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加入书架

【70周年】一家两国兵

作者: 朱新开 点击:796 发表:2023-08-03 06:49:23 闪星:4

摘要:金海月的三叔、二姐夫选择为祖国而战,自然就是朝鲜籍包括二姐;大哥选择为祖籍国而战,由中国人民解放军转入朝鲜人民军,至停战退役回归中国籍,随夫而来的大嫂选择保留朝鲜籍,在大哥过早离世后,她仍选择留在中国;金海月也选择为祖籍国而战,加入的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并且始终认同中国籍。

        那是在撰写长篇小说《湘西1949》时,笔者专程拜访曾在湘西剿匪的第47军老兵刘杰,其称四野南下部队编有朝鲜人和日本人,在抗美援朝之前,该军被调走约2个营朝鲜官兵。不过,当时更关注剿匪也就没有深问,后来有幸采访志愿军女兵金海月,才逐步理清“外籍官兵”的来龙去脉,也真正理解一衣带水与家国情仇。


1690763125886282.jpg  一、二叔在中国失踪

  金海月的身份证标注着朝鲜族,但在当年申请二次入伍时,相关负责人却认定她是朝鲜人不予办理。

  至于为什么?就要上溯1910年日本侵吞朝鲜后,金海月的祖父不甘受辱,携家从朝鲜咸镜北道吉州郡德山面大洞里出发,一路跋涉越境到中国吉林省延吉县(今延边朝鲜族自治州首府驻地)太兴村(中共东满特委、延吉县委诞生地)定居,当时有其祖母、父亲、二叔、三叔、大姑、二姑,小叔则生于中国。

  金海月也生于中国,时间是“九一八事变”两年后、伪满洲国成立一年后的1933年3月9日,她未出满月就遭遇一场生死劫难。     “听长辈说,当时日本人要抓我二叔,家里人匆忙到外边躲避,就把我塞进板柜下的缝隙,两天后才回来,我一点事没有。”金海月回忆道。显然,家人担心哭闹暴露行踪才将其留下,而正是她没有哭闹才躲过此劫。

1690763161120777.jpg       至于二叔为何遭抓捕?只因他加入金日成领导的抗日武装,就在金海月出生两个月前,金日成任政委的汪清县抗日游击队(前称“反日人民游击队”),已与延吉、和龙、珲春等地游击队合编,番号为中国工农红军第32军东满游击队,第二年3月才正式打出“朝鲜人民革命军”旗号。由此来看,二叔遭抓捕时的身份是中国红军。

       在同期的中国东北地区,还有杨靖宇、赵尚志、崔庸健等分别带领的抗日武装。

  赵尚志是黄埔四期生;崔庸健是黄埔教官,曾参加北伐并加入中国共产党,又作为特务营二连连长参加广州起义,该营多数官兵是朝鲜籍包括崔庸健,后成为朝鲜人民军第一任总司令、唯一的共和国次帅(其后为人民军次帅衔)。此外,黄埔四期生、越南籍洪水(原名武元博)也参加广州起义,又随中央红军长征历尽艰辛到陕北,后成为中越双料开国少将。

       可见,我军建军之初就有外籍官兵,乃至1988年被正式确定为解放军军歌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即《八路军进行曲》的作曲郑律成也是朝鲜籍,他于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0年转为中国籍。

       要知道,中、朝、越三国曾面对同样的反帝反殖民形势,朝、越的革命者较难在本国容身,便越境融入中国革命的洪流,包括金海月的二叔、三叔。

     “后来二叔没了音信,也就是失踪了。”金海月说。


1690763183806587.jpg       二、三叔在朝鲜牺牲

      金海月的三叔名叫金时学,在中国参加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后,于 1946年返回朝鲜成为人民军指挥员。      

       据史载,1945年9月19日,金日成乘坐苏联军舰返回阔别25年的祖国。当时,苏方执意履行《雅尔塔协定》相关条款,包括限制八路军、新四军在中国东北的行动,因此,金日成当时并未带走武装部队。

       由此来看,三叔应属早期陆续归国的军事干部,至1950年9月美军仁川登陆,他在作战中不幸牺牲,时任三八线某警备部队参谋长。

       三叔的长子生于中国,取名金哲熙(中)


