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加入书架

昵称

作者: 路人丁 点击:1682 发表:2017-08-19 20:38:45 闪星:3

    孩子新买了一部Logo表现出残缺之美的“爱疯普拉斯”手机,就把这个国产的“欧剖饭得吃”给了我,说是智能的,可以上qq和微信。qq几年前就在电脑上玩儿,而且还有一个自己认为很励志的网名“一天到晚游泳的鱼”,如你所知,是根据那首高亢而无奈的歌曲来的。微信号是新申请的,需要一个崭新的名号,时髦的说法是“昵称”。圣人云: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兹事体大啊,我绝“无所苟而已矣”。
  当然,我愿意把圣人说的“名”理解成名称,而不是专家们解读的“名义”,这样能激励我重视起来。
  敝人小姓为“张”,专家解读《百家姓》说是一个国君的后裔。年轻时仰慕(如有可能还想追随)李白,峨冠博带,仗剑天涯,时而“梦游天姥”,时而“仰天大笑”。狂放时“与尔同销万古愁”;孤寂时“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后来渐渐喜欢起杜甫来了,也许是年龄大了感觉到生活的艰辛,所以要来感谢感谢老杜先生的忧国忧民,毕竟他在一千多年前就为我等小民而“沉郁顿挫”,而高尚到如果“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了。后来知道他做过一个官就是“检校工部员外郎”。后人尊称他为“杜工部”,我却取来“员外”做我微信昵称。
  “员外”,本来是指正员以外的官员,后来因为此类官职可以捐买,所以富豪都可以称员外。记得小时候听东北二人转《猪八戒拱地》,印象最深的片段就是二师兄和“小寡妇”(大师兄变的)吹牛:“我父是有名的猪老员外,我母名叫猪翠花儿——”可见员外还是受人尊重的。这微信名号确如我愿,也许让您感到我有点庸俗,下面的注解不知道能否改变一点您的看法。
  经典文学作品中也有好多称作“员外”的形象,而且基本都是好人。《水浒传》 第四回“赵员外重修文殊院,鲁智深大闹五台山”中的赵员外,金翠莲的丈夫,家里颇有资产,喜爱弄枪使棒。以为金老汉引甚么郎君子弟在楼上吃酒,因此引庄客来厮打。在得知真相后,微笑着喝散了庄客,与鲁达相交甚欢,较量些枪法。为了能让鲁达有一个安身避难的处所,赵员外推荐鲁达到五台山文殊院出家为僧。后来鲁智深在文殊院闯祸,多次打坏庙门,也是由赵员外出资重修。多么仗义的一个人啊!不但肯纳金翠莲为妾,救弱小女子于水火,还能冒着满门抄斩的危险一次次搭救鲁智深。
  《西游记》第九十七回 “金酬外护遭魔蛰 圣显幽魂救本原”,行者道:“你被强盗踢死。此乃阴司地藏王菩萨之处,我老孙特来取你到阳世间,对明此事,既蒙菩萨放回,又延你阳寿一纪,待十二年之后,你再来也。”这是那个桀骜不驯的孙悟空叫阎王给寇员外加阳寿的情节。一纪,十二年啊,多少帝王苦苦找寻长生不老之药,多少明星富豪遍吃补品绝品,不就是想演绎不老的神话么?那边齐天大圣肯舍面子去求阎王,不正是反映出寇员外颇有美传么?
  当然,以上这些只是浮名,您也不一定感兴趣。因为多数人更愿意猜测我的财富数字和财富来源是不是吻合上“张员外”这个微(信)名。
  很多成功人士是很愿意分享自己的成功历程的,那是想激励自己的孩子和别人家的孩子。有的甚至著书立说,装帧精美图文并茂名人写序大咖作跋,然后拿到火车站飞机场的书店出售,大有普渡天下百姓皆富豪的凌云壮志。
  我的致富经历不大喜欢谈起,虽然不像您想象的那么龌龊或者黑钱黑手洗白什么的。

    好多年前的一个午后,应该是四月末了吧,因为北方大地已经回暖,各级人代会也落下帷幕,很多官员职务前面的“代理”二字像春末的冰雪一样化掉了。我正和几个麻友修筑“长城”,村长兴冲冲地找到我,大喊大叫:

