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加入书架

周公旦 (八)

作者: 赵若果 点击:893 发表:2023-10-30 09:47:53 闪星:2

摘要:话剧长于思辨。中国文化复兴,需要话剧的力量参与其中。 本文立足于为天下唱的精神, 抒写了中华文化的第一位伟人,周公旦。本剧亮点: 1、对西周初年三公(周公、召公、姜尚)不同施政思想的充分展现。 2、对周公制礼作乐的基本动机和思想内涵,有充分的描述。 3、对武庚夫人的塑造,可谓一缕清香,回荡人间。

 第四幕

第一场  镐京。郊外。 

 

【春天的田野。农夫耕作背景。召公由若干随从陪同上。与几位扶锄老者垄上相遇。

召   公   老人家,墒情可好,都种进去了吧?

农夫甲   托老天爷的福,都种进去了,该种的都种进去了。

农夫乙   近来国中大事可没断过,老爷您一向可好?

召   公   还好,还好。惭愧呀,让你们这些老者扶犁,姬奭心有不忍呢。

农夫丙   老是老了些,可都是些老把式。

召   公   哈哈哈。看来又是一个好年景。

农夫乙   圣王在上,那是没啥说的。

农夫甲   那边,不知道怎么样了?

召   公   也快了吧,该有消息了,出征已经四五个月了。

农夫丙   年轻人跟着摄政王东征,那也是见世面去了。

农夫甲   可不是,咱也想去,可就是没人要。

农夫乙   老爷坐镇京都,还能有空出来走动,也是我王的福气。

召   公    朝中的事情,也是大家的事情,姬奭可不能坐在四面墙中,指手画脚。我这样一边走,一边看,不也是见世面吗?

农夫甲   老爷仁德,一向体谅小民的疾苦!

农夫丙   人家都说,德政有香,这咱们哪里敢忘!

农夫乙   咱们还想聆听大老爷甘棠树下把案断呢!

召  公     哈哈哈。惭愧,惭愧呀! (走过,独白)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下)

 

第二场   中原。旷野

 

【武庚率领队伍上。

军士甲   主帅,前边有个小村落,是不是让队伍休整一下?

武   庚   好,通知队伍,养好精神,来日继续赶路。

军士甲   弟兄们,主帅有令,前边就是野营地,何不加快速度!

武   庚   创业是艰难的!也是快乐的!行军越是艰险,武庚就越是兴奋。父王呀,儿臣武庚绝不做庭院里娇弱的花朵!您看我殷商三军将士,个个都可比这山间的苍松!愿您的英灵,庇佑儿臣——(内喧哗声)什么声音!

军士乙   启禀元帅,有信使赶到。

武  庚  (信使急趋前)什么消息?

信  使   启奏侯爷,泪水堵上了小人恐惧的双眼,也压住了小人沉重的舌头。

武  庚   为什么!

信  使   话在嘴边,小人就是没有勇气说出来。

武  庚   少啰嗦,快快说!

信  使   我说侯爷,夫人她已经永别了!

武  庚   什么!

信  使   夫人她就这样祝侯爷前路保重,然后勇敢地执剑自刎——,给天地间留下无尽的清风流韵。

武  庚   为什么!

信  使   朝歌已被姜尚那只老狐狸攻破了!

武  庚   啊!

众军士   究竟怎么回事!

信  使   侯爷出征后,狡猾的姜尚就派出一支虎狼之师,洗劫了朝歌。现在朝歌已经四门大开,欢庆自己的新生呢!

武  庚   一道强光猛然射进了幽暗的角落,武庚幡然悔悟了!悔悟了!

军士甲   有人影晃动。站住!什么人!

      【毕公率领队伍上。

毕  公   西岐大司马毕公姬高在此恭候!

军士甲   不好!

毕   公   请快快通报反贼武庚,让他决定是立刻决战,还是有待天明,来日再决雌雄!

军士乙   主帅!主帅!

武   庚   夫人呀,夫人,武庚明白了,明白了!

军士甲   主帅,大事不好了!元帅,逃命要紧!

武   庚   夫人!(由若干军士护驾下)

毕   公   快快!追上去!

       【武庚由若干军士护驾重新上。

武   庚   将士们,我知道你们都是最好的将士,是光复我大邦殷商的栋梁之才,可惜武庚时运不济,再也不能与各位共话未来了。就此作别吧,弟兄们,你们尚可保人臣之位。武庚不识时务,就此永别吧!夫人——!(自刎死)

【毕公率队伍重新上。

军士甲   你们要的人,现在就在我的怀里,就请连同我们一起拿去吧!

