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加入书架

写给天堂的信

作者: 王希萍 点击:2380 发表:2017-12-04 21:39:12 闪星:8

摘要:如果可以,我愿意用一千个日子换回一天的姐妹重逢、天地相聚,让我一次看个够! 如果时光能倒流,姐姐愿意再为你付出百倍的呵护、千倍的疼爱!让我一次爱个够! 樱花的特殊魅力在于她是在最美的时候,在最灿烂的一刻壮烈凋谢的,霞妹你亦如樱花:在生命之花怒放的时候、在人生最美的时刻华丽转身的,你给我们留下了永恒的美丽!你如花的容貌将永远定格在我的脑海里....

  霞:你好吗?

  一声呼唤,万般思念,未语泪泉涌……

  自那个黑色的日子至今,你离开我们已整整五年了,这是何等漫长的五年;又是何等悲伤的五年啊!

  分别五年,恍如隔世啊!在这五年里全家人都竭力回避着那令人敏感、痛苦的话题,尽量无视你影子的存在。都说时间能消磨一切,淡忘一切,但是,我们却一天也不曾停止过对你的思念,一天也不曾忘记你那俊俏可爱的模样,我们都太想你了!

  我本想极力回避思念的伤痛,不想以泪当墨书写这些带泪的文字。然而,我已无奈地把你丢在了那个寒冷的2012年,却不能再把这鲜活的文字丢在“江山”了。我要把文字里“复活”的你带进银河悦读网,待在我身边。

  也许是血脉亲情的缘故,已经痴呆了的老爸,前几天突然对你的爱女提起你,并断断续续地哭着说了这个大意:你妈妈走了,我生病了,她也不来看我。引得爷孙两面对面哭了一场,真是爹想女儿,儿想娘啊! 

  亲爱的霞妹:你在哪儿?姐姐想你啊!今天是你离开我们五周年的日子。天寒地冻、北风呼啸,我们的心格外冷。我和你哥、你心爱的女儿又来看你了。站在你的墓前,想着曾经那么年轻俊俏、开朗乐观的你,如今,却万般无奈地独自长眠在这冰冷的地下,不禁悲从中来,泪水泄洪、思念泉涌……

  霞:姐是看着你成长、成人、成家的,又是天天护理你、陪伴你顽强地与疾病抗争了14个月。我第一次体悟到人生最残忍的,不是忽然有一天失去了亲人,而是眼看着自己至亲的人一天天消瘦、一天天衰弱、一点点被病魔吞噬,而我却无力回天。姐真的是五内俱焚啊,仿佛我的心也被一点点吞噬了……

  我常常反思自责,恨自己的不周、不到、不对,贻误了治疗的最佳时机,我应该下更大的功夫,找更好的医生、寻更佳的方案,或许你能少受罪、多生存……你太年轻了!不该那么早就走的呀!

  霞:自你走后,爸妈仿佛一夜之间苍老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对他们是何等的残忍呀,原本就不善言辞的老爸你走后更加木讷得像一尊雕像,如今风烛残年痴呆待哺。老妈则风雨无阻天天“散步”,以避众目,泪洒街巷,只想随你而去。你给他们留下了太多太多的回忆,老妈不再染发修饰以求“年轻”了,她多想以老命换你永留人间啊!

  你哥虽说是铮铮男儿,却常在梦里呼唤着你的名字泪洒枕边,我深知他太想你了!外出办事多次路经你住过的院,痴痴地看着报社那扇你曾无数次进出过的大门,好想再进去看看你、给你送点好吃的。但他知道你已不在那个家了,不禁阵阵心酸泪盈。打小他就疼你呵护你,只要你稍不如意,他就会变着法子哄你高兴。他一心想做你的保护神,然而最终却没能从死神手里把你抢回来,他肝肠欲断心痛啊!

  霞:我们的好妹妹!我们分别得太久太久,恍如隔世!姐姐真是想你想断肠啊!我多么希望能做个好梦与你梦里相见啊!每每触及手机里那熟悉的号码,都会忍不住凝望片刻。昨天终于忍不住回拨了那个熟悉的号码,幻想能听到那一声 “姐!”的应答,那一定是最美妙的天籁之音!然而,回应我的是“电话无法接通”这已是我今生的奢望了!

