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加入书架

周公旦 (五)

作者: 赵若果 点击:860 发表:2023-10-28 20:40:40 闪星:3

摘要:话剧长于思辨。中国文化复兴,需要话剧的力量参与其中。 本文立足于为天下唱的精神, 抒写了中华文化的第一位伟人,周公旦。本剧亮点: 1、对西周初年三公(周公、召公、姜尚)不同施政思想的充分展现。 2、对周公制礼作乐的基本动机和思想内涵,有充分的描述。 3、对武庚夫人的塑造,可谓一缕清香,回荡人间。

 第二幕

第八场    镐京。东门外


【周公及两位文官从一方上,若干持甲侍卫紧随。毕公等朝中百官从另一方上。

毕  公   摄政大人前路保重!

众官员  愿大人珍重贵体,早日来归。

周  公   姬旦有谢诸位!大家就此告别吧!

众官员  臣等只愿摄政大人宽心释怀!

周  公    姬旦心领了!各位如此高情厚谊,非只言片语所能鸣谢!朝中事务,姬旦就有劳各位了!

众官员   臣等理当忠心竭力,大人不必挂念!

康   叔   姬封深感自责,姬封保证查明真相,上报天子!

周   公    好吧,好。姬旦此行,绝非逃避。诸位知道,久居国中,心中总是不免会空乏起来的。

康  叔  (对众侍卫)你们要确保安全,不得有任何差失!

众侍卫   侯爷请放心,我等粉身碎骨,不敢有辱使命。

周   公   回吧,大家就此告别吧!

百   官   愿大人一路保重,早日来归。

周   公   回吧,回吧!(分别下)


  第九场   关中平原。官道上

 

【两旁秋季作物,丰茂喜人。周公一行人上。

周  公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陪臣甲   大人,您这几句诗,正好道尽了微臣心中的惆怅。

陪臣乙   大人真的不必伤怀。据在下所知,自古以来,欲立明德于天下者,没有不在泥淖中努力前行的。

陪臣甲   只有赶路人,才会遇到泥淖,才需要跋涉险滩。

周   公   好,此言甚善。放下你们的刀剑,我们正好可以多走走,多看看,一路察访民情。(走过下)


   第十场    管国。王宫一室


【管叔、蔡叔及霍叔分别从一方上。

蔡  叔   出来了,三哥,出来了!

管  叔   慌什么!什么出来了?

蔡  叔   老四离开国都了。

霍  叔   我们扇起的烟雾,四哥经受不住,低头离开都城,向我们这边来了。

蔡  叔   我们该如何办?

管  叔   到了哪里?

霍  叔   刚刚离开京都。

管  叔   随从多少?

蔡  叔   轻装简从,不足十人。

管  叔   这么说,我们的交通线是高效的了。

蔡  叔   可不是!即使夜幕锁径,大雪封山,我们的消息,也照样能在驿站上飞奔起来!

霍  叔   我们不得不承认,小小钱币,比十万条人间智慧,更能发挥其作用。

蔡  叔   现在怎么办,三哥?

管  叔   什么怎么办!

蔡  叔   潼关出来,险要路段很多,我们是不是——该有所作为?

霍  叔   四哥既然威压至尊,心怀叵测,我认为我们就应该有所行动。

管  叔   事未发而盲动,只会取罪天下。我们可不能有损父王明德。

霍  叔   三哥圣明!

管  叔   我们太正直了,这是我们的缺点。对付诡计多端的老四,我们可得多动点心思。

霍  叔   没错!

管  叔   这不是什么好消息!我宁可看到老三他废掉幼主,自践大位。

霍  叔   三哥!

管  叔   什么?——大丈夫立于天地间,自当伸张这一身正气!(同下)


第十一场   中原。官道上


【周公一行上。

臣  甲   大人请看,走出关口,一下子豁然开朗了。

周  公   是呀,天高地阔,鹰击万里,江山如此美好,观来不免让人神清气爽。可是,你看,这到处都是古战场,追思前朝故事,不免让人顿生人生如梦,英雄万里之感。我们是不是应该飘然物外,归隐山野?

臣  乙   大人,您可不能,你若羽化而去,将奈社稷何?

臣  甲   你该知道,大人这也只是说说而已。

臣  乙   大人一路谈笑,消除了我们多少困乏。

周  公   是呀,可喜我们一路看到的是,一派祥和安定。但是在前面中原大地上,数百万黎民百姓,至今饥寒交博,置身水深火热之中,让姬旦我只感到肩头的重压。他们都是我有夏同胞,理当领受我西岐的和风细雨。(走过下)


   第十二场   中原。洛邑军所


      【门外岗哨。军所布置森然。周公、召公、冉载、南宫适等上。

周  公  你们辛苦了!既然穆卜大吉,就足以说明,我们小邦周入主中原,营建新都,上合天心,下合民心。(一起面对木板样图)

南宫适   愿天子尽快临幸中国,对百废待兴的中原地区实施有效管理。

冉  载   我们可以马上破土动工。

周  公   不,我们还得上报天子。

召  公   这样更稳妥。我们可以把这画图,上报天子批阅。

侍从官   启禀太宰大人,京都有使者赶到。

【康叔上。

周  公  哦,阿封,你带来了什么好消息?

康  叔  是,尊贵的摄政王!

召  公  什么?