军士乙   是死是活,任由发落!

毕   公   本将军乃是圣王文武之师,只要尔等有意投诚,本将军绝不滥杀无辜。

军士乙   事到如今,我等又有何求!

毕   公   那么,现在请让我们一起,给这位刚刚离去的侯爷,以恰当的安葬。他本来是有资格被称作当世英雄的。可惜,一切转眼都成了过往。此人亲手破坏了历代灭国不灭祀的优良传统,怎不让人扼腕叹息。(同下)


第三场   中原。旷野另一处。

 

【康叔率领队伍上。

将士甲   说不清过了多少个夜晚,多少个白天,连只耗子都不见。我说,将军,我们是不是把路走错了。

将士乙   摄政王也太多虑了,硬要我们兵出蓝田。我们怕是白白辛苦,没有机会疆场扬名了。

康   叔   各位将军稍安勿躁,姬封相信出奇才能制胜。

【队伍路过下。霍叔率领队伍从另一方上。

军士甲   报告主帅,前方隐隐约约,有人影活动。

霍   叔   传令三军,拿起斧钺戈矛,准备迎敌!

众军士   准备迎敌,准备迎敌!

【康叔率领队伍重新上。

军士甲   前方来者何人,请通报名姓!

将士甲   来者何人!我等乃是西岐大将军姬封所部!

军士甲   再没有比这个名字更让人恶心了!弟兄们,举起家伙!

康   叔   且慢,何必惊慌!本将军准许你们从容布阵。

军士乙   不要上当,弟兄们,冲上去!杀——!

康   叔    敢问领队何人,为什么不站出来答话!

霍   叔    小子岂敢无礼!兄长面前,何不赶快下拜投降!

康   叔   八哥!我们骨肉弟兄不当如此相见!姬封永远愿意像小时候那样,叫一声姬处哥哥!小弟一向知道哥哥朴实仁厚,嫉恶如仇,为什么要误入迷途,有负父王明德如此!

霍  叔   篡逆帮凶,何敢多言!左右,何不替我快快拿下!

康  叔   擒贼先擒王,将士们,大显身手的时候到了!(双方激战下)

 

第四场   中原。旷野另一处

 

【管叔、蔡叔率队执戟上。与周公队伍相遇。

周  公  三哥别来无恙!且恕姬旦甲胄在身,不能全礼。

管  叔  对面来者何人!岂敢挡我讨逆去路!

周  公  三哥,你声言讨逆,敢问逆者何人?你为什么要蛊惑我西岐将士,背离故土,反抗母国?为什么要挟持我骨肉弟兄,图谋一己私利!为什么敢违背先王遗命,与殷商遗老遗少,摇撼东土,企图瓜分天下!

管  叔   好小子,鼓唇弄舌!一贯巧言令色,迷惑圣聪!

蔡  叔   弟兄们,还不赶快动手!

周  公   白茅黄钺,天子所赐,谁人敢动!(双方军士止步)面见天子,岂敢不拜?(对面有人屈膝欲拜)西岐弟兄们,本摄政王知道你们都是仁义君子!你们的父母妻子,伫望你们早日平安归国!你们的兄弟亲族,就在你们对面的队伍里,你们岂可做反贼的帮凶,与自己的弟兄相互仇杀!

管  叔   黄口小儿,不要欺人过甚!现在仍敢蔑视本兄长!本元帅只知有文王诏令,岂可与野心家一同戴天! 弟兄们,给我杀,擒住对面这个篡逆国贼,可封万户侯!

众军士   上!

【双方互杀一阵,下。若干兵士重新上,继续厮杀,下。周公、管叔等重新上。

周  公   天色向晚,双方权且休兵,明日整装再战不迟!

管  叔   来日再决雌雄!弟兄们撤! 

【夜晚的军营。周公由兵士陪护上。

周  公   夜色多么深沉! 你们看天上,夜色越是黑暗,就越能显出星光的皎洁与灿烂。噢,天上的神明呀,今夕何夕,为什么人间会有这么多的纷争,这么多的恩仇,我们大家原本可以安居屋宇,享受这人间的温情与美好,可是现在却不得不领受这邪恶的指引,远途跋涉,栖身于这野兽出没的旷野。老天爷,人世间的这一切私念与纷争,该是多么无聊呀!

