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加入书架

黄河万岁

作者: 乔忠延 点击:1214 发表:2021-07-14 11:19:56 闪星:4

摘要:千军万马厮杀着来了,狂风暴雨呼啸着来了,雷霆霹雳轰鸣着来了,火山岩浆喷吐着来了,来了,来了,凝聚着这人间,这环球,这宇宙最飓烈的力量,最震慑的声响来了!于是,如石破天惊,如山崩地裂,如倒海翻江,如日月逆转,轰轰然,隆隆然,滚滚然,烈烈然……——这就是壶口。

  千军万马厮杀着来了,狂风暴雨呼啸着来了,雷霆霹雳轰鸣着来了,火山岩浆喷吐着来了,来了,来了,凝聚着这人间,这环球,这宇宙最飓烈的力量,最震慑的声响来了!于是,如石破天惊,如山崩地裂,如倒海翻江,如日月逆转,轰轰然,隆隆然,滚滚然,烈烈然……

  ——这就是壶口。这就是黄河壶口瀑布那惊心动魄的雄姿!那撕裂肝胆的写照!“黄河在怒吼,黄河在咆哮”,的确,滔滔黄魂没有愧对这悲壮高昂的旋律。黄河像一群疯狂万般的恐龙,像一伙凶猛异常的雄狮,在壶口这灾难深重的关头,扭结为一体,又碎裂成万段;碎裂成万段,又扭结为一体。粉身碎骨的剧痛,粉身碎骨的磨难,一起化作了惊天地、泣鬼神的咆哮、怒吼。在黄河的嘶喊声中,当顶的长空云散日坠,两岸的山峰缩身矮卧,山间的林木瑟瑟发抖,更别说那微渺的小草了,早就枯黄了枝叶,飘零于四野。

  啊,黄河!难怪李白面你诗兴豪发:“黄河万里触山动,盘涡毂转秦地雷。”难怪刘禹锡临你豪情喷涌:“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滔风簸自天涯。”连一向以沉稳素称的陆放翁在你身边,也不禁豪爽起来,向天高颂:“三万里河东入海,五千仞岳上摩天。”黄河,豪壮的河,引无数骚人抒怀落墨。

  古往今来,多少文人雅士为黄河走笔放歌?而今昔人不知何处去,惟留黄河天地间。黄河,永恒的脉流,永生的水魂。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也不乏挑剔之辈。有人对着黄河品品评评,指指划划,既为河,何要黄?汝不观普天之下,多少江河湖泊,多少溪流渠汊,哪条不是清清亮亮,哪汪不是明明净净?好个黄河!惟汝却硬要倒行逆施,硬要浑浑噩噩,污污浊浊,难怪世人把冤屈和你捆绑在一起:“跳进黄河洗不清。”多么可悲的怨叹,多么可怕的咒语!好个黄河!你却依旧如故,莫改初衷。黄河自有黄河的性格。既有当初,便有现在,更有始终如一的将来。有谁知晓黄河生于何年,为何要黄颜涂面,自找几分不光彩!翻阅志书,编查史册,终难找出这疑人的答案。忽闻《山海经》载:“炎帝之少女名曰女娃。女娃游于东海,溺而未返,灵魂化为精卫,常衔西山之木石以填东海。”曾有人赞,精卫填海,矢志不渝。而今,沧海依旧,哪里去寻觅精卫的踪影!只有黄河一黄如故,日日驮泥,天天载沙,向前,向前,向前,不填东海誓不罢休!莫非黄河之所以要黄,就为取西山之木石,塞东海之虚谷?莫非削尘世之高垒,填地表之沟壑,求天下之大同就是黄河之志向?黄河,黄河为此而滚滚滔滔,曲曲折折,生生死死,悲悲壮壮!

  想当初,黄河一拔步起程,就遇到上苍的万般阻拦。高山要塞死它,深渊要跌死它。志向既定,勇往直前,黄河冲破层层阻碍,一路荡激而进,遇塞蛇行,不平则鸣。小小壶口,又是上苍的一计。企图将黄河收入壶底,煮沸炸干。黄河愤怒了,咆哮着,呐喊着,迎头进击,前赴后继,对着悬崖舍身跳下去。黄河冲破上苍的壶底,奔跳不息,跳过自昼,跳过暗夜,跳过春夏,又跳过秋冬;跳过炎黄,跳过尧舜,跳过夏商,又跳过列国;跳过秦汉,跳过三国;跳过唐宋,又跳过明清,直跳进天地一新的共和国……回眸一看,天地间瞬息万变。多少风流人物,多少英雄豪杰,曾在黄河岸上叱咤风云,曾在中原大地指点江山。秦王来了,群臣叩拜,吾王万岁,万万岁!汉武帝来了,万民叩首,吾皇万岁,万万岁!唐太宗来了,举国高呼,万岁,万万岁!宋高祖来了,华夏山呼,万岁,万万岁!成吉思汗,逐鹿中原,征服天下,万民伏地,万岁!万万岁!太平军初震中华,始定南京,洪秀全便登上龙庭,也万岁,万岁,万万岁了!……史至今日,神州大地万岁至今日。万岁之音时时鼓噪,不绝于耳。万岁之史,代代书写不绝于篇。试看今日天地,哪家万岁安在?更别说哪家万万岁了!俱往矣,万岁,万万岁!天地间久远存在的惟有黄河,惟有我那一往无前的黄河,惟有我那咆哮、呐喊的黄河!

  遗憾的是,这万岁不息的脉流,这亘古常存的魂魄,却没有得到世人的承认。这千真万确的万岁,这万确千真的万岁,尘世间却没有人称之:万岁!

  而今,我谓黄河——

  黄河万岁!万万岁!

  轰轰然,隆隆然,滚滚然,烈烈然,黄河雄浑的呐喊淹没了我弱小的声音,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本网站作品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凡发表在网站的文章,未经作者本人授权,不得转载。

【编者按】作者全文娴熟地采用叠词,排比句,并且用到极致,把黄河壶口瀑布的磅礴气势,奔流不息的黄河魂融入了作者与读者的血脉,令热血如黄河一般在沸腾。无论是见过或未见过壶口瀑布的读者,均会因此文产生强烈的共鸣:黄河万岁!万万岁!此文语言精练,思绪有经有纬收放自如,是难得一见有特色、有个性、有高度、有穿透力的好散文。感谢赐稿,推荐阅读。编辑:空中白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