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加入书架

冬景

作者: 乔忠延 点击:1353 发表:2021-11-10 09:20:29 闪星:4

  吱——扭扭;吱——扭扭。

  漫长而深沉的冬夜在这声响中醒了。

  一位弯腰弓背的老者,推着一辆独轮车缓缓走过。独轮车被唤做拱车子。拱车子木头把,木头架,木头轮,连车轴也是木头的。车轴是枣木的,硬实,耐磨。村上人说:“拱车子,不用学,只要屁股扭得活。”人扭车也扭,“吱吱扭扭”地唱响了。这声响划破了村庄的静寂,划破了田野的静寂,如同唱给天上人间的一支勤勉歌。歌声过处,留下细细的一线,微霜铺过的路面,出现了草蛇灰线。这条线翘出村口,延伸向远远的野外。

  踏着歌声,有汉子出了门,肩上一根担,担垂两只桶。桶也是木头的,木头帮,木头底,木头梁,唯有三道黑黑的圆箍是铁的。挑水汉缩了脖子,袖了手,任那水桶随着脚步上下颠动。他去泉边挑水,泉虽远些,打水却很容易。井台虽近,却没人去了。井口结了冰,拔水时洒下水就冻住了。冰越结越厚,踏上去就能滑倒。要在这溜溜滑的冰上把水拔出来,确实困难。水桶掉下去是小事,人要是掉下去就麻烦了。那汉子弯腰从泉里舀满水,直起腰,颤悠着担子往回返。水桶里有水晃出来,滴在路上,路上散落些褐色的圆点。圆点很快变白,变硬,并有些微的亮色,冻了。

  推车人、挑水汉似乎是村上早醒的人了,却有人更早。已有人从村外回来了,是一位老者。老者捂一条早已不白了的白毛巾,挎着背篓。背篓很重,老者弓着背撑起背篓,右手还捏一柄小铣。他已捡满了一背篓粪。昨日黄昏后,仍有牲口走过,落在路上的驴马粪,在夜色中变了模样。落地时腾出的热气没了,软软的体团硬了,表面的褐色隐了,竟现出了银白色,是裹了霜。老者就在晨曦中出村,沿路走去,捡去,背篓里全是这银白色的宝物。

  鸡们,鸭们,却没了热天早早出窝的自由。半早晨了主妇才扳开堵窝的石头,一只只缩头缩脑地出来。鸡们,抖抖翅膀,找点吃食,瞅个阳光照得着的地方晒暖去了。鸭子则急慌慌地往河里赶。大约是地上太冷了,脚蹼落地冻得生疼,所以,没有一只像往日那么安生,那么一摇一晃的往河里走。一律张开翅膀飞着,虽然离地面不高,仍然顺路而去,却不着地,扑扑扇扇地飞,边飞边嘎嘎地叫,直到落进河里,才缓缓气儿。先钻几个洞子,窜出好远,浪玩上一阵再慢慢悠悠地打旋,转圈。

  母子河在这寒冷的早晨简直成了一条不可思议的河流。夏日那凉沁沁的河水,不知何故会变成一渠热流。水面不紧不慢冒出热气,热气泛白若银,缭绕在河流的上空,如一条巨龙,前不见首,后不见尾,一刻不停息地蠕动。蒸腾上来的热气渐渐弥散在岸边,凝固在岸边。岸边的秃树枯草全都改变了容颜。树枝成了素枝,挂满了银白的霜花。霜花逐渐长大,大到一定的时候,素枝挂不住了,随即落下来,或顺风飘去,一下荡出好远,活像飞旋的雪花;或晃晃悠悠落在水面,立刻没了身影。伏在地上的枯草,一律化为玉洁银白的体态,掩了荒落愁煞的穷困,抖出了少有的玉容炫耀富贵。

  四野那些由母子河伸出去的溪汊都僵了身子。许是它们能从母体承续的热能太少了,初离母体还欢欢畅畅戏闹着,踢打着河底的石子,吟哦着自在的曲调。没跑多远,脚步却迟缓了,滞慢了,渐渐难以挪动了,只好停下步喘息。这一喘息却绝难拔步起程,被死死钉在原地,而且变了模样。透明的汁液居然成了硬硬的物体——冰。冰封了小溪。小溪上面白白的一层,稍稍用力一敲,冰开了,不厚,薄薄的,而下面却实实在在的,锤打不动,钎凿难开。

