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加入书架

师徒

作者: 汪洋 点击:264 发表:2024-07-10 09:10:11 闪星:1

摘要:叶枫嘴里不停醉言醉语:师傅,人抓着了,人……我抓着了……人我给您抓着了…… 宋之问满目深情,满脸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不由地把右手放在齐眉处。

  日内  公安局大礼堂

  礼堂正前方的墙上,赫然写着几个正楷大字:“六一三”大案侦破庆功会。

  几个青年民警走来走去,搬东西挂横幅,在装饰布置着礼堂。现场氛围轻松、喜庆。

  分局长赵河山在刑侦支队长李刚的陪同下走进会场。赵山河四下看了一遍,点了点头。

  李刚上前一步(支支吾吾):局长,有个事我得向您做个汇报,叶枫那小子……那小子不见了,我们正在找。

  赵河山瞪了李刚一眼:你给我开什么玩笑?市局领导马上就要到了,主角丢了,这戏你让我怎么唱!

  李刚:昨天说的好好的,让他早点过来,可今天一早就联系不上了,手机也关机了,家里也去找了,就是找不着这小子。

  赵河山盛怒:李队长,你这是要拆我的台啊,告诉你,找不着叶枫,我把你给就地正法了!就是掘地三尺,也得把这小子给我挖出来,还在着杵着干什么?快去给我找啊!

  李刚一个立正:局长,不把这小子给您逮回来,我自个儿正法了自个儿!

  李刚一挥手,带领手下人马,忙不迭地走出会场。


  日外  分局大院

  李刚几人麻利窜进两辆警车。

  警车屁股冒烟,一声轰鸣冲出分局大院。


  日外  马路

  车水马龙的马路。

  李刚坐在警车后排,往嘴里塞了颗烟:你们刚才可都听见了,在赵局面前我可是立下军令状了,你们几个不会真想把我正法了吧?找不着这小子,赵局对市局领导没法交待,咱们的庆功会就会变成批斗会!叶枫这小子就是钻到老鼠洞里,也得把他揪出来!

  民警陈亮开着车:队长,咱们奔哪啊?该找的地方都找遍了。

  李刚:家里去过了?

  陈亮:去过了,把他家都翻遍了,搜得像犯罪嫌疑人一样细!

  李刚:她女朋友那呢?

  白帆:也去过了,我和虎子两人去的,别提了,到了李丹家,那姑奶奶死活不让我俩进去,说叶枫没在她那,她也正找呢。我和虎子合计,没准叶枫这小子正沉醉在她这温柔香里的,非要进去搜一搜不可……

  李刚大吐了一口烟,打断白帆:女人的话哪有准,人在不在,进去搜了才知道嘛!

  虎子:可不是,我和白帆也这么想的,经过我们俩死磨硬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李丹终于同意了。但她说进去可以,搜出来人了凭我们带走,搜不出来就一人喊她三声姑奶奶,我们俩为了革命工作需要,就答应了。

  李刚:后来不用说了,你俩准叫人家姑奶奶了,李丹这丫头,鬼着呢!

  白帆:哎,队长您料事如神,可不着了她的道了,我们刚进去搜,她就把门反锁了,不叫她三声姑奶奶死活不让我俩出门,我俩想着您还着急等信儿呢,就为了大义不顾这小节了!

  李刚噗呲一笑,随后一脸严肃:蠢货、废物,快想想这小子能藏到哪了?!

  陈亮开着车,一拍方向盘:对了,他可能是醉在雷彬那儿,他俩老在一块喝酒,前天叶枫到我那儿,还把我珍藏了多年的两瓶五粮液给拐走了,说他有用。

  李刚:那还等什么,快掉头!


