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加入书架

高占祥探索梦幻油画的艺术之旅

作者: 赵富山 点击:294 发表:2024-07-08 12:32:49 闪星:2

摘要:高占祥,源于他文化高官和文化学者的双重身份,总是要自觉不自觉呈现给人以谦谦君子的谦和风度,应该说,一个艺术家能活出人与艺术的高度和谐统一,且尽可能不受外扰纷争,如此淡定的沉浸于自己绘画的灵魂世界,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已故共和国文化部部长,党组书记及河北省委副书记的高占祥是由工人作者成为一代作家诗人的。高部长多才多艺,晚年又跨界爱上了绘画书法,他的梦幻视界作品是那样的瑰丽神奇。让我们欣赏分享高部长的系列梦幻作品!

高占祥,既是共和国执掌文化事业的高官,那可不是浪得虚名,而是有真才实学的文化高官。

高占祥出身贫苦,正正规规上过的学加起来不过5年。解放后,15岁的他凭着几年私塾的底子,考入了北京人民印刷厂,当了一名制版工。工余时间基本都用来画画。高占祥回忆说:“年轻时总是抓住时机画各种速写。在北京宣武红旗夜大学习期间创作了大量风格各异、形式多样的作品,足有84大本。‘文革’期间我被定为‘现行反革命’,大部分画都被抄走了,现在剩下的为数很少。

退下领导岗位的高占祥,不但写书法,画国画,更热衷于创作梦幻系列油画,究其原因,则是出于对意与像的幻象与痴迷。在他看来,很多画抽象画的实际是在胡抹乱涂,在国际拍卖市场上创造奇高价格的作者本人也讲不清其作品的意境,这让他很不服气。

他暗下决心:“我也能画!但我要自己先有了经验的积累,才能有资格去评判。”老者高占祥于是闯进了“抽象领域”。在其梦幻系列中,他把自己经历的依稀梦境,对现实的观照,都通过迷离飘渺的形式淋漓尽致地表现而出,画面或纯净、或神秘、或诡异,或充满情感冲突,让人充满了无限想象,面对这些画作,绝对不会想到这是老者的手笔。

尽管身在医院,高占祥依旧沉醉在自己的绘画境界中,一旦有机会就会想办法画上几笔。病房里放着沉重的画册可以随手翻看,研究。  高占祥的作品令人震撼,其画种多样、画风灵动,甚至尺幅比例都是多样的。

他的作品少有具体画名,但每一幅画他都能回忆起创作时的心境。有人从他近年的几百幅画作中感受到高占祥对绘画的痴迷以及时刻饱含的创作欲望,为他对色与墨、形与境的驾驭功力所折服。 

高占祥不仅自己痴迷绘画,他更愿意和更多的人分享这份爱。他笑着说:“我是走遍天涯海角,阅尽人间脸色。”原来,多年来,即便躺在病床,他还不断“化缘”,资助那些具有绘画天分的山里娃,还计划为那些有潜质的书画爱好者办展览、出画册,前者叫“朝霞工程”,目前一直进展顺利;后者名曰“黑马工程”,计划明年启动。 

纵观高占祥梦幻系列  作品以独特的构思、色彩及线条,为观者开启了一扇通往神秘和幻想的大门,他以幻想现实主义的创作手段,将梦幻和真实进行了奇妙的对接和再现。 

面对这个梦与幻的世界,似乎使人不知不觉地纵身投入到那巨大的漩涡深处,与万物混杂的尘世结为一体。时而又像是要飘然而出,在万籁俱寂的上空,俯视着整个地球,透过那片喧嚣纷扰的表层,去探究人类与自然间的真谛…… 

岩彩系列,高占祥的岩彩画,突破了传统的色彩观念,加以写实主义与现代主义相结合的大胆尝试,以色彩灵动之美,摆脱了自然中的原始物象,升华到以心写形,以意悟像的艺术高度,与中国传统绘画美学精神所追求的气韵生动、抒情写意相契合。

关于美的存在,不一定只是瞬间的直觉所产生的视觉层面的理解,持续的触动心灵,甚至带着起伏不平的有节奏的美,才是更有冲击力的,震撼力的美。这是每次看高占祥绘画作品时,内心深处最原始的感受,并一直持续不断的在我的记忆中形成交响般的享受,且挥之不去。      

以至于,行走在高占祥先生的画海里,有一种从没有过的兴奋和快感。就像他笔下略带狂放的笔意中,又蕴含着禅境的荷花主题,我此处用“狂放”二字,因为似乎找不到其他的词语予以代替,会让人领悟到从人生的成长到成熟的旅程的过程中,忽然化开的悟境。

静观他以沉静的中国画水墨语言,着色浪漫的思想和哲学色彩,你会看见中国绘画深厚的底蕴与西方浪漫主义的结合。此刻,若是信佛之人,定会于心间双手合十,有抵达修行高处朝圣般的欢喜。

而对我而言,看高部长先生的画,则有灵魂之壳裂开的感通。曾经多次,彻底的沉浸在他的荷花系列与欧美画风主题系列当中。

我与高占祥先生并没有见过面,虽然他当过河北省委副书记,交流自然谈不上。而我始终觉得,有的人相识一辈子,也不一定能有一次精神层面上的冲动与默契,而我却被高部长精神世界创作的一幅幅动人心魄的绘画作品,所深深的打动。当我第一次看到他画的荷花与梦幻系列的时候,则被彻底的震撼了。

