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加入书架

她从这里走向新生活

作者: 小泥儿 点击:887 发表:2017-04-15 11:13:14 闪星:0

摘要:我想起婆婆活着的时候常说的一句话:“只要心诚,石头都能开出花来。”真的希望这些脑瘫的孩子们也能像祖国花朵一样绽放! 


  在宁波一所大学里担任校长的爸爸,从电视上看到里东辉教授报道后,立即带着已经22岁脑瘫女儿动身,从宁波赶往长春进行治疗和康复。很多人都认为他是一种冲动,但是他坚信这次的选择不会错,下边的故事证明了这个父亲的英明,因为是他的一个决定改变了他女儿一生的命运。

  女儿叫小丽,这是她22岁,第一次离开父母独立的面对人生的挑战。来到医院那天,是爸爸和她一起来的,高大英俊做校长的父亲,胳膊腕里挎着的一个脑瘫的女儿走进医院。    患者和医护人员的目光一起投向这父女俩,每个人的内心世界都是复杂而又难以言表。

  父亲坦荡的和所有的人打招呼,女儿小丽却显得不够自然,由于颈部常年痉挛肌张力严重,造成强直,整个头向后仰着,她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好意思,头摇着笑着,鼻子紧到一起,一堆褶子堆在脑门和鼻梁上,嘴唇上翻,露出原本就很大的牙齿!那种不好意思的笑,让人看了心酸。

  小丽的个子很高有1.65,可是由于脑瘫她无法挺胸昂头的直立,两只胳膊屈起成两个直角放在胸前,两只手无力的耷拉着,无力的连一只装饭的碗都拿不动,两条腿刚好型成x,一走路左右摇晃,两条小腿左右交替的抬着,艰难的前行。

   就是这样的结果,还是爸爸妈妈从一岁治到六岁,花掉所有的积蓄,终于让小丽可以自己行走了。性格刚强的妈妈想没有健康的身体不能再没有丰富的精神生活。于是小丽一边接受妈妈严格的训练,一方面开始上学读书。今天站在我们面前的小丽,竟然是国际贸易专业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我们每个人都对这个女孩和她的父母产生一种敬意,谁能想象到22年他们承担多少压力克服多少困难取得今天的成果。

  小丽的爸爸坚信里教授能够让小丽过上正常女孩子的生活,能够从这里实现他们的梦想。一个大男人的恳求,一个父亲的执着,在两个男人的心里达成共识,里教授答应收治小丽,我们的心提到嗓子眼,这对于一个22岁的女孩,一切都成习惯的成人能行吗?

  我开始和弟弟谈话:“东辉你有把握吗?这不仅仅是治疗,我们还面对小丽的所有生活问题,和习惯的改变啊?”弟弟说:“姐姐,总要试试,如果小丽能够成功,就证明成年后的脑瘫患者也有康复的可能,这将为脑瘫患者开辟出改变命运的新路。”弟弟对事业的追求,对患者的爱心深深的感动了我,小丽留下了,这无论对医院对大夫对小丽都是一次新的挑战。

  只有一个星期的假期,小丽的爸爸为了小丽能在长春安心治疗,他像一只陀螺已经飞快旋转起来,看房子,租房子,买日用品,大锅小锅,大被小被,吃的米面,用的七零八碎东西,连女儿的卫生巾都是这个父亲一包一包的买好,还有每月痛经时女儿要吃的药,最后又一再的和医院商量,请一位医护人员做小丽的临时妈妈,直到心想事成,才和女儿告别。

  这是一个如此让人感动的父亲啊。可小丽却很自然的说:“在我家是慈父严母,妈妈总是不满意我,所有的事都一定要听她的,从早到晚就是说我锻炼锻炼,我烦死了。爸爸负责我生活,只要能满足我的他都会尽力。”习惯了就不会再感动,更不知道感恩,我心里这样想。

  小丽以为这下子就可以自由了,再也听不到妈妈的唠叨了,没想到更大的考验等着她呢?她要像一个婴儿一样,一切都要从头开始,我真担心这个女孩她能坚持多久啊?

  里教授为她制定了半年的治疗康复方案,可以说量体裁衣,如果实施的好,在加上小丽的坚强和配合,应该是很有希望的。上午基本就是治疗时间,针灸,推拿,矫正关节,下午就是康复时间,由医院的小王大夫(女)亲自陪练,晚上和小刘大夫一起回到她们临时的家。

  小刘为了医院也为了小丽能早日康复,撇下自己的家不顾,白天在医院工作,晚上成为小丽的“妈妈”,买菜做饭,换衣洗衣,洗澡洗头,上厕所大小便,就连换卫生巾也要别人做,小刘大夫真没想到22岁的大姑娘,能做的就是趴在桌子上自己可以把饭吃完,除此之外就能看看电视,她真担心这样的护理会无休无止?