  日内  办公室

  赵河山双手背后,来回踱着步,不时抬手看表。

  公安分局的大门并不见任何动静。

  赵河山站在窗口焦急地望着大门。


  日外  城外荒山

  苍林掩野径,鸟鸣山更幽。山路寂无人,清翠湿人衣。

  窄小的林间小道上,从远处有一个影影绰绰的人影,慢慢走近,渐渐清晰。

  叶枫一只手提着手提袋,一手拿着把花,延着曲曲折折的山路迤迤走来。

  那束花粉白点缀,素雅高洁。

  手提袋里藏着两瓶五粮液(特写)。

  前方不远处,松柏掩映中,显现出一片墓地。


  日外  墓地 

  两只脚停在一座墓碑前。

  墓碑上方是一张老警察的照片,照片下面镌刻着七个字:陈百川同志之墓。

  叶枫呆呆地立在墓前,眼神直直地望着墓碑。停了一会儿,才抬头望了望那片寂静的墓地,又望了望四周的萧萧松木。

  叶枫拂了拂墓碑上面的浮尘,勉力一笑:师傅,我来看你了。

  两颗硕大的泪珠挂上了笑脸上。

  叶枫把花放在墓前,从手提袋中拿出预备的小菜,摆上。

  叶枫把两瓶五粮液打开,分别倒在两个杯子里:和当年一样,你一瓶,我一瓶。

  叶枫把一杯洒在墓前,另一杯倒进嘴里。

  叶枫坐在地上,极目望着远的不能再远的天空,陷入了对往事深邃悠远的沉思。


  闪回

  字幕:八年前。

  夜外  路口

  三岔路口,刚入警的叶枫和师傅陈百川紧裹便衣,趴在道边的沟里,两只眼睛发着绿光,盯着路面的动静。

  深秋的一阵夜风吹来,叶枫裹了裹衣服。

  陈百川:冷了吧小子?你去林子里的车上眯会儿去吧,动静小点。

  叶枫哆嗦着:师傅,我……我不冷,我能坚持!

  陈百川:哈哈,好样的,等抓着猎物我带你好好喝一顿儿!

  叶枫:师傅,咱俩都趴了一个多月了,你怎么知道许大德肯定从这走啊?

  陈百川:这个杀人犯是个孝子,家里他母亲瘫痪多年了,我料定他远走高飞之前会回家一趟,而且肯定会在后半夜回去。

  叶枫:今夜他会回家吗?咱们还要趴多久啊?

  陈百川:这我可说不好,要趴多久?(眼神坚毅)趴到逮到他为止。

  一阵夜风吹过,树枝树叶哗啦哗啦乱响……

  叶枫趴在沟里,开始栽头打盹。

  陈百川摸出一支烟,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又恋恋不舍放回烟盒。

  又是一阵夜风吹过,在哗哗作响的枝叶声中,陈百川侧耳细听,依稀有人的脚步声。

  小路上,穿着一双运动鞋的两只脚在匆忙地赶路。(特写)

  陈百川一手捂着叶枫的嘴巴,一手摇醒叶枫。

  叶枫揉揉睡眼,从师傅的眼神里看到了异样的光芒。

  徐徐夜风中,脚步声越来越清晰。

  穿着一双运动鞋的两只脚在匆忙地赶路。(特写)

  月色下,一个长长的身影拖在地上。

  镜头上移,一件大衣裹着一个高大的身躯,衣领高翻,看不清眉目。

  叶枫趴在沟里屏住了呼吸,握紧了双拳,盯着两只快速移动的脚。

  陈百川眼睛里闪现出兴奋和杀气。

  两只脚刚走到跟前,陈百川一个箭步扑上去,将来人扑倒在地。

  陈百川将来人双手剪在背后:叶枫,铐子!

  叶枫掏出手铐,在许大德手腕上轻轻一磕,手脚麻利上了背铐。

  陈百川用一只大手拎起许大德:我们俩趴了一个多月了,你总算露面了!

  许大德搭拉着的沮丧的脸。

  叶枫兴奋激动喜气洋洋的脸。


  夜外  马路

  陈百川驾驶警车,叶枫押着许大德并排坐在后排。

  陈百川:把人看紧喽,别走神儿!

  叶枫拉了拉手铐:放心吧师傅,铐着呢,跑不了!

  陈百川:小子,一会儿想去哪吃?

  叶枫:去哪吃都行,酒能不能少喝?

  陈百川:老规矩,你一瓶,我一瓶。

  叶枫吐吐舌头:师傅,您又要灌我酒……

  陈百川:哈哈,我这是在锻炼你小子!

  陈百川在车内后视镜看到叶枫一直在吐舌头。

  陈百川感觉不对劲,脸上表情顿时一变,笑声戛然而止。

  后视镜中,两只铐着手铐的手,勒在叶枫脖子上。

  许大德:停车,不然我就勒死他!

  陈百川一脚急刹车:你别冲动,千万别冲动!

  许大德挟持叶枫下车:你放聪明点,老子身上已经有五条人命,反正是个死,也不差这一条!

  陈百川上前一步,看了看着吐舌头翻白眼的叶枫,站住:好,我放你走,你别伤了他,他还是个孩子。

  许大德挟持着叶枫越走越远,消失在夜色中。

  陈百川站在原地:你不准伤害他……不准伤害他……

  声音划破夜色,在夜幕中不停回响着。  (闪回完)


  日外  墓地

  陈百川的声音还在回响……

  叶枫深邃悠远的目光。

  叶枫脸上的两行清泪。

  叶枫倒了满满一杯酒,猛然一饮而尽!


  日内  办公室

  赵河山望着窗外通着电话:什么?人还没有找到?

  李刚(OS):局长您消消气,该找的地方都找遍了,就是没见人。

  赵河山:我看你这个刑警队长……

  赵河山抬眼看到市局领导的车拐进了分局大院。

  赵河山:这笔账我先给你记着,你现在赶紧给我回来,市局领导已经到了!