      “是我把他背大的。”金海月的语气与表情透着爱怜,显然堂弟在记忆中仍是一个孩子,其实后来成为一名资深外交官,曾任朝鲜驻古巴大使,后任朝鲜外务省某局局长。

      “他写过很多关于金日成的著作,在朝鲜很有名,不过他在报纸上的名字是金铁锡,不是金哲熙。”金海月说。

    

       三、大哥带来朝鲜大嫂

       金海月能够看到朝鲜报刊,因为有关部门曾给其大嫂定期发送,包括其他在中国定居的朝籍人士。

       至于她的大哥,于1945年9月加入东北民主联军(第四野战军前身),当时年仅15岁,后参加解放四平、辽沈战役、平津战役等。不过,她只记得大哥“属于吉林军区”,并不清楚所在部队的具体番号。

      “我大哥在1949年奉命去了朝鲜,属于人民军。”金海月说。

  前文有讲三叔返回朝鲜是1946年,开篇有记第47军老兵、原政治部干事刘杰回忆,该军被调走约2个营朝鲜官兵是1950年。其间肯定有陆续归国者,但成建制的是四野辖下3个朝鲜师(含汉、满、蒙、回族官兵),即驻长春的第164师、驻沈阳的第166师于1949年7月入朝,驻南昌的第156师于1950年4月入朝,均改编为朝鲜人民军。

  从时间和驻地来看,金海月的大哥应是编入第164师,第47军“约2个营”应是编入第156师,朝鲜战争于1950年6月25日爆发。

1690763231911843.jpg  停战后的1954年,大哥退伍返回中国,并带来在朝鲜迎娶的妻子,他被分配到吉林省和龙县林业局工作,由于头部留有战时弹片,未及50岁不幸离世。

   据不完全统计,像大哥一样回到中国的有1万余人,因为他们的家原本就在这边,大哥自然回归中国籍,大嫂则一直保留朝鲜籍。       还有金海月(后右一)的二姐(前左一),1946年随奉召的军人丈夫前往朝鲜,后于1976年来中国探亲,她自然是朝鲜籍。

   要知道,跨过鸭绿江的少数民族官兵并非少数,笔者发表于银河悦读网的《上甘岭的另一面》《侗歌唱响上甘岭》中,曾记述第15军苗族功勋烈士龙世昌、铁道兵第6师苗族“花木兰”王树才,以及第三届赴朝慰问团侗族女歌手吴培信等。

       相比而言,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成因,朝鲜族被赋予超越国境的家国情仇,并在“族”与“侨”之间做出不同选择,包括金海月。


1690763256110729.jpg        四、差点成为日本人

        金海月生于日据时代的中国东北,而且是朝鲜族与朝鲜侨民聚居的延边地区,从日本的角度而言,势必要将“朝鲜族”与“中国”割裂,也就愈加严格实行文化殖民,金海月所在小学的校长是日本人,教师是日语流利的朝鲜人,课程是日朝双语教学,因此,她参军之初不会说也听不懂汉语。

  说到参军还有一个小插曲,那是1948年,年仅15岁的金海月申请加入东北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前身),但遭到村里否决,理由是其三叔、二姐夫在朝鲜服役、大哥在中国服役,所以她要留下照顾家里,何况年龄也不够招兵条件。

  不过,认定目标的金海月直接到区里报名,并谎报18岁得以穿上军装,也成为家乡的第一名女兵。当然,没有父亲的默许她肯定不能如愿。      先讲第47军老兵刘杰的回忆,该军编入的朝鲜官兵主要在作战连队,日籍人员主要在炮团与医院;再说金海月,其直属上级就是日本人。

“我被分配到四野后方第23医院二所,所长是日本人,也是一名共产党员。”金海月说。

1690763284462032.jpg       该院(后为东北军区陆军第3医院)原是抗战胜利后接收的日军医院,当然政委、院长是中国人,二所除了所长是身为共产党员的日本人,下设1个中国护士班、3个日本护士班、9个朝鲜护士班,金海月被编入朝鲜护士班。由此可见,当时对“族”与“侨”并未严格区分,从另一个角度而言,二所的人员构成更体现出“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国际主义精神。