  往日明镜般的水田也变了样,远远望去像是一块一块大大的水晶石。近前细看,每一块都有不同的色彩,像是在这里举办一场前所未有的画展,像是天地间出类拔萃的丹青好手都捧来自己的佳作,那一块块水晶石上都留下了不同形态的画幅。有的似山山水水,有的似花花草草,有的似人人马马。我和伙伴在水晶石上一块挨一块地走过,弯着腰观看,这奇妙的画卷,左看似人,右看似物,远看似树,近看似花,看得真切而又迷离。


  看上一会儿,我们厌了,又在这冰天雪地寻找新的快乐。那一块块硕大无比的水晶石成了我们最好的溜冰场。于是,水晶石上熙熙攘攘着无数棉团般的稚儿。稚儿们你滑过来,我滑过去,时不时会有栽跟头的。倒在冰上,并没停住,棉绒绒地滑出去好远。正是这棉絮丰满的衣服帮了我们,若是单衣薄衫,不摔破皮肉才怪!

  我们还有一招好玩的——溜山坡。说是溜山坡,并不真实,真要是山坡才没人敢溜呢,都怕跌下高崖摔得粉身碎骨。我们只是找一面比较高的土坡,把自己从河里挖出来的冰放在坡顶,而后蹲在冰上,手一撑地,那冰就向坡下溜去,而且越溜越快,风一般滑到了坡底。人随冰下,如坐车乘船一般。顶有趣的是,我们找一面宽坡,三四个人并排而下,还要争个你快我慢。谁也不甘人后,不断撑动地面,力争溜得快些再快些。时常只求快,难把稳,落下冰来,仰面跌倒在地上,滚得浑身是土。然而,爬起身来,绝无恼意,拍拍尘土,把冰块推向坡顶,又滑下去。

  我们脚踏严寒,一趟趟溜着,溜到坡底,溜出热汗,溜向春暖。

  1992年11月1日


吱——扭扭;吱——扭扭。

漫长而深沉的冬夜在这声响中醒了。

一位弯腰弓背的老者,推着一辆独轮车缓缓走过。独轮车被唤做拱车子。拱车子木头把,木头架,木头轮,连车轴也是木头的。车轴是枣木的,硬实,耐磨。村上人说:“拱车子,不用学,只要屁股扭得活。”人扭车也扭,“吱吱扭扭”地唱响了。这声响划破了村庄的静寂,划破了田野的静寂,如同唱给天上人间的一支勤勉歌。歌声过处,留下细细的一线,微霜铺过的路面,出现了草蛇灰线。这条线翘出村口,延伸向远远的野外。

踏着歌声,有汉子出了门,肩上一根担,担垂两只桶。桶也是木头的,木头帮,木头底,木头梁,唯有三道黑黑的圆箍是铁的。挑水汉缩了脖子,袖了手,任那水桶随着脚步上下颠动。他去泉边挑水,泉虽远些,打水却很容易。井台虽近,却没人去了。井口结了冰,拔水时洒下水就冻住了。冰越结越厚,踏上去就能滑倒。要在这溜溜滑的冰上把水拔出来,确实困难。水桶掉下去是小事,人要是掉下去就麻烦了。那汉子弯腰从泉里舀满水,直起腰,颤悠着担子往回返。水桶里有水晃出来,滴在路上,路上散落些褐色的圆点。圆点很快变白,变硬,并有些微的亮色,冻了。

推车人、挑水汉似乎是村上早醒的人了,却有人更早。已有人从村外回来了,是一位老者。老者捂一条早已不白了的白毛巾,挎着背篓。背篓很重,老者弓着背撑起背篓,右手还捏一柄小铣。他已捡满了一背篓粪。昨日黄昏后,仍有牲口走过,落在路上的驴马粪,在夜色中变了模样。落地时腾出的热气没了,软软的体团硬了,表面的褐色隐了,竟现出了银白色,是裹了霜。老者就在晨曦中出村,沿路走去,捡去,背篓里全是这银白色的宝物。

鸡们,鸭们,却没了热天早早出窝的自由。半早晨了主妇才扳开堵窝的石头,一只只缩头缩脑地出来。鸡们,抖抖翅膀,找点吃食,瞅个阳光照得着的地方晒暖去了。鸭子则急慌慌地往河里赶。大约是地上太冷了,脚蹼落地冻得生疼,所以,没有一只像往日那么安生,那么一摇一晃的往河里走。一律张开翅膀飞着,虽然离地面不高,仍然顺路而去,却不着地,扑扑扇扇地飞,边飞边嘎嘎地叫,直到落进河里,才缓缓气儿。先钻几个洞子,窜出好远,浪玩上一阵再慢慢悠悠地打旋,转圈。