  从1960年5月8日中午放学回来看到你出生的那天起,我便记下了和你在一起的一幕幕:牵手蹒跚、呀呀学语;捉迷藏、梳小辫,荡秋千、看电影。至今还记得你有一个“嗜好”:每晚我们一起躺下,你必须要摸着我的耳朵才能慢慢入睡,直到我参军离开你,才强行改变了你。还记得有一次带你荡秋千,因我用力过猛,你竟从秋千上掉了下来,摔疼了你,心疼了我,而你却忍着没哭,瞒过了爸妈对我的责备。

  你小时候就聪明过人,东西不管放在哪里,别人找不到,你一定能悄悄找来,仰着小脸举着小手递上,多次给我们以惊喜。

  你退休后,我们便有了默契:每周六上午必定一起看望爸妈,多是你买菜,我洗摘;你掌勺,我陪伴,烧得一桌好菜肴,博得二老笑开颜,与老爸频频举杯、与老妈唠唠家长,让二老在快乐中度过每一个周末,每次家人团聚,只要有你这个开心果,就会充满欢声笑语格外热闹。

  然而,从2011年9月6号开始,乌云便始终笼罩在我们心头:那天下午我接到了你的电话,你说肚子疼,万万没想到一个不经意的电话、一次不经意的小病,竟宣告了你不幸的开始……

  眼看着你全身水肿得像气吹似的,我心急如焚,带着你四处寻医问诊,然而一次次无果而返。而一个月后,当我接到医生确诊的传呼后,彷佛晴天霹雳,浑身战栗地冲进座骑醉驾般地疾驰在马路上,头脑发蒙,一路鸣笛,超速前行,完全无视自己的生命。当我急速来到医院后,却哭得昏天黑地,迟迟不敢到病床前见你,我怎能忍心将这残酷的消息告诉给充满希望的你呀!

  在抢救室里,我紧紧拉着你的手,生怕你离我而去,你却平静地告诉我:“听说有一人得病,家里其他人就会没病没灾了。既然让我得了病,咱们家人就可以保平安了。”多么善良可爱的妹妹呀!你的话让我心如刀铰。你最小,按常理你应该抱怨命运不公!而你似乎抱定了要为家人担当一切病灾的愿望,因此,无论面对多大的灾难、多大的恐吓、多大的病痛,你都默默承受、至死都无怨无恨、不怒不燥,这让我们格外心痛!

  为了爱,你哥彻底放弃了在外地打拼十年的事业,毅然回京,守护在你身边。

  为了爱,你的宝贝女儿谎称求学之路太难,瞒着你放弃了在法国上学的良机。面对我们的惋惜心痛,她却说:“虽然可惜,但妈妈需要,值!”至此,全家老少三代十二口人,为了爱再次汇聚一堂,我们多想从死神手里抢夺你的生命啊!。

  然而术后医生竟无情地宣告:你这种病情会很快复发,生存的时间只有一年,全家人再一次心寒到了冰点。我不甘心,独自去了中国肿瘤医院,哭着求一位权威医生挽救你,但她只看了一眼我拿着的病情资料,便说她无能为力,最后,她竟倒过来求我别纠缠她让我另请高明。

  我无奈地走出医院,在询医无望、透彻心寒的路上,我衣衫单薄、步履蹒跚,裹着茫茫夜色,迎着瑟瑟寒风,任凭泪水长流、思绪万千。看到一块高悬着的“大世界”广告牌,不禁悲怆地向天呐喊:天哪!偌大的世界,你为何容不下我的小妹?!

  果然术后病情很快复发了,你不得不一次次住院治疗。那天,我照例去医院陪护你,看着阴霾的天空阴雨绵绵,我的心一如那天空般泪盈盈、灰蒙蒙。我冒雨行走在通往医院的路上,任凭雨洗发丝。想到如此年轻的你正命悬一线便心生悲凉,借着雨水的掩饰,任凭泪水长流。然而,在你面前,我却要强打精神、强颜欢笑。医生一见我便告知说:你有一项验血结果严重超标,随时有生命危险,需要转入重症监护室。我顿时紧张,心如刀割。转入前我深情地亲吻了你,握着你的手说:到重监室,可一定要挺住,不能昏睡、不能让我失望!你很乖巧地答应了我。

  当即将进入重症监护室时,昏睡中的你突然睁开双眼,并且,抬起胳膊向我挥手告别,我顿时泪涌:这就把你交给人家了?你能再完好地归属我们吗?我期待着你平安无事重回爱巢!

  离开医院刚坐上公交车,天,又下雨了;心,也在下雨。我在想:难道苍天亦有情与我同悲?天若有情,请助我的霞妹快点好起来吧!

  霞:在你生前最后一周的日子里,明明记得你病情已经好转,带给我们希望的呀:你原本只喝少许米汤稀饭,忽然你想吃“鼎泰丰”包子,你哥高兴极了,起大早到西单买了后打车送到你病床前,你幽默地说:“这么点大好几块钱一个太奢侈了吧?”可是你哪里知道,我们愿意倾其所有换得星星、摘下月亮送给你啊!

  霞:姐姐知道你最爱干净,但体内埋着输液管又怕感冒,你已很长时间不曾洗过澡了,你无奈地一笑而过。头两天我和敏为你洗了秀发(你太年轻几乎没有长白发)。最后那天的午后,你对我说:姐:你给我泡泡脚吧!我欣然答应,把你的小脚丫连同每个趾缝、小腿都仔细地搓洗一遍,还用清水冲洗一净。给你穿上袜子、揉搓了一会儿肿胀的脚。妹夫接班后我便像往常一样不经意地离开了你。我万万没想到这竟是姐姐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那一别竟是我们姐妹今生的永别啊!如果知道是这样,我真该多陪陪你、再多看看你呀!