  为了尽快的让小丽进入角色,见到疗效,院里做了各方面人员的工作,为小丽营造一个温馨的康复环境,可事情没有预想的那么简单,每一个动作的完成,每一个关节的归位,对于小丽来说都是极其痛苦的,尽管里教授采取的是无痛治疗法,可在这个22的女孩心里,对自己的动作行为早有一种无法改变的认同。多年的孤独、任性和抑郁,又让这个孩子很难接受康复的每一个治疗方案。每次问她:“小丽你想不想我们一起去逛公园?将来好了找个白马王子?”她一定会说:“怎么不想啊。可是你一旦回到眼前的康复中,她就会说:“里叔我这个做不到,我的每一块肉皮都疼,不能碰啊。”“王姨,我只能做5个,10个我根本做不了。”“刘妈,我在家就是这样睡觉的,就要贴着墙。”这一切给治疗和康复带来了很多的困难。

  最好的办法就是用思想工作加事实告诉小丽,一切皆有可能!一段时间以后,她的头从原来仰着变成低下了,嘴巴由张着变成闭上了,胳膊由直角的举着变成随意的放下了,每一个动作的成功改变,都不知道让里教授和医护人员费了多少心血,小丽终于看到自己的变化,大家也为小丽的变化高兴着,企盼今后的治疗和康复将进入一个突飞猛进的阶段。

  可是没有想到,小丽突然强烈的反抗爆发了,由想回家到对治疗康复的厌倦,让这个女孩提出:“受不了了,要回家。”这时我还在医院呢?接到小刘大夫的电话已是晚上九点多了,我和医院的李主任赶快去她们住的地方,给小丽做思想工作,一路上我们的心也低啦着,不会就这样前功尽弃吧?

  一进屋,就看到小丽,嚎啕大哭,哭的抽抽涕涕,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等她哭完,才知道:“一是想家想妈妈,二是受不了从早到晚,医院的每个人都会说我:“小丽低头”“小丽手放下”“小丽坐着腿叉开坐”“小丽把嘴闭上”“小丽自己坐自己站”我自己没有一点自由的时间,受不了了,受不了了!”

  听了小丽的话,一切都明白了,医院里的人只是希望小丽快点好,每个人都把自己当成康复师了,没有顾及小丽的心理承受能力。当晚,李主任就向小丽承诺:“明天医院会开会调整治疗康复方案,考虑小丽的感受,只有一个人指导你康复,只有康复时间内康复,还你自由。”也借此机会把小丽现在的变化清晰的提示她,让她对自己对医院长充满信心,这件事处理好了,小丽的进步也越来越大。

  许多新鲜事在小丽身上悄然发生了,两个月后,小丽自己完全会翻身,会打滚,会像小孩子一样爬了,自己能靠腰部的力量坐在凳子上,不用别人扶着自己从椅子上站起来,两腿不再是x型了。

  更有意思的是这些女大夫帮助小丽买来胸罩,让她第一次感受到女孩子的美,同时还实现了自己第一次花钱,买自己喜欢的东西,第一次逛街,第一次看电影。

    我们离开长春时,为了答谢医护人员为王子康复所做的大量工作,在金汉斯酒店开了一桌,小丽也应邀参加了,这也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上饭店吃大餐。那个晚上小丽兴奋不已,大家告诉小丽,新的生活才刚刚开始,你所有美丽梦想的实现皆有可能!

  我和王子离开了长春,可对小丽的关心确是无时无刻的,在发稿之前我给里教授打了电话,他说小丽还在治疗康复中,因为忙只是说:“小丽比以前漂亮多了,走路基本正常,恢复得非常好。”听了弟弟的话,我的心真比什么都高兴,思想中萌生第一个想法,这个女孩出院后可以找男朋友了,我为自己的想法,哈哈的笑起来。

  我想起婆婆活着的时候常说的一句话:“只要心诚,石头都能开出花来。”真的希望这些脑瘫的孩子们也能像祖国花朵一样绽放!

 

 


本网站作品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凡发表在网站的文章,未经作者本人授权,不得转载。

【编者按】“脑瘫”,当这个字眼出现在大家眼前的时候,恐怖谁都会心头一凉吧?然而小丽,这个饱受脑瘫折磨的女孩儿,却在父母的不懈坚持之下一点点成长着,并且努力让自己的生命之花在脑瘫的阴影之下绽放。生命不止,生生不息,而我们以我们的血肉之躯,不断创造着一个个突破自我的极限,不断让我们的生命之花在石头上开放。编辑:桑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