    “二哥,你记得有个叫胡志明的同学么?他说让我跟你提胡四,你就能想起来。”
  我当然记得起来,那是我五杆子能打得着的表同学,曾经被我满操场追着打,后来他用自己的名字和邻国领袖相同的原因劝退了我们,后来还成了好哥们。这小子学习太好了,后来不知道考到哪个大学,后来再后来,就没有联系了。
  “二哥,他来我们这当乡长了,今天下片儿视察,还记得你住咱村,马上就到你家了。”
  我赶紧往家跑,老远就见我那歪歪扭扭的大门前停着三辆黑得发亮的小轿车,一帮人笑眯眯地谈论着什么,为首一个胖子一边说笑一边比划着,那手势特别像一个伟人,情急之下我又想不起来是哪个伟人。走近一看,这“伟人”留着“中间溜冰场,四周铁丝网”的发型,由方变圆的红彤彤的脸庞泛着油光,眼睛鼻子嘴倒是似曾相识——
  “张二丰,你个兔崽子,这么多年不和我联系,牛逼啥哩?”
  “哈,胡四,不,胡乡长,我这乡村野老,一直没动窝啊。”我伸出双手上前,可胡四顺手抱住了我,回头对那些人嚷道:“这可是我亲同学啊,亲哥们儿啊,谁也不许欺负他啊!哈哈哈——”一股久违的亲切在我的头盖骨上升腾起来,眼眶还有些湿润了。
  傍晚,村长小舅子开的饭店里,山珍海味满桌,琼浆玉液满杯,乡干部村干部们觥筹交错满脸生辉,我作为特邀嘉宾被所有人尊为“二哥”,轮番给我敬酒,回家吐了满地,老婆愣是破天荒地没敢骂我。
  一晃半年过去了,我的日子过得好惬意啊。村长把上面拨下来的扶贫款亲手交给我,把趴在病床上的五保户老李头气得整天咳嗽骂娘。我用这钱足足打了小半年的麻将。
  秋收过后,天空瓦蓝,一片云彩都不见,村里的治保主任的位置不知道为什么空了出来。经过村领导的民主选举,报请乡领导批准,我张二丰祖坟冒青烟,成了可以挣到现金补助,可以不用花钱就能经常有酒喝的“班子成员”了,也可以偶尔出去开会,并借开会机会见见我那胡四兄弟兼乡长了,哥们之间就得常走动不是?