       当然,抗美援朝在当时的国际形势下具有特殊性,公开践行国际主义精神的只有也只能是中国人民志愿军。

     “我院在1950年11月入朝参战,那些日籍医护在9月被全部调走,后来听说返回日本了。”金海月说。

       毕竟一同工作近两年,她仍记得日籍战友的名字,并用日语说出西田医生、马托护士长、山本护士、木村统计员……她还开玩笑似的笑道:“我差一点就成了日本人。”

  当然,她没有去日本,而是以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身份奔赴朝鲜参战。


  五、奉命收殓美军飞行员

  金海月跨过鸭绿江的地点在丹东市宽甸县,职务是志愿军后勤三分部医管处医政科手术队护士,从时间来看,他们应是最早期入朝的医疗单位之一。

     “当时用船搭了浮桥,由作战部队接我们过去。”金海月回忆道,“不久,由于敌人对运输车队空袭很严重,我被分配到汽车第42团卫生队,后来番号改为汽车暂编第9团。”       

 1690763307158098.jpg      众所周知,美军占据空中的绝对优势,不仅令战场没有前方后方之分,而且优先重点空袭运输车队,可想而知,身临狂轰滥炸的金海月面对或牺牲或重伤战友时的痛惜,以及对美军飞行员的痛恨。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接到收殓美军飞行员的任务,而且是一次两具,虽然知道这是基于人道主义,但仍心存极大的不情愿,但仍服从命令执行完毕,但在随后几天呕吐不止,领导和同事们非常担心她的身体,便派人步行4公里到平壤市,给她买回苹果、糖稀止吐与补养。

       问题是作为一名战地护士,而且工作职责包括为烈士整理遗容,怎么会出现这种不适反应?

     “不知为什么,我不怕任何创伤手术,就是见不得人体脂肪,见到就会呕吐。”金海月说。

       笔者知道人体脂肪与常见动物脂肪有大不同,也就理解她为何会有如此反应。进一步而言,这是中美后勤补给能力与军粮配给标准的巨大差距,上溯红军的“红米饭南瓜汤”,到八路军、解放军的“南泥湾大生产”与“小米加步枪”,再到志愿军的“一口炒面一口雪”,我军指战员一直在用充沛的信仰克服匮乏的营养,金海月虽是战地护士,也只能通过美军飞行员见到人体脂肪,以至留下心理阴影。

  当然,志愿军并非只吃炒面。先说明此炒面非彼炒面,可视为未被压缩的压缩饼干,需要用水或雪帮助下咽;继续说一名伤员提出想吃稀饭,金海月连忙煮好端给他,得到的并非谢意而是大吵大闹。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金海月回忆道,“听同事解释才明白,他是嫌我在稀饭里放盐了,我哪知道汉族人不喜欢呀,我们那里都会放盐。”

  当时,金海月还不太会说汉语,何况各地口音与习惯也不同,所以就造成了误会,后来这名伤员升任营长,再次遇到金海月时,对其汉语水平提高之快很惊讶,并且主动邀请跳舞——背景是随着战局相对平稳,中朝两军的互动也多起来,而朝军颇受苏军影响,不仅军服装备更加制式化,也更多地接受苏式文化,何况还有苏方访朝人员及驻朝军事顾问,因此志愿军也会举办招待舞会,但规定营级以上干部才可以参加,女兵不限。

      “他邀请我跳舞,我没有同意,谁让他嫌我做的稀饭不好吃,还嫌我的汉语说得不好。”已是耄耋老人的金海月讲起此事时,语气与表情透出满满的任性与率真,显然在她的眼中没有英雄,只有同样任性与率真的战友兄弟。

  曾有一名伤员说话总带脏字,金海月就一本正经地问:“同志,你参军打仗怎么把‘妈’也带来了?”那名伤员不解地看着她,随后终于明白过来。“他连忙道歉,还说再也不说了。”金海月说着得意地咯咯笑起来。


  六、二次入朝与二次入伍

       当然,战场是残酷的,不仅要直面生死考验,更要忍受艰苦环境的折磨,尤其后者往往因不精彩而被后人忽视。

  具体到金海月,由于长期工作与休息在防空洞,异常潮湿导致严重的关节炎,尤其右膝肿胀到不能弯曲,只得奉命于1952年春天回国治疗,基本康复便主动申请二次入朝,又因劳累过度患上胸膜炎,只得奉命于1953年1月回国治疗,后被送入志愿军文化速成学校进修,未及结业就停战了,她随之选择退役。8.JPG       当年的退役证全称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回乡转业建设军人证明书”,采用红面硬壳右翻形制,依次是毛主席像、“为人民服务”题词、朱德总司令像、《回乡转业建设军人公约》、金海月的基本情况等。

