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加入书架

脱离生活的艺术是空洞的

作者: 导演马良 点击:1002 发表:2023-02-09 07:41:58 闪星:2

摘要:相声本来就是民间艺术,民间艺术就来源于民间,就来源于普通人的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生活,油盐酱醋家长里短,那有那么多高雅,真正的高雅来自于内心纯粹的善良和接纳酸甜苦辣咸不同味道的胸怀,本真的升华才是高雅,空洞的虚夸不算高雅,那叫遐想。

       三俗是怎么界定的到底,说什么算三俗?有没有一个具体的界限,要是说普通百姓的生活语言就算三俗的话,我觉得相声就扯得离地太远了,艺术虽然要高于生活,那也不能太离谱也得接地气,文言文版拽词儿的相声不是相声,模式化公式化那也不是。

       相声本来就是民间艺术,民间艺术就来源于民间,就来源于普通人的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生活,油盐酱醋家长里短,那有那么多高雅,真正的高雅来自于内心纯粹的善良和接纳酸甜苦辣咸不同味道的胸怀,本真的升华才是高雅,空洞的虚夸不算高雅,那叫遐想。

       郭德纲的相声我经常听,在他改编的相声段子里有更多的烟火气,有更多的群众缘,相声本就是存在于群众中喜闻乐见的体现,像饭后的胡侃,像挚友间的倾诉,笑话和讽刺的背后都是苦笑和无奈,带着老百姓疾苦欢乐的艺术是真正感动的艺术。

       中国的传统艺术种类非常多,这些艺术的起底都来自乡间地头街尾弄巷,舞台再炫丽也离不开茶余饭后的基础,脱离生活的艺术是空洞的,无价值的,艺术的核心是为人民服务丰富人的文化生活,全都是客套话代名词还有什么看头儿和营养,我都听不懂你说的啥!你离我太远了。

       相声在濒临灭绝的时候被德云社唤醒,这期间经历了多少苦难、嘲讽、压迫社会上也是广为流传的,要不是郭德纲力排众难勇挑重担不敢想如今的相声界路在何方,可以说很多濒临灭绝的艺术种类都缺少像郭德纲这样的人去拯救,可以说老郭拯救了相声也可以说相声拯救了老郭,这个舞台不分贵贱能者上,论功夫,四门功课说学逗唱郭德纲有自己全新的诠释,说,谁有他的脑子快,学谁能比他表现得好,逗,谁的段子更多,唱,敢问如今谁有那么高亢明亮的嗓音,随便学几段老艺术家的唱段那都是无人能比,论高度、论唱腔、论味道、谁敢挑战,这就是艺术和传统相结合的相声,得有拿得出手的真东西,不怕气就怕比,一比就露馅儿,如若开个相声大会都来赛一赛,尴尬现眼的才是真俗吧!

       论铜臭,谁不生火做饭,谁家不赚柴米钱,要说搞艺术就不能吃饭上厕所我估计世界上就没有艺术存在了,没道理,所有的工作都要以活下去为目标,说的那么冠冕堂皇谁又能真正的离开铜臭味,恰恰越臭越值钱,因为铜臭是价值的体现,花钱买票还抢不上这说明什么,说明有市场,有人缘儿,帕瓦罗蒂迈克尔杰克逊都是人山人海的事实摆在那儿!说半天没人看尴尬不,当然赚不着钱也就不涉及铜臭味儿。

       我认为相声可以分为几类大家和平相处,各说各的让市场决定存在,其实过去有不少艺术家说的相声段子很接地气也很好,比如马季、冯巩、牛群、姜昆、唐杰忠等众多名师,很多都是根据现实社会的发展改编而来,大部分观众也给予了那个时代的认可,我敢说在当时也有不同意见,只不过那时候的信息更新慢被发展碾压了,社会在不停地前进,总会带来更新的现象和变化,不能说我们老了就接受不了年轻人的思维方式,他们又是一代新人,他们有他们生存的必要空间,有你不懂但讲的通的道理,我们得学会认可别人的贡献,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越成长越懂得理解人的不易,人终将老去离开,谁也挡不住别人的灿烂和辉煌,相声既然能流传下来没有灭绝就是最大的功劳,品味自然是新歌新唱有所变化,看待相声这门艺术要跟上时代步伐,是时代变了,本质并没有变。


本网站作品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凡发表在网站的文章,未经作者本人授权,不得转载。

【编者按】 唐代诗人李贺说,“笔补造化天无功”。笔是诗人的工具,也可以说就是一种艺术技巧,“笔补造化”,就是说造化还不够,需要艺术家的这支笔来使它成为完美,所以他说“造化无功”,也就是天无功,需要笔来补造化之缺。一名优秀的演员要对生活充满热情,深切关注,深度体验,时刻保持对社会的敏锐和对人的观察,这才是表演艺术塑造人物最重要的创作起点。文艺工作者只有深入人民群众、了解人民的辛勤劳动、感知人民的喜怒哀乐,才能洞悉生活本质,才能把握时代脉动,才能领悟人民心声。作者的杂文透视了相声业界的社会乱象,洞穿了表演艺术脱离生活,脱离群众,脱离实际的反常现象,发人深省。品赏阅读。编辑:李先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