    这个社会发展得太快了,人的脱胎换骨也算顺理成章吧。我已经告别麻将战场,在别人庆祝秋收后每天打牌喝小酒的美好时光里,把我的几亩承包地插上买来的因为反季降价的破竹条子,上面盖上一层塑料布,建造几个塑料“大棚”,又在周围所有的空隙里插上柳树枝、杨树条、松树苗等等或要来或捡来的植物。还挖了几个圆口大坑,用破砖碎石垒砌坑沿儿,上面摆上一个生锈的铁架子,几眼“机井”诞生了。
  正在那些闲汉们由好奇而猜疑而议论而漠不关心之后,我那已经升任副区长的胡四兄弟带着一群属下和一个什么开发集团的老总来到我们村。这次不是来访贫问苦,而是直接带来富裕和安康:要在村庄旁边收购五百亩土地开发商品房,每亩地按粮食收成的十年收益一次性补偿农户,如果承包地上有经济作物极其设施的按有关规定上限予以补偿。于此,大家恍然大悟,一边抱怨着补偿太低,一边自喜着到手的银钱,一边羡慕嫉妒恨着我的钵盈盆满。当然,你也猜到了,我能不去胡四兄弟那意思意思么?大贤人子路前辈不是说过:愿车马衣轻裘与朋友共么?咱不能差了礼数。
  要说城镇化建设的好处谁体会最深,在我这个层面上的人得数我了。我现在没事就爱哼唱韩红姐姐的歌儿:一条条巨龙翻山越岭,为藏家儿女带来吉祥。我稍微改动一下:一条条高速迎面展开,为二丰我呀带来吉祥。因为五环路就在我们村子后面通过。我那已经除掉“副”字的区长胡四兄弟帮我拿到了我区范围内的所有基础土建施工项目。当然,不是承包给我一个土包子,是我为董事长的“奉州二丰建筑有限公司”投标中来的。在他的教导下,我的公司招了不少家乡人,一些有良心的作家称他们为“失地农民”,因为他们早把那点补偿款买了轿车、买了六合彩、买了花枝招展的女人,又没有土地可种了。那块五百亩的庄稼地虽然后来没有盖成大楼,长满了荒草,还出现了久违的黄鼠狼山狸猫啥的,但他们还是没有权力耕种的,这样就造就了我这个给他们饭碗的“活菩萨”。
  人一有钱觉悟就高,尤其像我这样的善良人。逢年过节,我给还躺在病床上的老李头送点白面豆油,还用修路剩的材料给小学校垫了垫篮球场——一切为了孩子,为了孩子的一切么。
  我的口碑迅速蔓延开来。胡四还让宣传部一个干练的女科长带来一个记者采访我,写了一篇《致富不忘家乡——记我市著名农民企业家张二丰的善良情怀》发表在《奉州日报》上。你说说,就这排面,给人家点润笔费辛苦费啥的是不是天经地义?做人得讲究。
  令我没想到胡四早已经想到的是,我被推举为区人大代表进而市人大代表了,转过年来又当选为市政协委员了,我可以代表民意了,可以参政议政了。虽然迄今为止我只是开过几次会,举过几次手,吃过几次高档自助餐,但用我那当小学老师的同学陈圆圆酸溜溜的说法:我算步入政界了。
  公司业务不断拓展,需要的人才也越来越多,“助理”是必不可少的了。于是在朋友的举荐下,在老婆的敢怒不敢言的情形之下,我聘任一位看上去还算秀气,酒量还算上乘的硕士学历“狐狸精”(我女同学语)。没有办法,同行们每次谈生意,都带上千娇百媚的女“助理”,谈事记录时候温文尔雅,一到酒桌上个个赛过鲁智深、喝死活张飞。你要不带一个,一定会是众矢之的。当然,如你所想,女助理的角色是多元的,大家都能猜到的事我就不愿意赘述,毕竟电影电视剧总有这种情节发生,大家都眼熟能详了。我还是用有些高明的作家吸引眼球的套路——此处省略一万字吧。在这个高频率快节奏,人们摔个跟头都想捡到狗头金,认识一天就能进洞房的“闪”时代,谁有闲心听你讲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啊。

    前天喝了点酒,糊里糊涂被一个微友拉进一个作家群,群里人一看我的昵称,像炸了锅似地连哄带骗带引诱带威胁让我发红包,我不明就里,加上酒令智昏,一连串发了好几个内涵很丰富的红包,这下更不得了了,以阿枫刘小四为首的作家们展开丰富的想象,用半天时间勾画我那王健林亲戚般的奢靡生活图景和盖茨比般的神秘发家史,尤其那个刘小四还说出什么“宽敞的四合院和风骚的小老婆是员外生活的标配”之类的经验之言。酒醒过后,我综合了一下,就属上面那段发家的套路还算靠谱,多少带点普遍性。于是我劳神费力批阅三天增删两次,以飨读者。

    在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上,令人迷惑的悬疑之事太多了,但很多时候,真相却远远比我们想象的简单得多,这正如我的微信昵称的直接来源。
  那天傍晚,一场头雪刚过,为应时令,我和几个附庸风雅的“狐朋狗友”去家附近的“蜀香园”吃火锅。到跟前一看,半年没来,门脸都换了,新的装修古色古香,雕梁画栋,几个房檐尽头还弄了个“勾心斗角”。最醒目的还数正中的牌匾,赫然三个红色大字——张员外。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本家买卖啊!同时灵机一动脑洞大开,自己的微信昵称立马出炉,他开饭馆的用得,我吃饭馆的也没啥用不得,对吧?

 

本网站作品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凡发表在网站的文章,未经作者本人授权,不得转载。

【编者按】一个有良知的作家总是愿意并自觉地担当起社会责任的。讴歌弘扬美好是一种担当,揭露鞭挞丑陋也是一种担当。作者从微名昵称——员外——说起,进而道说“员外”之源起,之内涵:员外者,富户也。进而“交代”主人公张二丰的发家致富史。张二丰本是一个游手好闲的搓麻者,靠着五杆子能打得着的表同学胡四逐步发达了。胡四一步步高升,二丰一天天发迹,当然是靠着二丰不断地“意思意思”。这种不正常的关系网正是当今社会的毒瘤之一。作者看去是絮叨一些往事,实则是对丑陋的社会风气的揭露和鞭挞。推荐阅读。编辑:邵魁

评论