国的国相。他北归赵国复命时,车马随从之多,可与王君相比。

  其实我们仔细分析就可以看到,苏秦在楚国的游说十分可笑,他为了劝说楚威王加入合纵同盟,竟然说要让“山东之国奉四时之献,以承大王之明诏;委社稷,奉宗庙,练士厉兵,在大王之所用之”,问题是你说了能管用吗?各国合纵与否,完全是从各自的利益出发的,不会完全按照楚国的意愿做事。苏秦还说:“从亲则诸侯割地以事楚,衡合则楚割地以事秦”。这完全是自欺欺人之谈,对于山东之国而言,如果合纵的结果是对楚国割地臣服,同样是受到伤害,又何必费心费力搞什么合纵呢?而连横的结果,最坏也无非就是对秦国割地臣服而已,对于六国来说,对楚国割地臣服和对秦国割地臣服没有什么不同,这和他在其余五国的说辞是自相矛盾的,抑或是他一心只想赶紧促成合纵同盟,故而开始就心存欺骗。对于楚国来说,是冲着其余五国愿意割地臣服的想法,所以才来加入合纵联盟的,既然其余五国不愿意如此,则退出合纵联盟也是迟早的事。后来的历史证明,强大的秦国通过一系列的军事和政治策略,成功消灭了其它六个诸侯国,结束了中国自春秋以来长达五百多年的诸侯割据局面。这一过程从公元前230年开始,至公元前221年结束,秦国按照顺序先后消灭了韩、赵、魏、楚、燕、齐六国,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君主中央集权国家,即秦朝。

  苏洵在《六国论》中指出:”六国破灭,非兵不利,战不善,弊在赂秦。”六国破灭的原因,并不是武器不锋利,仗没有打好,根本原因在于向秦割地求和。至于合纵同盟,是靠不住的,所以最终被秦国各个击破了。《资治通鉴》通过这些历史事实,告诉我们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那就是国家的强大,要靠实力,更要靠符合实际的计谋,巧舌如簧并不能给国家带来真正的好处,这是值得我们汲取的历史经验。


  二〇二四年七月九日


本网站作品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凡发表在网站的文章,未经作者本人授权,不得转载。

【编者按】《资治通鉴》中记载的纵横家四处游说,他们追求的是功名利禄和扬名后世。纵横家们的追求主要体现在实用主义和功利思想、权谋政治的运用、国家统一和安定的目标、对人性的看法,以及实际政策和变通灵活的策略上。纵横家的思想在战国时期具有一定的影响力,他们对政治实践和权谋策略的研究为后世的政治理论和实践提供了重要的参考。但也告诉我们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那就是国家的强大,要靠实力,更要靠符合实际的计谋,巧舌如簧并不能给国家带来真正的好处,这是值得我们汲取的历史经验。推荐阅读。编辑:李亚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