南宫适  请摄政王保重贵体,露水已经上来了,不如进帐休息吧。

周  公  唉,你们可知,此时此刻,姬旦忽然有悲悯之情,涌上心头。人的一生何其短促,你看这黑压压的人群,今天汇聚于此,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目标,个个激动不已。可是,百年之后呢?百年之后,我们中间,又有谁还能继续活在这星光之下呢!思来不免让人怅惘叹息。

南宫适   摄政王不必多虑,好在有不朽的荣名,可以争取。

周  公   老将军所言极是。

南宫适   回帐休息吧,摄政王将息贵体要紧。

周  公   好。决战在即,只有睡眠,方可焕醒肉体的活力。

【同下。管叔、蔡叔上。

蔡  叔   三哥,军中似乎有个传言,对我们极为不利。

管  叔   什么传言?何不拿住杀头!

蔡  叔   听说姜尚那个老贼反水了。

管  叔   什么!

蔡  叔   这老贼已经领兵占据了朝歌!

管  叔   哪来的说辞!

蔡  叔   武庚已经自尽而死了。

管  叔   噢!老匹夫!奸诈小人!

蔡  叔   毫无信义可言!三哥,我们上当了。

管  叔   这谣言是哪来的!

蔡  叔   据说因为恐惧,那该死的报信军士,已经溜走了。

管  叔   抓住他!何不赶快派人抓回来!

蔡  叔   三哥!

管  叔   老匹夫!小人!抓住他!快快抓住他!

【两人互相搀扶下。清晨的原野。军鼓声。周公率队整肃上。管叔、蔡叔故作镇静率队上。

周  公   大元帅晨安!夜来可得安寝?对面的将士们!你们的疑惑,本摄政王现在帮助你们加以证实。当今天子已经通过太保大人,明告老太师齐国公,东到大海,西到黄河,南到穆陵,北到无棣,专得征伐。老太师领受王命,已经攻破管城,朝歌,武庚已经畏罪自杀,你们的死期就在眼前了!

南宫适   还不赶快投降!

蔡  叔   弟兄们,不要轻信谣言!给我上!

管  叔   弟兄们!显爵高位,在此一举!

军士甲   大丈夫成就功名,正当其时,我等何不亲手采摘!

【双方互相厮杀。管叔、蔡叔分别与敌战,且战且退下。南宫适带领将士重新上。

南宫适   将士们,缴枪者不杀,顽抗者不赦!

【管叔披发气喘吁吁上。后边追兵紧随。

管  叔   噢,噢,父王,大事去矣!父王!儿臣姬鲜一生忠心耿耿,不曾有忘家国社稷,不料遭受小人残害,已经无力挽回这颓败的江山了。噢,姬鲜现在最想转告世人的是,载不要做什么正直君子了!这个世界是狡诈者主宰的世界!是藏污纳垢者的世界!姬鲜的故事,已经给后人树立了一个灰色的样板!(自杀死,周公由若干人陪同上)

将士甲   报告摄政王,末将有罪,贼首刚刚自己了结了自己!

周  公   哦,就这样结束了吗,结束了!这场平地而起的纷争,尽管即将归于平静,可是姬旦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姬旦从此不免要背上弑兄的恶名了——人言可畏,怎么能不让人有所顾虑。同是一母所生,未尝见邪僻之事,为什么却要背道而驰,刀兵相见?为什么一颗树上的果子,有酸有甜?这是一个值得世间所有父母警惕在心的问题。天地生人,原本都是冰洁玉清的。可是,由于受虚妄邪念的诱惑,生存利害的指使,慢慢地,心灵中就沾染上了难以剔除的污垢,非得借斧钺加以矫正不可。这就是为什么你要走上这条不归路呀,三哥!想起我们弟兄几个,小时候,同吃同睡,恩爱有加,嬉戏打闹,绝无猜忌,那温情的金色时光,至今历历在目,可是我们现在却阴阳相隔,给世人留下无尽的叹息。

【若干将士押解蔡叔上,南宫适紧随上。

南宫适   启禀摄政王,蔡国侯已经抓获,听后发落。

周  公  这才是罪恶的渊薮!五弟,圣主文考的好儿子,我的好兄弟!你什么时候才能学会自尊自重,用心思索!你用什么献媚之词迷惑了三哥,助长了他的邪僻心理,让他误入歧途!你还有脸活在人间吗?

蔡  叔  尊贵的摄政王,天不助小弟,也不曾绝灭小弟。姬度方今别无所求,愿做一个富家翁足矣。

周  公  没有骨气的东西!押下去,立即流放边关!越远越好,我相信世间一切有德君子,都永远羞于见到你!