母子河在这寒冷的早晨简直成了一条不可思议的河流。夏日那凉沁沁的河水,不知何故会变成一渠热流。水面不紧不慢冒出热气,热气泛白若银,缭绕在河流的上空,如一条巨龙,前不见首,后不见尾,一刻不停息地蠕动。蒸腾上来的热气渐渐弥散在岸边,凝固在岸边。岸边的秃树枯草全都改变了容颜。树枝成了素枝,挂满了银白的霜花。霜花逐渐长大,大到一定的时候,素枝挂不住了,随即落下来,或顺风飘去,一下荡出好远,活像飞旋的雪花;或晃晃悠悠落在水面,立刻没了身影。伏在地上的枯草,一律化为玉洁银白的体态,掩了荒落愁煞的穷困,抖出了少有的玉容炫耀富贵。

四野那些由母子河伸出去的溪汊都僵了身子。许是它们能从母体承续的热能太少了,初离母体还欢欢畅畅戏闹着,踢打着河底的石子,吟哦着自在的曲调。没跑多远,脚步却迟缓了,滞慢了,渐渐难以挪动了,只好停下步喘息。这一喘息却绝难拔步起程,被死死钉在原地,而且变了模样。透明的汁液居然成了硬硬的物体——冰。冰封了小溪。小溪上面白白的一层,稍稍用力一敲,冰开了,不厚,薄薄的,而下面却实实在在的,锤打不动,钎凿难开。

往日明镜般的水田也变了样,远远望去像是一块一块大大的水晶石。近前细看,每一块都有不同的色彩,像是在这里举办一场前所未有的画展,像是天地间出类拔萃的丹青好手都捧来自己的佳作,那一块块水晶石上都留下了不同形态的画幅。有的似山山水水,有的似花花草草,有的似人人马马。我和伙伴在水晶石上一块挨一块地走过,弯着腰观看,这奇妙的画卷,左看似人,右看似物,远看似树,近看似花,看得真切而又迷离。

 

看上一会儿,我们厌了,又在这冰天雪地寻找新的快乐。那一块块硕大无比的水晶石成了我们最好的溜冰场。于是,水晶石上熙熙攘攘着无数棉团般的稚儿。稚儿们你滑过来,我滑过去,时不时会有栽跟头的。倒在冰上,并没停住,棉绒绒地滑出去好远。正是这棉絮丰满的衣服帮了我们,若是单衣薄衫,不摔破皮肉才怪!

我们还有一招好玩的——溜山坡。说是溜山坡,并不真实,真要是山坡才没人敢溜呢,都怕跌下高崖摔得粉身碎骨。我们只是找一面比较高的土坡,把自己从河里挖出来的冰放在坡顶,而后蹲在冰上,手一撑地,那冰就向坡下溜去,而且越溜越快,风一般滑到了坡底。人随冰下,如坐车乘船一般。顶有趣的是,我们找一面宽坡,三四个人并排而下,还要争个你快我慢。谁也不甘人后,不断撑动地面,力争溜得快些再快些。时常只求快,难把稳,落下冰来,仰面跌倒在地上,滚得浑身是土。然而,爬起身来,绝无恼意,拍拍尘土,把冰块推向坡顶,又滑下去。

我们脚踏严寒,一趟趟溜着,溜到坡底,溜出热汗,溜向春暖。

                                    1992111

 

 

本网站作品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凡发表在网站的文章,未经作者本人授权,不得转载。

【编者按】秋风将最后一片叶子吹落时,冬就来了。冬有冬的韵味,春有春的风景,如果活在冬天却非要享受春天,无疑于自寻烦恼。即使寒冷如冬天,也有那暖暖幸福的一刻,懂得在冬天享受冬的魅力,才能无悔于岁月如梭。“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是冬火带来的灵感,是一种情不自禁的灵感。冬景是一个供思想栖息的季节,当所有的一切经过时间的沉淀后,在回忆的映照下,会呈现出清晰的倒影。冬去春来,枯荣乃四季不同的景色,繁花落尽,果实则悄悄孕育成熟。品赏阅读。编辑:李先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