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加入书架

【她们】舒书阿姨,等你归队

作者: 铁血胡杨 点击:781 发表:2023-02-18 15:45:49 闪星:2

最近这些日子,我一直被一种伤感气氛包围着,缘起于两本书,两本十年前出版的散文集,而这两本散文的作者,或许是和我曾经在一个文学社团里的文友,但我们或许永远不能和她再次相逢……

话说就在不久前,正在评论战旗故事的我,收到了两本书,书名分别是《阳明秋水》和《我在天涯》。我读书有个习惯,一般只看书的内容,不看作者。读了几篇书里的文章,觉得是作者根据自己的经历 写的散文集,而且所写的文章我好像 在那里读过。当读到《阳明秋水》里的《第555号圈兵》和《共话“建圈”事》两篇文章时,我突然想起十几年前遇到的一个文友 舒书,难道《阳明秋水》的作者是舒书?赶紧看封面上的作者简介:邹书玲,做过工人,当过兵……或许就是舒书。

若是舒书的话,她一定会喜欢战旗故事的。关键是现在怎么能够联系上她。正好我有当年那个社团的另外一位文友的电话,问问他吧。“红星文友好,我是浩瀚,现在在银河悦读已经改名为铁血胡杨。

问你一个事情。还记得当年在社团有一位笔名为舒书的文友吗?她或许就是散文集《阳明秋水》的作者邹书玲,你还能够联系上她 吗?”

“浩瀚啊,你问的这个事,据我了解;若《阳明秋水》的作者邹书玲的网名是舒书的话,很不幸,报纸上已经刊发了她病故的消息,是江西日报。”红星文友的回答很平静,但有些悲伤。“不会吧……”这是我在收到到 红星文友的回答以后听到的三个字

,我知道这三个字是我说的,因为我不敢相信那位曾经和在一个文学社团的文友已经病故,当年在那个社团里的一幕幕过往仿佛,又像过电影一样,浮现在我的眼前……8.jpg

还记得那是在我上网的最初几年,曾经应邀在一家网站的军旅文学社团任副社长兼主任编辑。在那里,我遇到了几位曾经在绿色军营里服役过的老兵,他们给我讲述了很多他们的军旅生涯的经历。

有一天,社团里来了一位网名为舒书的阿姨,可能是因为接触网络比较晚的缘故吧,对于上传照片,舒书阿姨说她觉得很难。于是我就开始帮助她上传照片,并渐渐地在这位阿姨投稿在社团的文章里知道了一些关于她自己与她的外祖父的故事。

舒书阿姨说她的家乡在江西瑞金,土地革命战争的时候,她的外祖父和四个外叔公都参加了红军。并在第五次反“围剿”失利以后参加了长征。不久以后,她父亲所在的部队在掩护兄弟部队湘江突围的时候,大部分指战员都牺牲了,包括和她外祖父一起参加湘江突围四个外叔公。她的外祖父亲也受了重伤,而且与红军的主力部队失去了联系。后来,这位阿姨的外祖父在老乡的帮助下回到了瑞金,以老百姓的身份隐姓埋名……

这个故事就收录在《阳明秋水》一书里的《红军蔸》一文里。

不知道那位网名为舒书的文友是不是已经病故的邹书玲阿姨,如果不是就好了……

若在我们的人生旅途上,你和一位素未平生的人成了在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并曾经互相在彼此有困难的时候,给对方以力所能及的帮助;而若干年以后,当你再一次得到他的消息的 时候, 这位朋友的生命或许已经定格在成为过往的某一个日子了,或许这是让人抱憾终生 的事情……

现在我只能希望舒书不是邹书玲的网名,这样我和舒书 阿姨的再次相逢就不会是在来生。

“舒书,我是铁血胡杨,在社团时候曾经用网名浩瀚。战旗故事已经在银河悦读发表,如你喜欢阅读战旗故事,可立即归队!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铁血胡杨,你的 呼叫,我已收到。但很遗憾,我已经不能和大家在一起了,但 你们一定要继续前进!”这时我好像听到了舒书阿姨在很远的地方对我的呼叫的回答……

本网站作品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凡发表在网站的文章,未经作者本人授权,不得转载。

【编者按】由最近所读的作者为邹书玲的两本文集中熟悉的文章,回想起曾经在一个文学社团认识的文友舒书阿姨,想着联系上她后,向她介绍我们网站精心打造的品牌项目《百面战旗红》,却从朋友处得知舒书阿姨已经病故,于是沉浸在伤感的情绪中。当那些曾经鲜活在我们身边的人突然离我们而去,心中的悲伤没有人能够抚平,只有靠时间来疗愈。愿胡杨好好保重自己,推荐阅读。编辑:天海蓝蓝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