  日内  礼堂

  市局领导宋之问一行人在众人的鼓掌声中,春风满面在主席台前就座。

  宋之问转脸向身边的赵河山:你们刑侦那个得力干将呢?公安部通缉十多年的杀人犯被他给抓着了,了不起啊!咱们市局要隆重表彰!

  赵河山搓着手:宋局长,我还没来得及向您汇报呢……

  宋之问给出一脸的疑惑、不解。

  赵河山向宋之问耳边小声耳语。

  宋之问一脸吃惊、不满:哦?竟然有这种事?!

  ……

  李刚匆匆赶到主席台前。

  李刚:宋局、赵局,人找到了!

  赵河山:在哪?

  李刚:档案室的老张说,他知道人在哪里。


  墓地 日外

  秋风瑟瑟,墓前杯盘狼籍,叶枫已显醉态。

  叶枫拿着酒杯:师傅,来……我再敬您一杯,人我给您抓到了,您安心吧!

  叶枫一饮而尽,残酒顺着下巴往下流。


  闪回

  日内  病房 

  陈百川奄奄一息躺在病床上,叶枫在床边守护着。

  陈百川抬了抬手指,叶枫上前握住。

  陈百川(气息微弱):有一件事,一直搁在我心里,我走之后,你得替我办了。

  叶枫:不用您说,跟了您这么多年,您的心思,我懂。

  陈百川:干了一辈子警察,从来还没有谁在我眼皮子底下……

  叶枫:那都怪我,您当时不是为了保护我吗?为这事,您还挨了处分。

  陈百川:抓着了人,别忘了到坟上给我说一声,啊?

  叶枫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您放心吧师傅,无论他逃到哪,我向您保证,一定把他缉拿归案,您好好养着,我还等着您带我“狩猎”呢。

  陈百川轻轻摇了摇手:到时候,别忘了带上两瓶好酒……

  (闪回完)




  日外  山路(细雨濛濛)

  宋之问、赵河山一行人行色匆匆,奔山上而来。

  随从人员撑了把伞过来,放在宋之问头顶遮雨,宋之问不耐烦一把推开雨伞。

  一行人冒雨匆匆疾行。


  日外  墓地(雨)

  叶枫靠在墓碑上,已经醉得不省人事。

  雨水肆意拍打着他的头发、面庞、身体,浑身已然湿透。

  雨打湿了墓碑,打湿了上面的照片,打湿了陈百川同志之墓七个大字。

  雨啪嗒啪嗒打在碑前的鲜花上,更加娇艳欲滴,素雅高洁。

  地上酒菜一片狼藉。

  四周雾气笼罩,雨雾濛濛,凄凉孤寂。只有雨声哗哗啦啦,格外清晰。

  ……

  宋之问、赵河山一行人赶到,望着墓碑和眼前的情景,站住了。

  李刚和陈亮上前扶起醉倒在碑前的叶枫。

  叶枫嘴里不停醉言醉语:师傅,人抓着了,人……我抓着了……人我给您抓着了……

  宋之问满目深情,满脸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不由地把右手放在齐眉处。

  雨幕中,一行人缓缓举起了右手。

  雨水顺着发梢流下,雨水顺着下巴流下,雨水顺着指尖流下。

  雨打鲜花,愈加娇艳欲滴,素雅高洁。

  雨幕中,墓碑上的照片和陈百川同志之墓几个大字格外庄重、醒目。(特写)

  萧萧烟雨,雾气濛濛,哗哗雨声,一行人庄重敬礼的背影。(淡出)

  剧终。

本网站作品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凡发表在网站的文章,未经作者本人授权,不得转载。

【编者按】公安厅大礼堂即将举行“六一三”大案侦破庆功会,但主角办案功臣叶枫还没到,市领导马上就要到了,分局长急得团团转,派人去找叶枫。找来找去,在墓地找到他,原来他抓到多年前师徒抓到又让其逃脱的罪犯,他到墓地陪已病逝的师傅喝酒,告慰师傅。当年师徒联手蹲守一个月才抓捕到的逃犯因其凶狠用手铐锁喉叶枫,为了救经验不足的叶枫,师傅不得已放走罪犯,因此师傅死不瞑目。叶枫“卧薪尝胆”,牢记师傅的嘱托,多年后终于再次抓到此逃犯,无心参加庆功会,去墓地祭奠师傅。这个微剧本所展现的剧情非常感人,师徒一同办案,危急之时,师傅艰难抉择,徒弟多年磨一剑,罪犯再次捕获,剧情曲折,师徒情深,但公安的天职叶枫始终牢记!推荐阅读。编辑:梁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