康  叔  一切都全明白了!受太后明诏,当今天子愿把摄政王的尊号,加封于忠心仁厚的太宰大人!当今天子怀着歉疚的心情,恳求太宰大人火速回朝,天子明示说,要出郭三十里,亲迎摄政王回朝主政。

召  公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康  叔   且容在下详禀。当下正值秋季,百谷已经成熟,有待收获。可是,摄政王东来之后不久,国中就出现了新的恐慌。一夜间,电闪雷鸣,狂风大作,风裹着雨,雨裹着风,在都城内外肆略了一天一夜,待收的庄稼倒伏在地,大树一个个被连根拔起。国人都被这种严重的异象吓得哇哇大哭,伸开脖子乱叫。为了穰灾避祸,天子率领文武百官,冒着风雨,亲临太庙占卜。不料却得到了摄政王此前为武王祈祷穰病的祝词。人们这才知道,一件了不起的秘密!当年,摄政王竟然曾经哀告皇天上帝,愿意舍身以代武王!天子抚摸着那祈祷穰病的祝词,仿佛抚摸着摄政王耿耿忠心,忽然嚎啕大哭!一边拭泪,一边咿咿呀呀地说, “不要占卜了!不要占卜了!伯父这样勤劳王室,小子我竟然还心生怀疑,实感心中有愧!小子我问心有愧呀,现在上天如此震怒,明明就是在表彰伯父的功德,小子我要亲自去恳求伯父快快回朝!”天子这话刚说完,雨也听了,风向立即反转过来,倒伏的庄稼又全部挺立起来了。国人也惊异的不得了,个个欢呼雀跃,急切盼望摄政王返回王都。

召  公   老天爷说话方式,就是这么特别!

南宫适   诚心可感天动地!

召  公   那么,谣言的事情,可查明白了?

康  叔   明白了!是管国公他们雇佣了一帮无耻之徒,有意散播无稽之谈,这个已经向太后、天子申奏明白了。有趣的是,这帮谣言制造者,眼观上天发怒,也主动跑出来,哭诉自己的罪过,现在都搞得京都无力羁押了。

召  公  哈哈哈。(对周公)你放声哭出来吧,委屈憋久了,会惹病伤身的。

周  公  我的估计,符合我的估计。

召  公  那么请让我们一起回朝。我们正好可以把卜兆和画图上报天子,奏闻我们的新都营建计划。(同下)


第十三场   朝歌。王宫门前


【武庚、奄君、薄姑上。

奄  君   我说王爷,我们来一趟可不容易。 你准备用什么招待我们?

薄  姑   托先王洪福,今日方得仰瞻王爷尊颜。

武  庚   欢迎,欢迎。武庚一向仰慕二位爵爷大名,今日得见,实乃平生快事。

奄  君   不必客气,何必客气!

薄  姑   我们做梦都想赶赴王爷麾下,以报先王不世之仇!

奄  君   对了,我说王爷, 我们这次来,可是有大事相商的。

薄  姑   武王已死,今王尚幼,周公见疑,天下耸动,我说王爷, 我们可不能坐失良机。

奄  君   我们这次来,只想和王爷一起干他娘的一场好戏!

武  庚   有劳二位,敢请二位相信,我武庚绝不是个懦夫!

薄  姑   大丈夫建功扬名,眼前正是千载难逢的好时候!

奄  君   更不必多疑!更不必多议!人生在世,就要他娘的活个痛痛快快!

薄  姑   我们的队伍,随时可以开拔!

奄  君   我们可以建立一个东部战线,随时听候调遣!

武  庚   武庚感戴二位盛意,武庚离不开二位爵爷提携。

薄  姑   王爷,尊名号,就抵得上数十万军旅步卒!我们只是荷蒙先王洪恩,无以回报。(对奄君) 你说对不对?

奄  君   正是这个道理,正是这个道理!

薄  姑   有道是,图大事者,不避小怨,对不对?

奄  君   上顺天意,我们得上顺天意。(一同入宫,下)

 

    第十四场   镐京。王宫一室


玉璧周公.jpg

 【邑姜、成王,周公、召公分别从两方上。

周  公   臣姬旦参见太后,参见我王。

邑  姜   伯父不必,(上前搀扶)快赶紧起来。太保大人,你们也都起来坐吧。妾身有愧,妾身有愧!妾身虽然德浅命薄,却也窃慕我先祖太姜、太任、太姒,也愿像三太那样,旦夕勤劳,以尽妇道。可是你们也知道,武王长逝,一切都被抛离了正常的轨道。现在,事实证明我的顾虑,是多余的,是忙中添乱。那么,妾身理当昭告天下,自此之后,绝不会继续干预朝政。朝中一切事务,理当由摄政王全权主持。您看呢,太保大人?

召  公   娘娘的处置是稳妥的。

周  公   姬旦绝不有负太后、我王重托。

邑  姜   伯父不必多礼。

周  公   启禀太后,姬旦以为,管国公他们应该尽快回朝,共商国是。我们的好多国务,离不开他们的积极配合。

邑  姜   伯父你就大胆主持吧。

成  王   伯父给姬诵讲解的课业,姬诵正在细细品味消化。姬诵再次向伯父致以抱愧之意。

周  公   我王仁厚如此,老臣实不敢当。(同下)

 

本网站作品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凡发表在网站的文章,未经作者本人授权,不得转载。

【编者按】管叔因为没能继承王位而在京都镐京散布流言,一时间镐京人心惶惶,成王、王后心怀恐惧。周公没有为自己争辩,而是选择东出躲避风头,也正好一路察看民情。一行人走出关口,天高地阔,鹰击万里,江山如此美好,心中豁然开朗,可看到古战场,追思前朝故事,不免又感叹人生如梦、英雄万里。管叔、蔡叔及霍叔得知流言奏效,有了叛乱之心,武庚亦欲谋反。成王看到武王病重时周公为武王祈祷穰病的祝词,感动于摄政王的一片赤城之心,请他回宫全权主持一切国事。编辑:天海蓝蓝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