【周公佛袖而去,下。南宫适押解蔡叔下。康叔等押解霍叔上。

康  叔  将士们,前边就是摄政王行营所在!请加快脚步。

【周公等重新上。

周  公  传令众将士,继续追袭,打扫战场,务必歼灭一切顽抗之敌,还中原黎民百姓以平安的乐土。

南宫适    是!

【康叔等押解霍叔上。

康  叔  报告摄政王,南线战事已经结束,霍国侯受降在押,听侯发落。

周  公  好!此功不小!八弟,你可知道你的错误?

霍 叔 姬处不知。

周  公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四哥了解你,四哥也不想难为你。既然你忘记了,只有以至公无私之心,才能行正大光明之事,那就去安安生生地做个庶民吧。这就是你执拗不明的代价!愿你无忧无虑地生,无牵无挂地老去。(霍叔被押下)

康  叔 摄政王,八哥——,是不是过重了点?

周  公  一样,我和你一样的心情。可是宽恕罪人,也就等于对无罪之人实施了惩罚。 尽管从一开始,就知道有这样的结果,可是要四哥接受这样的事实,也是一件沉重的事。现在四哥脑海里,只有一个意象,一个关于邪念误人,贪婪败家的意象。啊,鸱鸮呀鸱鸮,你这人见人恨的猫头鹰,既然已经夺走了我的孩子,就不要再毁掉我的窝巢吧。我含辛茹苦,养育孩子,早就病了!我的翅膀稀落,我的羽毛枯槁;我的窝巢垂危,在风雨中飘摇。我现在只能惊恐地哀号!

【众将士上。

毕  公  高贵的摄政王,可恶的奄国君、薄谷君他们逃回去了!我们当乘胜追击,尽快剿灭东夷各部顽敌!

周  公  好!这必然是一次更加持久而艰苦的较量。

南宫适 启奏摄政王,大难攻,小易服,愚臣浅陋,自以为对于东夷各部,我们理当服众小以劫大。

周  公 老将军所言,正和吾意!

【传令官上。

传令官  启奏摄政王,天子使者驾到。

周  公  快快出迎!

【乐声起。众人拥使者上。

使 者  微臣敬高贵的贺摄政王旗开得胜,捷报捷报!微臣受命前来,不为别事。晋唐叔虞新近喜得嘉谷,献于天子。天子念及摄政王军旅辛劳,特命臣不辞万里,星夜驱驰,敬献于摄政王帐下。

【使者持禾苗赐周公,周公施礼,礼成)

周  公   我王圣明,姬旦不敢有忘我王重托。姬旦新得一诗,名曰《鸱鸮》,有劳大人上达天子,(侍从官持一块小木板,递交周公,周公转交使者)伏望我王明察姬旦之忧惧。

使 者  微臣敢不领命。(施礼,下)

周  公   勇敢的将士们,天子没有忘记我们!为了永久的和平,我们当一鼓作气,乘胜前进! 对于勘定东夷,谁愿领命前部?

伯 禽  某愿往!

吕  伋   末将不才,愿立军令状!

沫司徒   末将愿率精兵三千,为各位将军前导! 

众将官  末将愿往,末将愿往!不荡平东海,誓不还朝!

毕  公   嚯!个个生龙活虎!

南宫适   年轻一代,已经成长起来了!

毕  公   他们用卓越的战绩,已经证明过自己!

周  公  此乃社稷之幸,我王之福! 那么,我们兵分三路,立即朝淮夷进发!(歌起。众下)

 

第五场  平原。 乡野。

 

【田野。若干兵士从一方跑步上。

众兵士   噢——,噢——,胜利了,我们胜利了!终于踏上归家之路了!

兵士甲   啊,我的脑袋还在!

兵士乙   我的胳膊还在!

兵士丙   我的脚也在!

兵士丁   我的肚子也在!

众兵士   噢——,噢——,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边说边走路过下。另有若干兵士上。歌声起,歌曰:“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我东曰归,我心西悲。洒扫穹窒,我征聿至。有敦瓜苦,烝在栗薪。自我不见,于今三年!”

兵士戊   弟兄们,加快脚步!

众兵士   啊,前边马上就是我西岐地界了!

兵士己   到家了!到家了!

兵士庚   这回我可得好好炫耀炫耀,你看,过瘾不!

兵士戊   哈哈哈。缺口刀斧算什么!看我这戟!够厉害吧!