  当我半夜接到电话,再次赶到你病床前时,你已经永远地闭上了你那美丽的双眸,任凭姐姐怎样千呼万唤,你却再没像往常那样答应我了,我顿时万箭穿心、泪雨滂沱,真的好心痛啊!我有太多的不舍、太多的不忍、太多的不甘呀!

  霞:我们不曾远离过。你是姐姐一手带大的,因而我当兵远离,最想念的就是你!1972年你陪父母到部队来看我,我们久别重逢,欣喜若狂,望着你那小巧玲珑的俊俏模样,我高兴得合不拢嘴。

  我还记得你和妹夫登记结婚那天,你特地到办公室来告诉我,而我却无端地哭了,你问我:我要结婚成家你不高兴啊?我破涕为笑了:“傻妹妹:我这是不舍你远离啊!”

  然而,霞!那时短暂的分离都让我难分难舍,如今的永别,你又让我如何承受得了啊?

  如果可以,我愿意用一千个日子换回一天的姐妹重逢、天地相聚,让我一次看个够!

  如果时光能倒流,姐姐愿意再为你付出百倍的呵护、千倍的疼爱!让我一次爱个够!

  霞:“二月二”是接闺女日,往年咱们俩必定要相约同行一起“回娘家”,与父母推杯换盏共进午餐的,然而你走后的那个“二月二” 恰恰是你离开我们“一百天”,全家人要送你远行,入土为安。“回家日”变成了“离娘日”;接闺女成了送闺女、喜日成祭日,那是怎样的悲伤心痛啊!我和娘亲都无法面对、不忍远送你。妈妈对我说:过了一百天,霞就会越走越远了……闻听此言,我再也无法掩饰自己的悲伤,索性打开闸门任由泪水长流、思念泉涌……

  在你生日的那天,我看着相片上你那么灿烂的笑脸,再一次泪流满面,我不知该怎样才能排解心中的思念之痛,无奈之下,还是拿起了手机,给那个熟悉的号码发出了这样的短信:

  “霞:今天是你的生日!你快乐吗?我们分别得太久,姐姐真的好想好想你!姐姐好想给你过生日!然而,我们只能阴阳相隔、天地相望,我真不知该怎样将这生日的祝福送给你,还是发个短信给你吧!或许无线网络可以神通天地,将我的祝福送给你!祝你快乐幸福!”

  霞:你走后的这几年,我拼命地让大脑充实、不容清静,因为我怕静下来会想你心痛,我努力学写作、学制作、学口琴、学摄影,不仅在新浪写博客,而且现在又加盟了网络文学,结识了很多博友、文人,许多朋友已成了我的知音、知己!在收获知识的同时,收获了丰厚的友谊,我由衷地感谢他们!霞:你也一定会为姐高兴的吧!

  你走后,我对来自天外的一切都寄予美好的想象,记得你走后那第一场雪给我带来了莫大的惊喜和安慰,我想象着那定是你通过白色邮路鸿雁传书吧?或许是你凡心未泯化身为白雪天使来到人间了吧?因此,我伸展双臂、闭目向天,想象着与久别的你作一次零距离的拥抱,我独自静立在茫茫白雪中,用口琴吹奏那曲“真的好想你”以宣泄心中思念的痛,泪花与雪花合在脸上结成了雪绒花……

  霞:你走后我曾到玉渊潭的樱花园内寻找你的踪迹,独自坐在你曾坐过的石台上,回想着我们一起陪父母赏樱花的情景,幻想着你给我递苹果吃的甜蜜和幸福……然而,当我睁开双眼,环顾四下时,早已物是人非了。睹物思人,昔日赏花人今夕在何方?

  我常想:樱花的特殊魅力在于她是在最美的时候,在最灿烂的一刻壮烈凋谢的,霞妹你亦如樱花:在生命之花怒放的时候、在人生最美的时刻华丽转身的,你给我们留下了永恒的美丽!你如花的容貌将永远定格在我的脑海里……

  霞:你是否已幻化为凡身、轮回人间啦?如今你在哪里呀!


本网站作品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凡发表在网站的文章,未经作者本人授权,不得转载。

【编者按】今天,对于作者是一个特别的日子——沉沉的思念,切切的挂牵……同胞姐妹,阴阳两隔,痛断肝肠!此时写文章,文字词汇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倾诉是宣泄,潮水般地泉涌,骤风似地席卷,从心底从情深,字字滴泪,句句呼唤,在天的霞妹,你可听得见姐姐嘶天裂地的呼喊?你可看得见姐姐瑟瑟颤抖的身影?你可尝得到姐姐奔涌不息的泪水?这样的一篇祭文感人肺腑,推荐阅读。编辑:邵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