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加入书架

父亲与老旱烟

作者: 于礼谦 点击:1248 发表:2023-03-30 07:24:44 闪星:8

摘要:在农村里,上了年纪的人,大都会抽旱烟。这不,每当炎炎夏日,气温高达38.9度,到了晚上,屋子里像个大蒸笼,根本无法入睡。所以,一吃过晚饭,左邻右舍的大叔大伯们就自带板凳床,来到我家过道的那棵大槐树下,大家围成一圈,有说有笑,每个人的嘴里都叼着一个大烟锅子,吧嗒吧嗒的吸溜着旱烟,那个快活劲儿只有抽烟者自己知道。透过月光,那缕缕青烟便在人们头上袅袅升起,然后又随风而逝。大多时候,人们边抽烟,边拉着家常。

  人们常说,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是啊,屈指算来,父母离开我们已经好多年了,所以平时也就很少回老家了。因此,对于家的概念也越来越模糊了,故乡似乎已经成为了远方。为了找回童年记忆中那道最美丽的风景,于是,我再次回到了家乡,回到了那个曾经带给我欢乐和幸福的农家小院。试着找回些许儿时的那些人,那些事。在老家的储藏室里,我不经意间翻出了一个旱烟锅和一个黑色的旱烟袋。睹物思人,手抚摸着旱烟锅,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小时候,父亲抽旱烟时的情景,一幕幕在我的脑海里久久萦绕……

  据说烤烟叶原产于美洲,明朝万历年间由菲律宾传入台湾和福建种植,后来逐步扩大遍及全国各省及内地。在那个贫穷的年月,吸食旱烟成了国人茶余饭后的一种消遣方式。你瞧!手持一杆旱烟枪,吧嗒!吧嗒吸上一口,看吸烟人的神态真是饭后一袋烟,快活似神仙。我的老父亲一生务农,没有什么爱好,除了喜欢唱戏,就是喜欢抽烟,而且还是抽劲大味浓的旱烟。记得我八岁那年,正是国家动荡的年月,经济落后,物质生活十分匮乏。特别是在农村,农民们经常为吃饭发愁。我隐隐记得,那时候农村里,几乎没有卖香烟的,即便有,也是几分钱或一两毛钱一盒的香烟。尽管香烟很廉价,但在那个年代,农民们别说抽香烟,甚至连想都不敢想。所以,抽旱烟就成了农村烟民们的最爱。曾记得,那时父亲的口袋里总是装着一根旱烟锅,烟杆上系着一个黑色的布烟袋,烟袋里装满了揉碎了的旱烟叶子。烟锅是黄铜的。烟杆是粉铜色的,长约25公分左右。

  那个时候,旱烟锅似乎成了父亲的精神寄托。只要一有空,父亲就将旱烟锅放进旱烟袋里,用大拇指和食指将烟叶压在烟锅里,然后,用火镰擦出火花,(火镰----农村里抽烟者用来点烟的一种工具,类似于钻木取火。)火花将火绒点燃后再将旱烟点着。只见父亲嘴里叼着旱烟锅“吧嗒吧嗒”地接连抽上几锅旱烟,边抽边咳咳咳的不停,有时咳嗽的眼泪都流下来了。但过不了多久,父亲还会抽旱烟。每次抽完旱烟后,他总要把烟锅头在地下的青砖上磕叩,或在自己的鞋底上把里面的烟灰叩掉。在我的记忆里,父亲嗜烟如命,平日里一分钱也舍不得花,哪怕一年半载不吃荤,不喝酒,也不可一日无烟。可以说,我从小就是在父亲吧嗒吧嗒抽旱烟的烟雾缭绕中熏陶大的,以至于长大后的我也学会了抽烟。抽烟最凶的时候,每天达两包以上。还好,鉴于吸烟危害极大,我凭着顽强的毅力,硬是把烟戒掉了,至今已经戒烟27个年头了,抽烟已成为我的过往……

  记得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生产队里的土地没有分到户,每家只有两三分自留地,主要用来种些蔬菜补贴家用。因为父亲喜欢抽烟,但又买不起香烟。所以,我家那块自留地里,父亲都要种上一大畦子旱烟。每年一开春,父亲便整理好土地,把烟籽撒在土壤里,天天到烟地里查看,浇水,除草,间苗,培土,施肥精心管理。秋天来了,烟叶已经成熟。父亲便将烟叶一一采摘下来,几片烟叶子用绳子捆好后进行晾晒,等烟叶被晒得发软变黄后,再把烟叶打捆包好做简单的发酵,三四天后又晾晒、再打捆发酵,直到将烟叶晒干并成黄褐色为止。而后,用传统的土办法铡切、锅炒等方法,把烟叶制作为金黄的烟丝存放。有一年,为了解决全家吃菜难的问题,母亲选择在父亲到外村唱戏的机会,在自家院子里开垦了一块小菜园,种上了茄子、豆角,西红柿,小白菜。父亲回来看到后,很不高兴。于是,他乘母亲去公社赶集的空当,偷偷将母亲种的蔬菜拔了两垄,种上了旱烟,不用说,母亲知道后,还和父亲炒了一架!嘴里还一个劲儿地埋怨父亲太自私,光想着自己,不为全家人着想,父亲自知理亏,面对母亲的数落,只好认错。