兵士己   简直就是一个拨火棍,靠这,也能杀敌?

兵士戊   嚯嚯嚯,不信你可以试试看!

兵士庚   我一共砍掉了四十八个!

兵士戊   嗬,记得清清楚楚!你知道我杀了多少?嚯嚯嚯,不多不少,八十个!

兵士庚   你吹牛!

兵士戊   你才吹牛!

兵士己   不要闹了。谢天谢地,我们都活着回来了!

兵士戊   可以抱着媳妇睡觉了!

众兵士   回家抱媳妇了!

兵士戊   (突然大哭)可是我村上的阿贝,他再也没法回来了。

兵士己   不是不流泪,没到伤心处,我们村上了阿衡也没回来。

兵士庚   不要哭,不要哭了,回不来的,那才是真正的英雄!

【边说边走,互相搀扶,路过下。若干士官上。

士官甲   整整三年,终于回来了。你回家,最想做点什么事?

士官乙   打扫庭院,整顿屋宇,把桑树修剪修剪,把葫芦架支起来,美美满满,过自己的小日子。

士官丙   越是经过血与火的洗礼,就越是知道生命的宝贵。

士官甲   我得让贱内尽快做件新衣裳,把这副铠甲好好保藏。

士官丙   这次摄政王奖赏我不少金块,我得好好请几个能工巧匠,做个簋盘甚至鬲鼎,把这次战功,永久记载。

士官甲   什么方便,就做什么吧。你有这个条件。

士官乙   在我们几个中,现在看来,将军你是最幸运的。

士官丁   可惜我没有获得你这样的战功。也许,这就是我抱憾的原因。

士官甲   何必求全自责!重要的是,我们都有一颗正直的心。

士官丁   对,至少我尽力了,我问心无愧。

士官甲   愿天下从此太平!让人们的睡眠不再受兵戈的骚扰!

【背景:茅屋草舍,鸡鸣狗叫。音乐声高起。

士官丁    和平万岁!

众士官    和平万万岁!(边走边说,路过下。)

 

第六场   中原。周公中军帐


【周公及侍卫官急匆匆上,吕伋从另一方上。 

吕  伋   末将吕伋参见高贵的摄政王。

周  公   噢,吕伋将军,我的好侄儿,你也要去了么?

吕  伋   是,愚侄特向高贵的摄政王辞行。

周  公   回国之后,务必转达我的敬意。令尊大人因为年事已高,不曾亲临战地,但是老太师建立的卓越功勋,我们一刻不敢有忘。

吕  伋   区区微劳,有辱摄政王垂念。

周  公   我们欣喜地看到,正是由于你们的努力,这回,齐国疆界已大出两成。为了屏藩我边陲门户,我们让姬克镇守蓟地,成立燕国,让伯禽镇守奄地,成立鲁国,分别代表召公和我,与贵国形成鼎足之势,还望转告老太师,设法予以提携。

吕  伋   荷蒙旷世洪恩,敢不竭忠尽智,以图报效!

周  公  好,那么你快快返国去吧,以免老太师悬望。(吕伋下。康叔急上)阿封,我正要找你,这回你的担子可不轻呢。

康  叔   姬封当拿出全部的心力,报答高贵的摄政王信任。

周  公   三年战事终于结束,我们固然应该感到欣慰,但是考虑到眼前堆积如山的各种事务,我们就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懈怠。我们在力量上战胜了殷商,战胜了东夷五十余国,但是在这广袤的国土上,如何建立新的秩序,如何让那些顽固分子,从内心里归顺我们,却无疑正在考验着我们的施政智慧。所以,派你和贤德仁厚的微子启分领殷商故地,既是对你战功的奖赏,也对你给予了很大的期望。你一定要自我省察,敬畏上命,遵循虞夏殷商时代圣明国王的治国之道。你要记住,只有殷民都走上了我们所要求的轨道,国家才会康宁有序。你要学会把民当作为镜子。民怨不可怕,可怕是我们不能认真对待。要念念不忘稼穑之艰难,小民之疾苦,做到明德、敬民,爱民,护民。要继续鼓励垦荒,减低税赋,不使黎民有流离之苦。还有,对那些罪大恶极的人,那些不孝敬父母,不友爱兄弟的人,要严加惩罚。殷人一贯喜欢饮酒,你要务必严加防范。

康  叔   四哥放心,小弟务必铭记践行!