       先原文抄录上述《公约》内容,以见识我军“退役不褪色”的自律传统,如下:

  1、保持革命军人光荣传统,爱祖国,爱人民,遵守政府法令,爱护公共财物。

  2、增加生产,履行节约,争取作劳动模范。

  3、不居功,不骄傲,联系群众,发扬团结互助精神,努力为人民服务。

  4、作民兵骨干,准备随时响应祖国号召,回队服务。

       再说金海月既然已入军校进修,显然上级在予以重点培养,为何要自毁前程般地退役?

  只因她的爱人奉命回国,就职于驻地在河北涿县(今涿州市)的解放军第二康复医院,她为了团聚以至不顾一切,可见性格中的敢爱敢恨——她是家乡第一名女兵,怀着对侵略者的痛恨毅然走上战场;她是家乡第一名与汉族人结婚的女子,怀着对爱人的思恋毅然选择相爱相守。

       相爱相守并非意味着不工作,金海月的第一选择便是二次入伍,却被相关负责人认定为朝鲜人不予办理。要知道,新中国第一届全国政协会议虽有朝鲜族代表,但仍存在“族”与“侨”的认定问题,尤其战争导致朝鲜人口大幅减少,加之边境划定问题,中朝双方为此多次进行专项磋商,难免会令执行者颇为认真谨慎。

       进而言之,中朝边境并非全是河道还有长白山,即便鸭绿江、图们江也并非全程宽阔,加之河流改道或分叉,致使部分界河有“一步跨”之称,可谓真正的一衣带水,在冬季河面封冻时,来往更是便利包括越境定居,只说饥荒、战乱导致的大规模迁徙,有据可考上溯元代。9.jpg       

       尤其在日本侵吞朝鲜后,大批朝鲜难民越境到中国定居,包括诸多革命者以中国为基地开展抗日活动,在二战结束继之朝鲜战争爆发后,心系祖国的革命者自然返回朝鲜,更多的朝鲜侨民与朝鲜族人基于身份认同也做出选择。对此,始终敞开怀抱的中国始终予以极大的包容与尊重,不论来还是走。

       比如,金海月的三叔、二姐夫选择为祖国而战,自然就是朝鲜籍包括二姐;大哥选择为祖籍国而战,由中国人民解放军转入朝鲜人民军,至停战退役回归中国籍,随夫而来的大嫂选择保留朝鲜籍,在大哥过早离世后,她仍选择留在中国;金海月也选择为祖籍国而战,加入的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并且始终认同中国籍。

       正是因此,金海月理直气壮地为二次入伍据理力争,直至申诉到中央有关部门,终于如愿再次穿上军装。此后,她的人生轨迹再次转向,只因新中国开始实施第一个五年计划,大力发展工业成为重中之重,她二次转业到工厂任职医士,后于1958年当选市级人民代表,自然且当然是朝鲜族代表,这无疑是对其工作表现的最大认可,以及对其身份的最大认同。

       1986年,金海月光荣离休了,她仍牢记《回乡转业建设军人公约》中的“努力为人民服务”,一直积极参与社会活动,被授予“慈善公民”等称号。

  在笔者拜访时,金海月已是耄耋老人,但记忆清晰、思维缜密且健谈,还不忘关注时事新闻,当电视出现战乱、骚乱画面,她就会点评一句:“还是咱们中国好呀。”


本网站作品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凡发表在网站的文章,未经作者本人授权,不得转载。

【编者按】1950年,中国人民志愿军受全国人民的嘱托,高举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的旗帜进到朝鲜境内,援助朝鲜人民反击美国侵略者。人民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也是进行战争的主体力量。抗美援朝战争,是中朝两国人民共同反对美帝国主义侵略的正义战争。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以严明的纪律和英勇顽强的战斗,蠃得了中朝两国人民的支持和关怀,保证了战争所需要的人力物力。中朝两国人民的全力支援是这场战争胜利的根本保证。作者的散文凝心聚神,叙事细腻,人物关联,家国情怀,在文本中得以充分彰显,通篇结构紧凑,引人入胜。品赏阅读。编辑:李先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