  在农村里,上了年纪的人,大都会抽旱烟。这不,每当炎炎夏日,气温高达38.9度,到了晚上,屋子里像个大蒸笼,根本无法入睡。所以,一吃过晚饭,左邻右舍的大叔大伯们就自带板凳床,来到我家过道的那棵大槐树下,大家围成一圈,有说有笑,每个人的嘴里都叼着一个大烟锅子,吧嗒吧嗒的吸溜着旱烟,那个快活劲儿只有抽烟者自己知道。透过月光,那缕缕青烟便在人们头上袅袅升起,然后又随风而逝。大多时候,人们边抽烟,边拉着家常。你看!长山大叔,一边吧嗒吧嗒着烟锅子,一边和大家交流着庄稼地里的收成,计划着下一季播种什么,什么庄稼成本低,易管理,长势好,产量高;你瞧!玉春大伯,一边抽旱烟,一边给大家讲岳飞的故事,讲到动情处,他还手舞足蹈,逗得大家哄然大笑;你听!父亲刚刚抽完一锅旱烟,便站起来,清清嗓子,为大家演唱《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山》选段,常常引起阵阵热烈的掌声。歌声,在寂静的夜空久久回响……当然,歌声也引起了广大社员们的兴趣。

  每天晚上,乡亲们一吃过晚饭,便自带板凳床、草墩子纷纷来到我家的过道里,听“烟民”讲故事,听父亲唱革命现代京剧样板戏。一时,我家过道里仿佛成了“露天大戏台”。你还别说, 从此,我家过道里每晚都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营造了良好的文化娱乐氛围。我真没有想到,在一个文化生活十分匮乏的乡村,人们是多么的渴望精神生活啊!我为父亲的一技之长能给乡亲们带来欢乐,心里别提有多高兴啦!

  “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每每冬天到来,爱抽烟的老人们,不由自主地就来到我家的南墙根底下,大家背靠南墙蹲在地上,排成一溜,嘴里不停地抽着旱烟,闲聊着家长里短,消磨着时光。记得有一回,我和虎子,悄悄来到南墙根底下,乘于大叔不注意,顺手将他的烟锅“偷”走了。烟瘾上来后,于大叔怎么也找不到他的大烟锅,急得不知所措。无奈,他只好借用父亲的旱烟锅抽了几口,才算解了“馋”。后来,父亲知道是我和虎子拿走了于大叔的旱烟锅,狠狠批评了我俩一顿。然后,带着我和虎子当面向于大叔道了歉,这才得到了大叔的原谅!

  据史料记载:抽烟,特别是抽旱烟对人体有百害而无一益。因为旱烟当中含有的有害物质也是相对比较多的,对身体并没有好处。如果长期抽旱烟可能会导致呼吸系统受到刺激,从而诱发支气管炎或者是肺炎等疾病,而且还会导致身体的免疫力下降,严重时还会引起失眠。的确如此,燃烧的是香烟,消耗的是生命,千万不要图一时的快乐,造成终生的伤痛。让我们每一个人都远离烟草,为健康,为家人,摒弃吸烟陋习,为大家营造一个和谐文明健康的生存环境。

  记得有人说过,烟也是一种别离。因它生命的短暂,显得更加美丽和凄然,就像昙花一现。这种别离也就更弥足珍贵。是啊!我父亲因为抽烟太过厉害,平时几乎旱烟锅子不离口,所以早早就得了肺结核,整天咳嗽不停,以至于刚刚六十岁就离开了我们。听母亲说,我父亲在病重期间,还老想着他的旱烟锅子。即便在病危弥留之际,偶尔清醒,还用他那微弱的声音,让家人把他的旱烟锅拿给他,尽管他已经没有力气再抽几口旱烟了,但一看到旱烟锅和旱烟袋,嘴角便微微上扬,挂起一抹笑容,然后才不情愿地闭上了眼睛……此时此刻,我的眼睛顿然模糊了,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淌。不知不觉间,那首《父亲的老旱烟》歌曲又在我的耳畔回响:

  天大的事啊搁在你面前

  都只是一袋老旱烟

  高兴时燃一缕芬芳吐成圈

  愁闷时嘬几口心酸默默咽

  生活的苦辣酸甜

  都被你看得很浅

  生活的苦辣酸甜

  都被你看得很浅

  看得很浅

  啊我的父亲我的爹

  为了儿女你把日子苦苦熬煎

  啊我的父亲我的天

  尽洒春晖爱在 爱在天地间

  天大的事啊搁在你面前

  都只是一袋老旱烟……


本网站作品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凡发表在网站的文章,未经作者本人授权,不得转载。

【编者按】父爱就是地,父爱就是人生中最大的幸福。父亲的肩头,驮着我们幸福欢乐的童年,托起我们对未来的爱与向往。父爱如山,一生感恩。父亲,是这个世界上最令人崇敬仰视的男人。父亲肃默沉稳的爱,是岁月沉淀的恩典,是我们一生的感动。难时,累时,孤单时为我亮着一盏灯,给我们温暖,给我们希望,当我们老了时,父亲成了一种惦念。父亲在时,我们总会淡忘他,父亲不在时,父亲成了一种岁月,一种回忆,无论何时何地想起,还是忍不住满眼泪水。作者的散文构思独到,叙抒委婉,章法精谨,情景交融。品赏阅读。编辑:李先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