周  公  我们要立即征调百工,营建洛邑。我们要打破国土界限,授民授疆土,让王室子弟、亲戚、功臣、以及先圣王后裔,都能得到恰当的封赏。我们还要尽快完善礼乐制度,颁行天下,让宗法制度,成为匡正天下的无形纲纪。所以,阿封,你你回去还要尽快办好一件事。为了彻底分化殷商遗民,我们很有必要实施动迁瓦解。据我了解,我们可以把殷民分为三个部分:对于与殷商王室王贵族,包括其世宦百官奴婢,我们要把他们迁往洛邑,在那里赐给他们宅地,一如既往。 你可以把条氏、徐氏、萧氏、索氏、长勺氏、尾勺氏这六个家族,都划拨给伯禽,让他带到曲阜去,让他们在那里世居繁衍,获得新生。这样给你留下的,只有陶氏、施氏、繁氏、锜氏、樊氏、饥氏、终葵氏七个部族,负担就相对要轻一些了。

康  叔   四哥如此体谅关照,姬封感激不尽。

周  公   不,这并不是对你有意关照。因为,我考虑,说到底,华夷终究一家,四海之内,皆兄弟。尽管殷商遗民是我们的心头之患。我们可不能、也不可能把他们都统统杀掉。我们只能付出宽容与耐心,对他们加以怀柔与安抚,我们应该这样考虑问题,我们翦商克殷,不是周人与殷民之间的征服和被征服,而是族群间政权结构的重新组合。所以,我们要设法化解族群之间的矛盾,大胆吸纳殷贵族到建成后的东都洛邑任职,到各诸侯国担任必要的职务。有些人,甚至也可以保其军阶,担任师一级的指挥官。我们要记住,敬德保民,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强音,也应该成为我们的行动指南。正像五味以调口、和六律以聪耳一个样,既然天地和谐是自然之理,那么和睦万民,便是君主受命,建设国家的重要条件。我们要追求天下的和谐,种族的和睦,诸侯间的互帮与协作。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实现政治的清明。

康  叔   姬封记住了,四哥多次说过,和顺人心,顺民得和。夏族、殷族、周族都有做民主的资格,就看你能不能搞好民间政治。

周  公   好,那么你去吧,阿封,只要你能做到这些,就足可得到万民爱戴。(伯禽上)哦,伯禽,你的事情处理完了吗?

伯  禽  臣伯禽回禀摄政王,事情已经全部办妥了。

周  公  好。这次伐奄之役,你表现还不错,你当戒除自得自满情绪,务必做到身贵而愈恭,家富而愈俭,胜敌而愈戒。少嗥之墟曲阜,自古就是东夷各族集居中心地带,你当谨慎小心,勤勉笃行,教化人群。尤其要礼贤下士,广招贤才。你看看你的父亲,作为文王的儿子,武王的弟弟,成王的叔父,如今又摄政当国,地位不能说不高。但是我仍然能够牢记谨慎做人,勤恳做事,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 尽管我经常是一沐三握发,一饭三吐哺,可还是害怕有所贻误,有失天下贤士的期望。

伯  禽   儿臣耳濡目染,理当知行合一。

周  公   一个人,想努力上进,就必须好学笃思。你的父亲我就常常这样要求自己,每日都要有所收获,有所领悟。一个问题,经常放在心中,不断揣摩,每有所得,便欣然忘食,坐以待旦,以求精进。其有不合者,仰而思之,夜以断日。你们要是能够体验其中的乐趣,就好了。

伯  禽   父亲耳提面命,伯禽记住了。

周  公   好吧,要言不烦,我需要交代的,就这么多。

康  叔   姬封不忘。四哥忧念王事,可谓至矣。

周  公   眼前事务,千头万绪,大家各自去忙吧。(分头下)

                    

本网站作品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凡发表在网站的文章,未经作者本人授权,不得转载。

【编者按】朝歌被姜尚军攻破,武庚夫人自刎而亡。武庚闻之,追悔莫及,临阵北逃,自刎而死。管叔也被擒获,自杀而亡。蔡叔被流放,霍叔被贬为庶人。由此,周公在毕公、南宫适、康叔等的帮助下,兵分三路,前后夹击,轻松取得了平叛胜利。对于自己的杀兄之事,周公身感遭遇道德困境。周公乘胜追击,一举扫平了东夷各部,天下获得太平。周公表彰平叛有功的大臣,以智慧、德行和才能服众,带领众臣着手处理堆积如山的各种事务,没有一丝懈怠。编辑:天海蓝蓝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