我从他的画里,听见每一副作品有节奏的心跳,作品向我打着生动的哑语,我喜欢作品的语境并悟及。原来静寂无声,才是最心潮澎湃的原因。我隐约感知幽静的暗夜,作品自由的呼吸,沿着你笔下的线条,顺道而行,我一步步走进闪烁灵光的圣殿。每一眼,都是绚丽的化身。    

我于你的画里,穿过万物交响的音律,天地忽然幻化成巨大的舞台,看见你挥动着指间的云朵,莲花欢唱,将那一道道金光,播向美好的人间 ……      

读高占祥的岩画梦幻系列这样的感受,定是来自美的深层次魅力的感染,有一种神通的力量,也是无比真实的。

无论于他化开的荷境,还于他画的绚丽绘画符号中,确能体悟到一份自然而然于瞬间洞开的开悟,从而获得精神的洗礼,不觉间已完成了一段美的艺术旅程。

所以,我不是文艺评论家,不想以过多绘画艺术的技巧的评价,来谈论高部长的绘画艺术。因为他的画已超越了技巧本身,更多的是绘画艺术的层面上的体现。若以一般的视角,似乎不站在文化精神和人性超脱的高处,就不足以走进高部长绘画艺术作品的深处。故以观赏者,愿以虔诚之心怀,带着对中华传统文化深切的热爱,走进天堂里的高部长艺术世界。

同时,于他的画笔下的世界,跟随他挥洒自如的笔墨线条,华丽色彩,似乎能听见中华传统绘画于这个时代与世界的对话。我认为,任何一种优秀的文化精神之美,它都是人类文明共享的美的存在。

正是源于这样的理解和认识 ,再看待高部长所创作的梦幻油画艺术,他作品中产生的美之现象,总觉得他所探索出的绘画艺术之美的呈现,一定是属于世界的。     

梦幻油画不是虚无缥缈的幻觉作品,假如没有传统深厚的文化功底,就谈不上艺术的创新。没有创新,所有的传统又会失去持续活下去的必要。这二者,我们惊喜的在高部长的作品中,皆能看到。而且可以观见,他在自己晚年的文化苦旅中,在病榻上,亦能抵达到了一个超脱于自身想要到达的境界。

高部长的荷花系列中盛开的大境,会让我情不自禁的想到莫奈,甚至我总认为他就是“中国的莫奈”。他的那些梦幻油画主题系列,又会让我误以为自己已站在历史沧桑的变迁中,能听见每块礁石与大海的对话,正在不屈的歌唱。

没想到西方绘画语言一旦遇见中国水墨写意,且于画笔下碰撞出火花,竟然能发出如此绝美的交响。    从更大的范围来看,人类视角的形成终归有限,从而决定了所见的远近。走进高部长巨幅大作绘画艺术的内部,方能看见他绘画艺术思想的宽度与深度。

据说,高部长曾与荷塘边和荷花朝夕相处之久,他与荷花交成了朋友,视为知己,了解每一朵荷花从生至死,深怀万物的悲悯之心悟及生命本质的不灭不死,于是他的荷花才有着令人着迷的神化境界。

他笔下的西方史诗一般的梦幻油画,总是呈现出诗一样的灵性与沧桑,于斑斓的色彩中又突显强大的生命力。这难道不是与生命的对话,与历史的对话吗?

每当以美学和哲学,甚至以人类史学的角度去解构美的深沉逻辑,回头再去看待高部长先生绘画艺术的思想和笔墨气象,我们就会陷入沉思和诸多想象。

显然,我们走进高部长晚年的视角是清新的,作一些美的探讨与呈现,也深感享受其中。其实,熟悉高部长的人,都知道他是喜好安静的,是个不善去多说的人,好像就是一直这样喜欢美美的沉浸在绘画世界的人。

或许,源于他的文化高官和文化学者的双重身份,长期养成的精神习惯,总是要自觉不自觉呈现给人以谦谦君子的谦和风度。看似有静如莲花,动似荷风的自然与潇洒。也有形如高塔之俊美,挺拔如峰之高朗。

今天,已经远行两年的高部长,正因为拥有这样一份淡定与超脱,以内化于心的宽阔境界,才形成了他综合的具有东方之美与世界视野的艺术大气象,以及一种可见而又不多见的新时代的文人襟怀。

应该说,一个艺术家能活出人与艺术的高度和谐统一,且尽可能不受外扰纷争,如此淡定的沉浸于自己绘画的灵魂世界,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我能十分清晰的感知到高部长晚年生活的这份旷达幸福。这便是艺术本身具有的巨大魅力,更是来自于高占祥先生作为一位中国文化高官和杰出艺术家的艺术精神的内在魅力。

故写上拙文,意在向更多这样的精神与美好生活的时代交响,致以纯粹而真诚的敬礼!


本网站作品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凡发表在网站的文章,未经作者本人授权,不得转载。

【编者按】高占祥是我国著名作家、诗人、文艺评论家,原文化部常务副部长、中国文联党组书记、中华文化促进会主席,他非常重视文化事业的发展,始终以弘扬民族文化为己任,是一位深受群众爱戴的文化界领导人。他主张文艺评论应以“浇花”为主,文艺领导提倡“微调”方法,被称为“浇花论”和“微调论”,为促进我国文化事业的发展做出了过贡献。作者向我们介绍高占祥探索梦幻油画的艺术之旅,也是从一个侧面反映出高占祥对事业的追求。推荐阅读。编辑:李金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